主世界那邊對這個位面重要的科技設施內還是留一手的,在建造的時候,衛鏘就把這裡的計算機晶元上的部分節點對接上了主世界,現在是直接折躍信息。衛鏗連刷卡都不需要,一路面部識別,就進入時空倉中。

隨著時空倉上電能匯聚,衛鏗的軀體在超時空流中,朝著未知的空間區域滑動。

在進入時空裂隙后,衛鏗對接意識中的系統,系統:「已匹配到合適位面,請選擇穿梭。」

衛鏗看了看這個面前多個可選的位面資料。

這穿梭位面還是有講究的,首先衛鏗不是從主世界來回穿越,所以介宏子的最終的表現性,可能就不適合真氣。這種朝著高時間流速的穿梭,會讓介宏子的某種屬性特別極端。衛鏗回來,意識和介宏子之間的鏈接,表現的超能現象,可能更類似於西方現在實驗室內培訓的能力者情況。

現在神州這類近位面主流的四種超能應用方法:

第一種是心靈控制。

第二種是蓄能:超能如炸彈一樣轟爆出去。

第三種是塑形:超能蓄積出幾乎沒有質量但是具備剛韌性的工具(這經常是用於護盾)。

第四種就是侵蝕:也就是載入在某個物質上(例如子彈),將其物質屬性在短時間內強化到極點的程度,可以讓納米材料的信息子彈頭輕易穿破坦克、戰艦厚厚的裝甲,對內部人員定位消滅。

衛鏗現在選擇物理差異的位面穿梭,回來后超能的性質就會匹配上面一兩種的趨勢。

衛鏗清楚自己是新兵,考慮到安全性,選擇集中在了蓄能和塑形所對應的兩個位面。

其中塑形位面是星際戰爭位面。

衛鏗:「嗯,星際戰爭,超光速航行具有能量不可補償的悖論嗎?」

系統:「我方恆星所在的宇宙區域為常態區域,在部分暗物質串聯區域,原子類物質可以進行折躍。這些區域已經從如今的天文觀測中找到了對應。」

一副宇宙地圖打開,在五十億光年外,眾多星系中,被標註出了符合折躍的區域。

當然,可以折躍的星際空間其實都不大,大的空間內兩百多顆恆星,小的則是只有幾顆恆星,它們分佈在一個星系中,變成了這個星系高速穿梭網路上的車站,若是恰好在這個區域附近,有一顆生命星球,那麼就和二十一世紀買房,旁邊有地鐵站一樣方便,用不著如地球那樣,抬頭看著星海,低頭相互內卷。

對於這個星際位面,衛鏗有些猶豫。

這個位面也存在人類文明,基因和地球人類存在部分差距,可以算是兩個亞種,當然問題不在這,那個位面也有超能,超能的名字叫做幽能。由於是艦船科技的星際世界,保不準那邊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於是乎衛鏗又看了看第二個位面。

這裡就有點奇特了,根據已經探測到的信息來看,是一整片大陸,有八顆太陽交替不斷的照耀,以至於這八天內,八天的比例是9:7:8.5:7.6:6.4:7.8:6.4:8.1:8.7。

衛鏗:「八顆恆星輪流照耀?這怎麼回事。」

系統:「根據目前的測繪,那片大陸和水域是旋轉的軸線筒狀態,根據其地質結構,在以銫原子鐘定位的3000萬年前出現板塊分裂,引力動蕩,似乎是一顆星球被拉成了細面。」

畫面很快就模擬出一顆大行星被拉成長條的畫面,然後畫面擴大,是一個黑洞將星球吸納入,然後這個長條形的結構正在以相對於外界來說極快的速度,盪過黑洞外圍八顆恆星。

由於黑洞內區的時間和外面不一樣,所以在內部並不會感覺太快,所以被撕扯后的行星球經過了初步的摧毀熔融然後似乎穩定了下來,形成了一個帶狀物質,

由於這個帶狀物質上每次旋轉都只是過了八日。並且隨著掉落,內部的時間會越來越漫長,外部看旋轉速度越來越快,但是內部度過這億萬年的周期,仍然要熬,所以在這掉落黑洞后,隨著早期的毀滅漸漸結束,逐漸的就開始演化新的生命。

系統補充:「上述,利用黑洞理論來闡述,目前只是假設,因為我們只是穿越至其中,無法跳出那個世界外構建全面的觀察體系,只能用現有理論和觀測進行推演。」

衛鏗仔細的瞅了瞅這個位面資料上的畫面,八顆亮度不同的太陽,依次上班,關鍵是這樣的世界還有人類。那麼,現在主世界文明能瞭望的宇宙有多大,還沒瞭望的到底又有多少?

倒計時提示,衛鏗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該做決定了。

衛鏗收穫了位面信息后還是猶猶豫豫,希望系統給自己更加具體的建議。

【有的人了解情況是為了做決定,而有的人如衛鏗這樣,『了解情況』是為了在別人給自己做決定時,自己知道自己有沒有吃虧。與其他年輕的想要做一番事業的穿越者不同,衛鏗倒像是單位混日子的老人家。】

然而系統不是一個可以依賴的對象。

系統:「星際位面,您的父輩已經在該位面安排好了初始勢力,你可以進入時就可以繼承極佳的社會地位。」

衛鏗心裡,嘀咕道:「不會又是幾房兄弟吧,自己老爹啊,這輩子可算沒白活。」

系統繼續道:「挑選黑洞軸位面,你可以單程攜帶一部分物資進入,第一次穿梭你可以攜帶重量為體重三分之一的貨物。請在十秒內,做決定,10、9、8……」

衛鏗摸了摸自己身上,發現沒有硬幣來給自己拋。

最後,腦子一梗,抬起手朝著自己臉上迅速地連續抽了五下,啪,啪,啪,啪,噠,——最後一下收力。

衛鏗:「第四下感覺到疼,雙數,對,我選第二個。」衛鏗歡快的做了決定。「這、這就是被我姥爺盜走的東西??」

我感到匪夷所思,甚至有些驚悚。

因為這個看起來剛滿月不久的嬰孩,是被包裹在一團蠟黃色晶體中的,就像顆琥珀!

羅漢拿出了一個瓷瓶,將裏面僅剩的甘露,滴在了琥珀上。

就……

《屍家禁地》第119章各懷詭胎 可是那心中的喜意卻是怎麼都掩蓋不了的。

蘇葉承認,自己這是口是心非了,可是誰叫慕容竟然不是先跟她商量,而是搞了這麼一次突擊。

哼,她就是要讓著慕容緊張緊張,讓他知道不先跟她商量之後的後果。

果然,在聽到了蘇葉的話之後,慕容一臉的緊張了起來。「夫人….」

那委屈的語氣,難過的小表情,活脫脫的一副像是蘇葉欺負了他的樣子。

蘇葉翻了個白眼,不理會。

「我困了,先去睡覺了,你們聊。」蘇葉狠狠的瞪了慕容一眼后,起身往房間里走去,閉了還把門碰的關上。

也好在這是木門,用力關上也沒響起太大的聲音。

看着蘇葉的樣子,慕容心中突然莫名的忐忑,他的夫人真的生氣了嗎?

然而,此時已經進入房間里『生氣』的蘇葉,正在捧腹的大笑着呢,特別是想起慕容那一副擔心的樣子,蘇葉心中解了一口氣,笑得更開心了。

而房門外,慕容一臉苦色的看着蘇勝天和楊氏。「爹~娘~」

那語氣,別說多可憐了。

「好了,你還是趕緊的去哄哄葉子吧,有句話說得好,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今晚妞妞就在我們屋裏睡下了,你還是先去把葉子給哄好吧。」楊氏笑着對慕容說道。

慕容聞言,眼神一亮。

「好的,謝謝娘,謝謝爹。」慕容聽了之後一臉喜意的對着蘇勝天和楊氏說道。

說完又去捏了捏妞妞的小臉蛋說道。「妞妞,今晚上跟祖父祖母睡覺覺好不好。」

妞妞聽了之後,看了看慕容又看了看蘇葉緊閉的房門,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后才用糯糯的聲音道。「好。」

那人小鬼大的樣子,看得慕容心中止不住的一陣柔.軟。

「真是爹爹的乖女兒。」慕容抱着妞妞親了一口后,放下對楊氏和蘇勝天又道。「那妞妞今晚就麻煩爹和娘了。」

其實妞妞這個年紀晚上是可以自己睡覺的了,只是蘇葉不捨得孩子這麼小就自己獨自睡覺,所以到現在了都還是帶在身邊一起休息。

好在妞妞是個懂事的孩子,關鍵時候還是知道不粘著父母的。

「不麻煩,去吧。」楊氏笑着催促道。

慕容聞言,當下便迫不及待的起身往房門走去。

只是還沒走近房間門呢,就聽到楊氏跟蘇勝天嘀咕的聲音。「要是能給妞妞在生個弟弟就好了。」

「是啊,家裏孩子多的話會熱鬧一點,葉子也是是時候給妞妞添個弟弟或者妹妹了。」蘇勝天聽了之後也是小聲的應和著,明顯的是贊同了楊氏的說法。

慕容聽了之後,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了。

楊氏和蘇勝天的聲音很小,可是慕容身為習武之人,這聽力都是異於常人的。

楊氏以為小聲說話他聽不到,可是卻不想慕容全都聽到了。

原來楊氏竟是打着這樣的心思啊,慕容臉上不由的一紅。

楊氏的心思竟是跟他的不謀而合,會這樣為孩子考慮的父母,他該死的。 林贊看着克耳一臉惋惜的模樣,心中頓時生起了一種不好的語感,自己的手也不禁摸向了腰間的長劍,緩緩的站了起來,背靠着身後的大樹。

「別擔心,我既然都看上了你這副人間的身體就沒有必要傷害你,只不過這一次我是來收取我的傳承!」

說完這話,魔神克耳便將自己的手緩緩地放到了林贊的額頭之上,手指慢慢的爬向了林贊的眉心,一股黑色的魔神之氣從他的眉心之中進入,在他的身體當中找尋着同源之力。

片刻之後,克耳忽然向後退了兩步,發出了一絲疑問的一聲,帶着詭異的笑容看向了林贊。

「既然如此,那我的任務已然完成,加利爾如果有空,我歡迎你到魔界做客!」

說完這話的瞬間,魔神便消失了,只留下加利爾與林贊在原地一陣陣的錯愕。

「他剛剛跟你說什麼了?」

不知過了多久加利爾總算是反應了過來,走到了林贊的身邊,警惕地問著。

「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和你有什麼關係嗎?你不是要帶我去神界嗎?還去不去?不去我就走了!」

林贊聽了這話根本沒有把事情告訴給加利爾的意思,反而帶着意思輕挑的笑,眼神之中充滿了調侃之意。

畢竟林贊看到了剛剛的場面,也看到了加利爾那狼狽不堪的模樣,加利爾心中有愧,也只好帶着林贊,走向了神界之門。

「記住我說的話,到了神界跟在我身後,無論別人問你什麼都不要回答!」

說完這話,林贊便在加利爾的帶領下一腳邁入了神界之門,片刻之後他被這裏的景象給驚呆了,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人間仙境,即使是處在這仙境的邊緣,也不由得身心一陣陣的舒爽。

「怎麼樣凡人,現在知道我們神界有多麼好了吧,你若是現在加入我們還來得及!」

加利爾看着林贊一臉獃滯的模樣,心中不由得生起了一股自豪之情,挺起了自己的胸膛,一臉驕傲。

「我聽你這話的意思,這整個神界都是你打造出來的,那我還真的不得不得佩服你一下呢!」

林贊知道自己說的這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屁話,他說這話也只不過是為了打一打加利爾的臉,讓他知道這並不是他自己的功勞。

「咳咳!閑話少說,我這就帶你去見元素神大人,到了那裏給我恭敬著點兒!」

加利爾顯然被這突然的問話,給弄的不知所措,清了清嗓子,便跳開了這個話題,帶着林贊緩緩的走向了元素神殿。

這一路上有不少的神仙都將目光投到了林贊的身上,他們知道在這神界當中突然來了一個凡人,可是少見的事情。

然而林贊根本就沒有在乎他們這樣的目光,反而一臉不屑的看了回去,絲毫沒有他們這群人是神就懼怕他們。

「別看來看去的,你是第一個進入這裏的凡人,別人看你也不為過,你這瞪回去是什麼意思?」

看到這一幕加利爾顯然心中一陣的鬱悶,看着林贊絲毫沒有顧及自己的目光,反而還一陣陣的挑釁,頓時心中不滿。

「眼睛長我身上,我想幹嘛幹嘛,還用得着你管我,你到底帶不帶我去?不帶我去我就走了,反正我記得來時的路!」

林贊聽了這話,根本沒有留情面的意思,反而一陣陣的不服。

「你別忘了你答應過我什麼,這是在神界,你可不要太過分了!」

聽了這話,加利爾氣的火冒三丈,說話的語氣中帶着不少的火藥味。

「是你請我來的,還跟我說這些限制,再說了你不是說過不理他們就行了嗎?我也沒有理他們啊!這不過是他們挑釁在先!」

林贊聽了也沒有留情面意思,聲音不大但卻能夠讓在場的所有人聽的清清楚楚。

「林贊,你要是再這樣,那我就真不留情了!」

聽了這話,加利爾的怒氣瞬間被點燃,像個炸藥桶一般絲毫沒有一點神的樣子。

「至於的嗎?我就說這兩句話你就急了,原來你們這些神仙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高傲嘛!」

林贊卻像是故意聽不懂這話里的氣,反而一臉輕鬆,語氣之中飽含嘲諷。

「帶他進來吧,別再惹事了!」

林贊的話音剛落,加利爾還沒來得及發作,元素神殿當中便出現了洪亮的一聲,聽了這話家裏人的臉色才稍有好轉,帶着林贊便緩緩的走了進去。

「元素神大人,林贊來了!」

加利爾一臉畢恭畢敬的模樣,絲毫沒有了,當初那氣焰囂張的樣子。

「你先下去吧,這裏沒你什麼事情了,我和他有些事要單獨談談!」

沒想到元素神根本就不領他這個情揮揮手就將加利爾打發出去了。

「元素神大人,這…」

加利爾聽了這話一陣陣的雨色,他沒有想到元素神竟然絲毫沒有給他留面子的意思。

「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嗎?沒有重要的事情通報就離開吧,我和林贊有要事相商!」

聽了這話,加利爾無奈地嘆了口氣,離開了元素神殿。

「林贊,你還記得我嗎?」

聽了這話林贊也不好意思再耍那混子的脾氣,畢竟這也是救過自己命的人。

「怎麼可能不認識呢?元素神大人,還沒好好感謝你當初的救命之恩呢!」

聽了這話元素神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總是聽加利爾說,林贊有多麼的反神界的思想,現在看起來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嚴重,心裏自然而然的也覺得加利爾是危言聳聽了。

「沒想到你還記得呀,這時間一晃你們人界也過去了不少時間了,這麼長時間你還記得,我也真難為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