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男摘下墨鏡,露出跟吳之一族一樣的紅眼白瞳。

「贗品就是要處理掉才行,放置了1000多年,看起來很礙眼呢!」

吳之一族的外流血脈,愛德華·吳張狂道。

在豐田享受樂趣的同時,山下一夫幾人已經分開去尋找最強鬥技者了。

山下一夫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格鬥王大久保直也。

「作為拳願會的鬥技者代表選手,你能接受嗎,大久保君?」

大久保笑道:「哈哈…那不是超級熱血嗎?我非常願意接受。」

苦修兩年,現在是時候證明自己的成果了。

怪獸們,我大久保直也又來啦!

一間偏僻酒館中,冰室涼晃着酒杯,像似在等人。

咯吱!

一個暴走族打扮,戴着摩托車頭盔的高大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

「回來了,ag,有人找你。」

酒館老闆看到男子,朝冰室涼指了指。

「ag!新綽號?挺好的,比牙好聽多了。」冰室涼揚起酒杯朝來人打了個招呼。

「你是?」

加納咢取下頭盔,臉上有些疑惑,楞了一下才道:「你的手臂骨折好了?」

雖然冰室涼沒參賽,卻一條手臂在脖子上掛了整整一個賽季。

加納咢對此還是很有映像的。

冰室涼臉上瞬間出現三道黑線,咱能不聊這個嗎?

為了避免尷尬,冰室涼直接進入正題,先將煉獄跟拳願會現在的情況向加納咢介紹了一番。

然後道:「這次為了拳願會,你能不能出場?」

「老闆雙倍威士忌不加冰。」

加納咢先叫了一杯酒,才慢慢道:「拳願會?對抗賽?」

「我之前參加拳願比賽是為了報答片源大人的恩情,如今那位大人不再是會長,我也沒有替拳願會戰鬥的理由了。」

咕嚕!

加納咢一口氣幹掉高度威士忌。

「這可不好說哦,片源會長已經表示會派出鬥技者參加對抗戰,他就是第八代滅堂之牙!」

「第八代?」

加納咢聲音瞬間提高了一個調,驚叫道:「發生了什麼,我才第五代,只離開了兩年,現在就已經更新到第八代了?」

「呵呵…你果然什麼都不知道。」

冰室涼輕聲道:「在你辭去牙之後,片原會長就選拔出了第六代牙。

「他的實力跟你相比也毫不遜色,但是那傢伙叛變了,他捨棄了滅堂之牙的地位,跳槽到了煉獄,此次也會出戰。

這傢伙從一開始就是利用滅堂之牙這個名號作為跳板加入煉獄,以便能換取到更優渥的條件。」

「什麼?」

「對抗賽是在半年後是吧?那傢伙會參加的是吧?我會去的,冰室!」

「我不會放過背叛了片原大人的無恥之徒!」

加納咢額頭青筋暴起,怒吼道。

「ok!」

冰室涼抬起酒杯跟加納咢碰了碰,比了個v字。

來之前他就做好了充分的資料收集,知道加納咢最在意的就是片原會長跟滅堂之牙這個稱號了。

現在看來,果然沒錯,任務完成!

山下一夫掛斷冰室涼的電話,高興道:「冰室,真是幫大忙了,這樣一來,二虎或者是哈魯一個名額,王馬君,猛虎武士跟斗神加奧朗,再加上五代牙跟八代牙。

這個陣容簡直就是堅若磐石啊!不論遇到什麼樣的對手都不可能輸。」

捏緊拳頭給自己打氣,「很好,很好,就這樣保持這份氣勢,繼續確定其他的人選!」

事情發展有時候就是那麼猝不及防。

對殺人毫無感覺的卧王龍鬼在光我感染后,在跟阿古谷清秋一戰時,竟然因為不殺,觸動了阿古谷,當後者認為前者是同志后收斂了暴走的殺意。

兩人的轉變讓山下一夫再次確定了兩個名額。

有得就有失,剛定下兩個名額就傳來了兩個不好的消息。

面見雷神御雷零的人,被其黃金娛樂理事長理乃直接拒絕了,而另一個浪子初見泉,已經浪不見人了,根本找不到。

掛掉電話,山下一夫一臉愁容縮在椅子上,「啊呀呀!現在該去找誰呢?」

關林君因為要帶隊超日笨職業摔跤巡演來不了。

薩栢因君所屬的黎明之村,拒絕派遣鬥技者,所以也來不了。

綱代水產的賀露先生自上次絕命賽后,就再也沒有參加過比賽,也沒有希望。

根津君結婚後已經隱退不再當鬥技者了,澤田君到是可以問問看。

黑木先生現在正在自由國潛修,不過聽說理人學藝歸來了,倒是多了一個人選。

山下一夫想起前不久看過的比賽,楠楠自語:「還有那個作家二德君實力很不錯,現在他的錢應該也花完了,也是個人選。」

這就是人脈了,比起片原滅堂來山下一夫差遠了。

這不都已經將注意打到絕命賽一輪游選手,跟落魄作家身上了。

雖然參加絕命淘汰賽的鬥技者都被業界稱之為傳說級,但是他們的實力也是天差地別的好不。

負責篩選的幾人又一次聚集在山下商事。

山下一夫首先道,「已經確定人選的有,十鬼蛇二虎哈魯,作家二德,阿古谷清秋,斗神加奧朗,十鬼蛇王馬,理人,三朝(八代牙),加納咢,卧王龍鬼,若槻武士,大久保直也。」

「離決戰日沒幾天了,還剩下兩個人選沒定怎麼辦?」

「今井小宇宙不行嗎?聽說他在絕命賽中成績很好啊!」

最近跟着今井小宇宙師傅訓練的光我道。

「小宇宙所屬的公司也是屬於乃木會長一脈的,為了平衡只能捨棄掉了。」

山下一夫一臉灰敗。

「嘎嘎…沒有我怎麼行?二虎那個混蛋還沒回來嗎?」

一個紅眼白瞳的銀髮男子突然出現在窗戶上。

「啊…,雷庵君,太好了,你居然來了,哈哈…又補上一個了。」

山下一夫沒有去管吳雷庵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一臉欣喜道。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后,一個龐大的肌肉怪擠進了房間。

「啊…尤里烏斯君,你也是來參加對抗賽的?」

驚喜接連不斷,又一個強力的傳說級鬥技者送上門了,山下一夫懷疑自己被天照大神保佑了。

「嗯,是岩美重工的東鄉社長雇傭我的。」

尤里烏斯翁聲道。

「齊了,齊了,哈哈哈…」

煉獄這一邊人選早就定了。

「羅亡」隼

「背叛之牙」弓濱光

「三鬼拳百足」呂天

「巴黎的死神」尼古拉·雷·班納

「xx」卡洛斯·梅戴爾

「三鬼拳·大蛇」劉東成

「xx」飛王芳

「柔王」嵐山十郎太

「破壞獸」托亞·穆德

「殺戮王」阿蘭·吳

「xx」羅倫·多納爾

「咢爾多斯之鷹」奈丹·蒙赫巴特

「幽靈」赫

宴會上豐田抬起酒杯朝面前的13人道,「那麼這次擊敗拳願會就靠諸位了。」 「這邊位置正好比較偏僻,比在鬧市區里吸引注意、打掩護難度小多了。」軍用倉庫的位置對他們實行計劃有利,簡單思慮過後,迪亞茲支持起維拉克的新想法。

「這麼說,這這件事可行?」諾德難掩激動。

維拉克沒被喜悅沖昏頭腦,他知道這件事如果要真正實行,還需要做很細緻的調查、準備:「目前只是理論上存在可行性,究竟能不能做,得等我們做了才知道。」

迪亞茲跟着問:「那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你覺得應該怎麼做?」維拉克把問題拋給迪亞茲。

「我……」迪亞茲愣住。

「我說過,叫你們參與計劃,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為了鍛煉培養你們。」維拉克發現這幾個同伴都對他下意識產生了依賴感,習慣了服從他。他們要做的是改變世界,這種依賴、服從帶來的壞處必然會超過好處,「要多思考、多嘗試,我希望能早點看到你們獨當一面的那一天到來。」

迪亞茲抿著嘴,目光落在地上。

「說說你的看法。」維拉克耐心等待迪亞茲。

「我覺得……」迪亞茲頓了一下,而後深吸一口氣,試探性地道,「我們應該把計劃切割成多個小部分,分別負責一部分,一級一級地把它解決掉。」

維拉克當即露出滿意的笑容:「我也是這麼想的。」

「嗯。」迪亞茲又抿起嘴。

「我們需要效率,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劫掠軍用倉庫的各個步驟全部摸一遍,這樣才能確保要是後面發現行不通,也還來得及去想其他辦法。」維拉克向諾德、墨菲解釋緣由,「一個月很長,也很短,我們得把時間完完全全利用起來。」

維拉克不孤高自傲,也不妄自菲薄。

莫萊斯將解決武器籌備的任務交給了多方去解決,但他不覺得別人一定能解決,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

萬一其他人到了時間還沒思路呢?那認為別人可以搞定,便鬆懈下來的自己會不會慚愧沒有全力以赴?

「挺不錯的,散心散著散著就找到了個可以去嘗試一下的法子。」維拉克朝貨車揚了下頭,「走吧,我們回去,詳細安排測驗這個計劃可行性的事項。」

幾人紛紛上車,又花了一個多小時回到了愛沙旅館。

等他們回去的時候,已經接近下午四點了。

這個點平等會的人員基本都在工作,維拉克沒通過地道去找莫萊斯聊聊,直接帶着三人上樓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分配初步的工作。

「墨菲,我先交給你一個任務。」坐下之後,維拉克立即看向墨菲,「我需要一份以軍用倉庫為中心,向外輻射起碼兩條街區的地圖。還需要知道最近的,可以給倉庫提供支援的任何政府部門信息。」

墨菲意外地看着維拉克。

「三天,能行嗎?」維拉克問。

「能。」墨菲和迪亞茲對視一眼后,應下了維拉克交給他的任務。

「諾德,你負責在軍用倉庫那邊租一間視野良好的房子,並要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儘可能打入軍用倉庫內部。」維拉克又看向諾德。

諾德感受到氣氛的嚴肅,身上的散漫、活潑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鄭重:「明白。」

「只需要進去了解裏面的情況,別的暫時不需要。」維拉克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