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即使感覺到對方的日常生活不太像高中生。

可作為班長,松繁緒美也根本就找不到什麼借口來勸說對方。

畢竟成績還沒對方好…

換做任何人,都不好意思開口吧?

不過現在看起來。

似乎是神奈同學自己也察覺到這方面的問題。

「這就實在是太好不過了。」

內心暗戳戳的產生了這種喜意。

松繁緒美捏了捏小拳頭,努力壓制着這等衝動。

接着做出一副平靜的表情詢問道:「高中生的日常可是非常有趣,神奈同學的話,你想了解哪方面的問題?」

穿着制服的美少女就這麼站在面前眼神柔弱的看向里。

精緻乖巧的臉蛋上是甜甜的笑容,雙手緊緊捏著裙擺。

甚至能夠從對方的語氣里察覺到一絲緊張。

在窗外照耀進來的清晨陽光襯托下,更是多出了一分聖潔感。

這樣的緒美同學…

啊,她果然是天使吧!

「就從…」

想到昨天森川美羽向自己提出的問題。

嘉神奈想了想,很快就說道:「高中生的日常活動開始吧!」

7017k 第1635章

想到這一點,他暗暗給一旁的燕老爺使了個眼色。

父子倆在這時候,還是很有默契的。

燕老爺頓時明白了燕景的意思,短暫遲疑過後,手裏的拐杖像是一下子沒抓穩,身體晃了晃。

腳步也因此慢了下來。

「父親!」燕景及時上前,扶住了他,臉上露出罕見的關切。

「燕老爺,你這是怎麼了?」胡志坤不得不停下來,看向父子倆,眼角餘光卻依舊盯着不遠處緊閉的電梯門。

「人老咯,腿腳也不靈活了。」燕老爺自嘲地說道。

話音剛落,那遠處的電梯卻有了動靜。

顯示屏上的字數從2變成了1。

胡志坤第一時間察覺,快速說道:「除了我們之外,所有人都在大廳,還有誰在電梯里?!」

隨着他的話語,電梯門緩緩打開,露出裏面的一抹身影。

裏面的人看到他們,神色一慌,伸手就要去關電梯門。

胡志坤反應迅疾,撲了上去,一隻腳擋住閉合的電梯門,同時兩手拽住她,將她從裏面給拉了出來。

「啊——」

女人毫無反抗之力地被拉出電梯,慣性作用悶頭就往地上摔去。

好在胡志坤及時改變力道,扯住了她。

「路夢平!」胡志坤厲喝一聲,喊出女人的名字。

女人頓時嚇得篩糠一般顫抖不止。

胡志坤沒再理會她,而是轉頭看向燕長明,「燕老爺,人在你燕家,這下你還有什麼話說?」

燕老爺一臉迷茫之色,「這……我不知道啊。」

胡志坤皺眉,提醒道:「現在可不是你裝傻就能糊弄過去的——」

「不關我父親的事。」

這時候,全程沒有說過話的燕景突然開口。

對上胡志坤轉過來的目光,他一改平時的陰翳和森沉,宛如換了一個人般。

小心翼翼說道:「她說她沒有兒女,很可憐,我就把她帶回家了。」

不等胡志坤開口,燕老爺率先驚呼道:「什麼?阿景,居然是你把人給帶回來的,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危險!」

燕景搖頭,「我不知道她是逃犯。」

說完,又對胡志坤說道:「胡警官,這都怪我,跟我父親無關,您要查就查我好了。」

燕老爺緊跟着求情:「胡警官,我這個兒子平時很少跟外界接觸,不諳世事,可能是怕我責怪他帶陌生人回來,才悄悄把人藏在家裏,造成了今天的誤會。您看這……」

胡志坤看着父慈子孝的兩人,想到審訊室里「元落黎」說的話。

他急着去驗證,所以也不想在這裏浪費時間。

「燕大少深居簡出的傳聞我倒是聽說過,今天我是為了路夢平而來,既然找到了人,我就先帶走了。燕大少,有空的話我會再來拜訪。」

最後一句話,表明了他追查到底的辦事態度。

帶着路夢平離開前,他還特意回頭看了眼那扇禁閉的電梯門。

燕老爺和燕景看着胡志坤一行人遠去的身影,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坐上警車。

胡志坤轉頭看着蜷縮在座椅里一臉緊張的路夢平,用輕鬆的語氣安撫道:「別緊張,其實是你女兒讓我來幫你的。」

「我女兒?」路夢平猛地抬頭。 「小姑娘,病人是你的爺爺?主治醫師是小趙吧?」

糊塗院長對郁禾問道。

郁禾忙答道:「對的,主治醫師是趙紅醫生!」

「嗯,好。」

三人來到女醫生趙紅的辦公室外。

趙紅聽見幾個腳步聲,剛抬起頭就看到院長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踏進來,這不就是剛才那兩個年輕人嗎,他們竟然真的請動院長了。

趙紅站起身迎來道:「院長,您來了。」

糊塗院長只是微微點頭,不苟言笑,跟剛才與周正聊天的狀態差之千里:「嗯,小趙,你把這姑娘爺爺的病歷給我看一下。」

「好的好的!」

趙紅醫生連忙從一堆病歷當中找到郁國強的名字,她遞過去的時候還說:「院長,這位病人顱內出血情況嚴重,只清醒了一下午,直到今天就一直是昏迷狀態。」

「嗯,好,我知道了,我去他們病房看看病人。」

糊塗院長邊說邊往外走,趙紅醫生也隨之跟上。

一行四人朝著郁禾爺爺耽誤病房走去。

讓人沒想到的是,他們剛靠近病房就聽到郁起和妹夫的爭吵聲,還有郁禾小姑的勸解聲。

周正無語,老爺子教育水平差得遠呀,躺到病床上都起不來了,兒子守在跟前還有心思鬧騰,說是不像這都是輕的。

「咚咚咚!」

敲門的是郁禾,門本來就沒關,不過她還是在敞開的病房門上敲了幾下,嬌聲喝道:「你們都別吵了,先讓醫生給爺爺看病,有什麼事情你們回家去說,不嫌丟人也不要在這影響別的病人。」

郁起看著郁禾眉頭緊鎖,本想訓斥兩句,想到她是帶著醫生過來的,便又壓了下去。

可心頭火難消,便對妹夫說:「哼,我閨女把醫生請來了,懶得跟你吵。」

「誰想跟你吵?」郁禾姑父嗤笑,將頭轉向糊塗院長,眼珠一轉問:「您就是襄附院的院長?」

糊塗院長見到他們一家人的狀態也懶得搭理他,徑直從他身邊路過。

郁禾姑父見糊塗院長的行為,臉部表情頓時就精彩了,尷尬無措,還有被輕視的憤怒。

可他卻不敢在糊塗院長面前發飆,畢竟人家是一個市級醫院的院長,認識的人,結交的朋友都是達官顯貴,不是他能開罪得起的。

簡單檢查了下郁國強的瞳孔體征之類,周正也不知道糊塗院長能看出來什麼,耐心地等待他的結論。

因為在來的時候糊塗院長就說了,顱內科他是專家,但不是神,只要沒到病人的生命極限有機會能拽回來,可要是今存一線生機的那種,他也無力回天。

周正,郁禾,郁起,郁禾的小姑夫婦以及趙紅醫生呼吸都不敢大聲。

片刻的平靜之後。

糊塗院長口中終於緩緩地吐出兩個字:「能治!」

「呵,太好了,爺爺有救了。」

郁禾眼中水光流轉,她單手捂著口鼻,盡量不要讓自己再次失態。

周正笑了笑,顯然也挺開心。

他最想不到的是在救人的過程中還收穫一枚老迷弟……

「醫生,請問您什麼時候能給我爸做手術。」

郁禾小姑忙問道。

糊塗院長捏了捏下巴上的山羊鬍,又看了看在旁邊一直靜立的周正,說:「手術,今天下午就做!」

「今天下午?不用提前準備嗎?」

一般像這樣的大手術都會提前有所準備,因為做手術不光是要準備手術器械,調配人員,更重要的主刀醫生也要將狀態調至最佳,否則非常容易發生醫療事故。

「不用。」糊塗院長隨口回答,轉身對趙紅說:「小趙,你給我安排一場下午的手術,嗯,下午你就一起吧。」

「嗯嗯,好,我這就去安排,謝謝院長!」趙紅醫生聽的院長竟然安排她協同,激動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能給院長當副手,是所有人求之不得的事,不光是可能和院長搭上關係,更能從這場手術中學到不少東西。

糊塗院長看著趙紅離開病房,將郁國強老爺子的被子蓋嚴對周正說:「周老闆,你看我這個安排怎麼樣?」

「哈哈哈,院長果然是雷厲風行的人。」周正豎起了一根大拇指,說道:「你再別叫我什麼周老闆了,如果不嫌棄的話叫我小周就行了。」

「哈哈,小周,先不打擾病人了,走走走,咱們出去聊一些有意思的事情。」糊塗院長順手拉起周正的胳膊往外走去。

周正無奈地看了郁禾一眼,後者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只感覺周正像是在自己人生最絕望的時候的那道光。

已經做到「心無雜念」的周某人:

呸,勸你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我是屬於我老婆的光,嗯,絕對不是讓人心裡發慌的綠光。

周正被糊塗院長纏著聊了個把小時的股市動蕩,行情走勢。

要不說他糊塗呢,這一個小時倆人竟然都是站在樓道內,周正好幾次,累得腳脖子酸疼,可見人家一個老頭都沒說什麼,他也不好言語。

不然,萬一這糊塗院長再來個什麼看你耐力體力不行,是不是身子虛,腎有啥問題,那丟人不是丟大了。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周正就勸糊塗院長先去休息,以應對下午的手術。

糊塗院長雖然糊塗,但是對手術還是報以嚴謹的態度,否則也不會成為這個領域的專家。

郁禾將周正送至醫院外,她杏眼微眯,聲甜腔蜜地說:「謝謝你啊,如果沒有你,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呵呵,沒事,舉手之勞!」

周正想到自己機緣巧合幫到郁禾,輕輕笑了下,並沒有給自己身上攬功。

「你的舉手之勞關乎我爺爺的性命,我爺爺常常教導我受人之恩,牢記於心,這輩子都不能忘!」

郁禾說話時表情嚴肅,腰肢下壓,給周正深深鞠了一躬。

周正並沒有阻攔,非常實誠的受了郁禾這一禮。

他並無所圖,這一躬就算是收的報酬吧。

告別後。

周正走在路上,接到老媽的電話。

「喂,媽!」

「哎,三子,你忙著沒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