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只能喜歡唐小姐一個人。」晚晚霸道說道。

北北被燕景霆抱着,他有高興,卻淡定的問:「你也來看電影嗎?」

「對。」燕景霆啞聲說道。

他左抱着晚晚,右手托著北北,邁著沉重的大步往裏面走,燕景霆的出現,引起了騷動。

「燕總來了?」記者立刻迎上前。

發現他抱着兩個孩子,燕景霆伸手按住晚晚和北北的臉,讓他們靠在自己的肩上避開鏡頭。

「照片別髮網上。」燕景霆沉怕說道。

記者們愣了下,下意識收起照相機,都大氣不敢喘,深怕惹了燕景霆,踩到他的底線。

「燕總放心,我們誰都沒看到。」記者們立刻識趣說道。

燕景霆抱着北北和晚晚往裏走,剛走幾步,突然轉身折了回來,他沉聲說道:「他們是我燕家的人,還麻煩大家關照。」

「燕總您言重了。」記者們受寵若驚的說道。

燕景霆低頭對着燕西說什麼,隨後很快便拿來了禮物,派送給每位記者,他們打開一看,裏面除了電影的紀念品外,額外還有鑽石,另外包了個888999的紅包。

「燕總放心,燕家的事,就是我們的事。」記者們立刻感動得當場表忠心。

燕西派完東西后,還讓人搬來椅子讓他們坐着,才轉身邁著大步跟上燕景霆的步伐,低聲說:「爺,剛才是為什麼?」

「這些記者接觸的人多,人脈也雜亂,讓北北和晚晚露個臉也好,起碼以後如若真遇到危險,沒準他們也能幫得上忙。」燕景霆啞聲說道。

昨晚綁架的事,他心有餘悸。

「爺說得是。」燕西聽着,不由驚訝,沒想到燕景霆想得這麼周到。

。告別孟谷,方旭來到了屬於自己的商鋪之中。

走進商鋪內,四處逛了一圈,他內心大概有了一個基本的雛形。

按照屬性面板上說的,店鋪內面積有500平大小,是一個四四方方的戶型。

來到店鋪外,方旭在門口稍微站了五分鐘左右,附近就有大概就有十幾號人路過,召喚師,英雄都有。

《死靈君主》第一百零六章至高級奇迹寶物「天賜神兵」 如果現在擁立明福恭親王的世子現任明福親王:朱由崧,即位的話那麼以後誰也難保,他以後不會翻舊賬為皇奶奶和父王報仇?進而打擊報復東林黨人,使得東林黨在政治上失勢!這是所有的東林黨人最不願意看到的事。

而擁立明潞閔親王則不會出現這種後果,因為明潞閔親王他本身是明神宗的侄子,按理來說是沒有什麼資格繼承皇位的,現在東林黨人要是將他擁立登基之後,那麼他勢必會對東林黨人感恩戴德,進而對其加官進爵,政治上也會特別照顧。

就這樣商議即位之事就因擁立二王導致推遲不下!

退朝之後宦官明鳳陽監軍:盧九德,見擁立福親王殿下有戲?便決定幫助他寫信,直接向雄踞江北的明興平伯:高傑、明靖南伯:黃得功,兩人求助詢問其意向?

他倆本來就是野心勃勃的流竄軍閥,見有「定策擁立」的大買賣可做,而且還是無本而有萬利的好機會,便毫不猶豫地一拍即合,甩開他們的頂頭上司→明南直隸兵部尚書:史可法,又秘密拉攏了明鳳陽總督:馬士英,做起了定策元勛。

此事在南直隸傳開之後所有人無不大驚失色!常年混跡於官場的明鳳陽總督見到自己的部將們窩裡反,自己想要在爭來爭去也沒用!只得連忙派人向明福親王殿下表白心跡,成為從龍文臣第一人。

此時的明南直隸兵部尚書一開始還被蒙在鼓裡,他指手畫腳的表示不服,又在寫給明鳳陽總督的書信中痛罵明福親王殿下昏聵糊塗,卻沒想到因此成為了落在別人手中的把柄。

然而明鳳陽總督卻借口說,出兵去迎接明潞閔親王來南京城即位為借口以此穩住他們。

隨即明鳳陽總督便回軍營內召集大軍殺氣騰騰的往南直隸應天府上元縣趕去,並馬不停蹄的護送明福親王殿下來到南京城下造成大勢已定的結局。

待士兵們跑去彙報之時,得知真相之後滿心悔恨的明南直隸兵部尚書與東林黨人,也只好接受這個現實了,默默的捶胸痛哭流涕!

申時迎接明福親王殿下的隊伍以及車架進入南京城內,停留在皇城午門外,由明鳳陽總督揮手示意傳令皇城內的群臣商議接駕之事。

於是明都察院右都御史:張慎言、明戶部尚書:高弘圖、明南直隸翰林院學士:姜曰廣、明都察院左都御史:李沾、明南直隸監察御史:郭維經、明誠意伯:劉孔昭、明南京守備太監:韓贊周,等人員在武英殿內會議投票決定一致同意擁立明福親王,會議結束后遂定以福親王殿下繼承大統。

在由明南京守備太監捧著奏書緩緩走去皇城午門城樓上面,對著城下的福親王車架以及明鳳陽總督宣佈道「陛下駕崩歸於五行,朝局動蕩江山不穩,今群臣合議為保國之社稷,江山之根本,隨決定擁立福親王殿下為諸君監國,望即刻告祭太廟穩定朝政,復我大明!」

聽完這份奏報之後明鳳陽總督很是高興,他連忙下馬跪迎車架又與明靖南伯:黃得功、明興平伯:高傑、明安慶總兵:劉良佐、明山東總兵:劉澤清,等將領一起排列在午門外,讓士兵吹號角奏樂,以此來博得車架上的明福親王喜愛。

這讓城樓上面的士兵們見狀,也不得不開城門紛紛下跪呼喊道「恭迎福親王殿下入宮。」

此刻殺到寧遠衛明軍陣前的大順帝騎馬用鳥銃親自裝彈壓火,用眼睛瞄了一眼扣動扳機(砰),一銃幹掉明寧遠衛把總:盧偉虎,穿透脖子而死!

從旁的大順丞相連忙誇讚道「陛下,好銃法!居然學會了明軍下移射擊之術了,果然高名啊!」

然而不敢大意的大順帝立刻收回鳥銃,換上了長刀率領大順親衛軍撲向,正在揮刀砍殺嗜血如麻流寇的明寧遠衛總兵而來,兩人似乎很有默契一般,都各自騎馬上前用腳架住馬鞍蹬了一下,衝到前面(鐺、鐺)對砍兩下。

隨即兩人騎馬擦肩而過在回頭,大順帝用刀指著對方開始盤問道「你可就是大名鼎鼎的寧遠衛總兵:吳三桂?朕可是三番兩次放下身份求你歸降都不肯啊!」

對面的明寧遠衛總兵卻說道「你就是那個下令拷打大明官員上繳稅賦,奪我父親、霸我妾室的大順皇帝?就是你讓劉老賊去侮辱我愛妾的,今日我要你拿命來。」

說完就騎馬再次上前想對砍,但卻被大順丞相給攔下來,他一馬當先用長戟抵擋住進攻,在對身後的大順帝說道「陛下快走,這有老臣在頂著!」

但是憤怒的明寧遠衛總兵哪裡肯輕易放過他啊!只得推開大順丞相在徑直向前喊道「哪裡走!」

由於大順帝被手下保護撤走了,前方的順軍火銃隊只能朝這邊射擊過來,被眼快的明寧遠衛總兵低下頭躲過去兩銃,又用佩刀擋了一銃。

主戰場上(廣寧前屯衛、廣寧中前備御千戶所)的兩支明軍已經節節敗退!只剩下寧遠衛明軍與關寧鐵騎在抵抗,而且是陷入到困境中的,整體上看明軍是被流寇炮火不斷轟炸壓制的。

戰場上的變化瞬息萬變!

然而滿清方面依舊是按兵不動,憤怒的明寧遠衛總兵再次派遣士兵前去清軍大營催促火速派兵過來支援。

正當兩軍激戰打得熱火朝天之際,御駕前的滿清漢人大學士:洪承疇、李氏朝鮮兵曹武選司:姜正文,以及滿清恭順郡王:孔有德、耿仲明滿清懷順郡王:耿仲明、滿清智順郡王:尚可喜,以及滿清正黃旗固山額真:舒穆祿·譚泰,等人也率軍趕到了一片石戰場上方在陡坡處。

滿清漢人大學士急忙讓下人遞過來單筒望遠鏡,拿起來觀看了一下前方戰況?他發現兵力數倍於關寧鐵騎的流寇軍隊,居然只是與明寧遠衛總兵打成平手而已?而且吳家三兄弟的明軍絲毫沒有被消滅光,只是被流寇團團圍住以重炮轟炸破明軍陣型罷了!

他不得不猜想;看來這些年裡中原地區流寇的戰鬥力,還是一直沒有提升啊!若非近年來瘟疫橫行,估計流寇也掀不起什麼大風浪?

而旁邊的李氏朝鮮兵曹武選司就向滿清漢人大學士提問道「朝鮮語:大人情況怎麼樣了?中原流寇是否佔據上風?」

在李氏朝鮮通事翻譯之後,滿清漢人大學士則胸有成竹的說道「看樣子明軍們要吃虧了,局勢對於他們來說很不利!」

聽到朝鮮通事解釋之後,頓時就讓李氏朝鮮兵曹武選司有些激動了,他不想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明軍們覆滅!也不想放眼袖手旁觀,可又不敢明目張胆的讓東虜韃子出兵。

就只得委婉的說道「朝鮮語:既然明軍就快要戰敗了,那麼我等不如速速出擊打流寇與明軍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怎樣?」

此話可謂是話中有話,但也正合滿清漢人大學士的心意,畢竟他與明寧遠衛總兵曾為官僚,也不想看他被流寇圍攻而死!

於是滿清漢人大學士就傳令,讓漢軍鑲黃旗騎兵火速從側面突進,打擊流寇軍隊並開炮攻擊流寇騎兵,此舉卻被一旁的滿清三順王們攔下來說道「洪大學士,你這是在私通明軍幫助敵人嗎?」

被反問的滿清漢人大學士有些驚訝不已!他低下頭沉默了,而滿清恭順郡王卻說道「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你可是大清帝國的臣子,怎麼還想去幫你那個老熟人嗎?別怪本王不提心你,要是讓皇父攝政王殿下知道,後果很嚴重的。」

意識到問題之後滿清漢人大學士立馬派人前去彙報消息。

很快天就漸漸黑了下來,酉時初火紅的太陽落下山去,四周到處開始暗了下來,還在進攻中的順軍士兵們,也開始在聽到鳴金聲音之後,按照各營形式慢慢退兵。

而孤守三方的明軍們立刻有機會退入城內關閉城門防守,一片石內的寧遠衛明軍則依靠九門口長城為據點布防射擊,在黑暗中看著一個個舉著火把往後撤退的流寇。

各營明將分守據點觀看敵情,火頭營就地埋鍋造飯,主將們則開始清點人數,明寧遠衛總兵也下令明寧遠衛參將去檢查傷亡情況,經過一盞茶的功夫算出來各營傷亡百戶三名、千戶一名、總旗兩名、小旗五名等,其中千總、把總、哨官等軍戶死傷較多!

失落的明寧遠衛總兵巡視之時,看著躺在地上重傷的士兵們,在聽著彙報消息的陣亡士兵時,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然而更讓他意想不到的事還在後面,負責傳令的士兵回來了,但他卻是無精打採的樣子?

通過欄柵時傳令兵的眼神呆瀉差點撞了上去,他根本就沒有注意看,最後還是防守據點的士兵把他扶了下來,帶到明寧遠衛總兵面前之時,他低著頭沉默不語!

感覺不對勁的明寧遠衛總兵就示意明寧遠衛參將去推了推他的肩膀,誰知道下一秒傳令兵的大蓋帽居然奇迹般的掉下來了?

瞬間就露出了光滑透亮的禿頭,從前面看過去根本看不見有任何一絲頭髮!只是後腦勺有兩根小辮子而已!

這讓在場的所有將士們都驚呆了!大家連忙拔出刀或用長矛指著他,卻被明寧遠衛總兵示意放下來。

眼前的傳令兵則很傷心,撲通一聲就跪下來一個勁的猛扣頭。

看得眾人尷尬不已!明寧遠衛總兵好心安慰他,並伸手扶起來問道「別緊張!快說你這頭髮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東虜?」

話音未落傳令兵點點頭,回答道「回吳總兵大人的話,東、東虜韃子們說了!要想讓他們出兵配合一起抗擊流寇軍隊,就得…?」

好奇的明寧遠衛總兵開始詢問道「就得什麼?」

只見傳令兵流出了傷心的眼淚,他低下身子撿起大蓋帽,緩緩抬起手往自己頭上戴著。

。景琦瑜剛推門出來,就聽見李氏驚呼一聲。

「哎呦!」

李氏剛剛就在門口晃悠著呢,景琦瑜突然推門出來,正撞了李氏的額頭。

「大伯娘你沒事吧?」景琦瑜趕緊上前查探。

李氏道趕緊心虛地捂著腦袋:「沒事沒事,誒?你跟老二家的說什麼了?」李氏假裝自己啥也沒聽見。

景琦瑜看破不說破,伸手挽著李氏的胳膊:「桃花呢,我正好也想請桃花幫個忙。」

「在屋裡繡花呢,進屋說。」

李氏一聽幫忙,一下子就來了精神,什麼幫忙不幫忙,那叫送銀子,她剛剛可是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七十一章一個蘿蔔一個坑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最新章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全文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txt下載、[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免費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

冰瓏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找呀找呀找姐夫、[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

。 第九十章

陸無憂老家特產的藥效反噬後知後覺來臨, 這一覺睡得着實天長地久。

甦醒後,兩個人都很虛弱。

賀蘭瓷也是看到榻上印着的血跡才知道,他又把傷口崩裂了, 無奈之下給他重新止血上藥, 陸無憂蒼白着面色道:“……你可別又哭了。”

她輕手輕腳動作, 反駁道:“我纔沒那麼常哭。”

說完, 想起自己一般都是在什麼情況下哭, 又有一絲微赧。

原鄉城內陸陸續續恢復了井然秩序。

賀蘭瓷還又見到了昔日的楚瀾楚小姐,她似很不好意思:“一開始叔父還跟我說原鄉城肯定守不住……我勸他也不肯出兵。”

她叔父便是此次前來的晃州總兵楚大人,曾是懷瑾太子舊部。

總兵並非正式官職, 大雍在節制地方權利上煞費苦心,通常指揮和練兵後備分開, 以防將領做大, 但邊境因爲時常與北狄摩擦, 不得不設總兵統領,確實是手握一方地方兵權。

賀蘭瓷無意糾結此事, 只問道:“北狄還會再打過來嗎?”

“叔父說應該是不會,北狄內亂,三王子是叛逃的纔有此一劫,你放心吧。”楚瀾又擡起眼睛,有幾分意動道, “不過你看到我上戰場了嗎?這一次我殺了十幾個呢!遲早有一天, 我們能把北狄人都趕得遠遠的!”像星光亮起。

賀蘭瓷不由一笑。

她見完楚小姐, 陸無憂也從楚總兵那回來。

兩個虛弱的人對視一眼。

陸無憂微聳肩膀, 道:“他還問我有沒有意參軍, 做個推官太屈才了。”

賀蘭瓷愣了愣,道:“那你怎麼想?”

她有點緊張, 陸無憂要是有意從武,日後只怕這種危機關頭會很多,她無論如何要抓緊鍛鍊,說不準還要去看點兵法之類的。

陸無憂隨口道:“我能怎麼想?當然是回答他‘我志不在此’,不然我這麼多年書白讀了?”

賀蘭瓷不太贊同:“從武也不見得書就白讀,不然兵法何來?”

陸無憂道:“從武可御外敵,而治不了內患。爲將者,在外生殺予奪,在內一紙調令便能取人性命。楚總兵戰功赫赫,但他這次出兵迎了懷瑾太子的後裔,蕭懷琸現下明面上說不定還會褒獎他,日後恐怕便不好說了。”

賀蘭瓷沉默了一時,道:“所以你纔想留在內廷做文官?”

陸無憂勾起脣角道:“那倒不是。打打殺殺太累了,還是應付公文簡單。”

賀蘭瓷:“……???”

回去後,再見到小表弟周寧安也覺得是劫後餘生,可惜感動只持續了很短一瞬。

賀蘭瓷當時本想把他送走,誰知道他抱着門欄一副要與他們同生共死的模樣,賀蘭瓷沒時間和他浪費功夫,便沒管他。

如今陸無憂名聲大噪,周寧安讀書不行,坑表哥一流,此刻正在一個茶館,和說書人似的講他杜撰的陸無憂傳奇故事,周圍坐了一大圈喝着茶聆聽的圍觀者。

隨後,他便被陸無憂本人提着衣領,硬生生給拖走了。

周寧安還在掙扎:“爹,我這是誇你呢!”

——他居然還在堅持這個稱呼。

陸無憂道:“從小三頭六臂,三隻眼睛,因爲渡劫才被劈成一頭雙臂兩隻眼,我怎麼不知道我這麼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