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6 日 0 Comments

將趙麟抱到太陽底下一看,不僅臉色薑黃,就連眼白都是薑黃的。

趙敏傑在旁邊道:「神醫,麟兒的情況怎樣?」

宮玉皺着眉頭道:「不太好。」

趙敏傑聽她這麼一說,頓時就着急了,「那怎麼辦啊?」

宮玉想了想,抱着趙麟回屋裏去,然後取出一顆靈石,驅動異能,把那靈石的能量注入趙麟的體內。

這樣曾強了趙麟的體質,普通的疾病他就都能熬過去了。

趙敏傑瞧著那亮晶晶的東西一點一滴地變小,雖然不認識,心中卻也猜到自家兒子這是有了神仙般的際遇。

宮玉收起手后,道:「小麟兒以後可能會是一個大力士,你注意找人引導他練武。」

所謂的大力士,其實是從此刻起,他體內就有不少的內力。

趙敏傑點頭如搗蒜,「好,好。」

宮玉又開了一個方子給他,「這葯還得繼續吃,吃到他的臉色逐漸恢復正常了才停,然後每天上午還得抱他去曬半個時辰的太陽。」

交代了這些事,宮玉鬆了一口氣,轉而道:「趙敏傑,我要離開一段時間,以後有什麼事,你自己看着處理。」

趙敏傑道:「你不是才回來不久嗎?又要去哪裏?」

宮玉長長的睫毛垂下,想了想,道:「這麼給你說吧!我要修鍊一種內功,得閉關十天半月的。這十天半月你偶爾去我的院子看看,但別打擾我。」

那院子長時間沒人出入的話,會被盜賊盯上,有趙敏傑偶爾走動,想必即便有盜賊,也不敢隨意去偷了。

「好。」趙敏傑爽快地答應。

離開趙敏傑的府邸,宮玉回到自己的院子,抬頭就看見夏文棠乖乖地在院中等著,肩上還背着一個包袱。

看見宮玉,夏文棠便好奇地問道:「美女,咱們得怎麼穿越回去呢?」

宮玉瞥他一眼,道:「你睡一覺,咱們就回去了。」

說罷,手指點在夏文棠的睡穴上,夏文棠就昏睡過去了。

可憐夏文棠還想親自見識一番穿越時空的經歷,好回去吹牛逼呢!結果他連一點刺激的感覺都沒體會到。

要準備走了,宮玉進了房間便關上門,然後脫掉鞋子躺到床上做出睡覺的姿勢。

彼時,王彩蓮和李二妮的孩子也離生不遠了。

只是,宮玉離開上陽村的時間太久了,被許多的事情纏上后,就不太記得上陽村的人和事了。

。 【如果你聰明一點,就不會這麼煩惱了。倒也沒有人逼你什麼,每一條路,我們都給了你選擇的機會,並且在適當的時候,苦口婆心的和你說,有那麼一天你會成為怎樣,如何如何……

可你偏要走自己的路,也就只有,生活在苦痛折磨之中。

事實上,我們給了你很多次機會,但是你最終還是會選擇走這條永遠痛苦的道路……

我們沒有辦法……只能如此的安慰你:

別做夢了,去死吧。】

冷月無鋒,妄渡孤魂,焰浪高灼,滾心燙肺。

行走在黑夜裏,沈之畫的痛苦或許難再退卻。

「可惡啊……」他哽咽著,喉嚨疼痛的顫抖。

「可惡啊……」被火蛇灼燒過的人生,就像是早已經失去了活力的空殼。

苦痛!萬分!

「我要……殺了你!」他跌撞著,提起旁邊的長劍,不在乎熱鐵的灼熱氣浪,只是恐武起了蠻力,想要將長臉刺進眼前之人的心臟,讓他!讓自己!可以死得瞑目一些。

「呵,之畫兄,你可別不瞑目啊,小友我,也不過是……來看了一場沈家大火的熱鬧……」那眼前的人踢了一腳踉蹌而來的沈之畫,又讓沈之畫踉蹌而去,再一次的跌落在土灰里,掀起一陣凡塵俗世的焰浪。

「你別不高興,今個兒收拾了你這個矮簍子!再回去收拾了西姬氏那個臭破鞋,你們般配的很!在地獄!做個孤魂野鬼的夫妻去!」

那人居高臨下狠狠的踢將過來,在地上的沈之畫卻根本無法阻擋似的,被一腳踢開。

「我要……殺了你!」

「我要!殺了你!」

「我要殺了你啊!!!」

他哪有氣力,火蛇灼燒過的身體滾燙萬分,如若不是最後一口氣在,他怎會站的起來,衝到那人的面前,提劍就刺?

但是令沈之畫萬念俱灰的是,他太過於矮小的身體,和剛剛在火焰中燃燒的身體已經破爛不堪,等待他的只有死,卻又那麼,悲情的難熬……

雅姬……西姬……

他只能在腦海里,呼喚她的名字……

熊熊烈火燃燒,沈之畫的內心翻騰著比火還熱烈的臻毒,勢要將這具殘破的身體毒個千瘡百孔,體無完膚!

沈之畫倒下了,那人鬨笑着踢了他三四腳,又覺得無趣,將口中的痰啐到沈之畫斑駁的臉上,末了,才悠然自得的離開火場。

這火到底是不是他放的,早就已經不重要,只要是毅仙鎮的正法司認定是天乾物燥的禍源,那定是不了了之。

只不過,誰也不會想到,沈家大火之後,全家都亡命當場的沈家人員,唯獨活了一個,那就是沈家的長子,沈墨,沈之畫。

他在大火中面目全非,被拾荒者用竹編救下,雖保住了性命,卻早已是家破人亡,痛不欲生。

此生,活着,便是復仇!

我要……殺了你!

沈家大火后的三天,全身還在燒灼之苦中的沈之畫竟然不再有半點咽嗚之聲,只有咬牙切齒的咯響,那深惡痛絕的想要怒出眼眸的仇恨在竹編中暴起,將所有拾荒者嚇退,不敢進得半步。

「大哥……」一個帶着頭巾的男子轟然的笑了一聲。

「這傢伙……好像真覺得用眼睛能夠瞪死人似的!」

頭巾的男子明眉秀目,天生一副聰明才智的樣子,見到沈之畫的樣子,也笑的冷漠無情,多了幾分尋開心的玩笑樣。

沈之畫哪裏見過此人,又哪裏受得了這男人的玩笑話來,當下怒目更圓,眼光更亮,也唯獨這雙眼睛,可以由得他操使,但也再一次的惹笑了男子。

「呵,好生有趣的孤魂野鬼,憤怒之心,尤嗔未絕……好生……」男子話未說完,便被一個拿着白扇子的男子輕輕的用扇子拍了一下胸膛,示意他閉嘴。

此人,正是他口中說的大哥了。

大哥名為唐一白,持扇立在廊巷之中,修長的身形,連月光都會被遮擋,沈之畫破爛的身體爛在竹編里,發出令人作嘔的臭氣。

「憤怒的業火無人能敵,四弟,也不過是大器晚成了點。」

唐一白嘩啦甩手一扇子,一道如龍般蜿蜒的閃電便在晴空萬里之下閃爍而成,其中的「龍尾」直直的甩在毅仙城的下方,以極其快速的方式,掠走了一個路人的性命。

一縷青光藍電的魂靈速聚在唐一白的扇中。

只見唐一白左手扶了下巴,昂着頭看着扇中的魂靈呼喝道:「我這裏,有一個復仇的機會交於你手中,能不能夠把握住,倒也全看你自己。」

「你……是誰?」

沈之畫稍顯震驚的看着這位一出手就大有來頭的男子,那位頹然被雷劈中的路人定是魂飛魄散了,此人卻全然不在乎,只是斜著扇子,遮擋了些面目,用那雷霆一般的光眼看向自己。

也是後來,這名為唐一白的人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了瘋魔的代名詞,只是他出現的突然,在沈之畫面前,也表現的超乎尋常——視人命如草芥,視民眾為螻蟻。

就是這樣一個人,以一種前所未有的責任感,將同樣地獄的大門,向所有人洞開。

「在下,也不過是,唐一白。」唐一白將扇子又是一甩,魂靈湧進沈之畫的腦袋,一時間流水一般的魂靈瞬間修補着他的身體,讓他前所未有的,體驗到了生命的虛無。

活生生的人命,在不到兩秒的瞬間化為虛無和泡影。

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呢。

沈之畫可以猛然的坐起,可以猛然的看着自己不在疼痛的,垂死掙扎的身體,還有,那百般折磨著的魂靈。

「我們會前往玉照山。」

唐一白收了扇子。

「你解決了自己的事情,便來吧,在那裏,我可以給你更好的答案。」

說罷,戴頭巾的男子也站了起來,還有一個男子倚靠在牆邊,百無聊賴的等待着。

他們是同路人,亦是,孤魂野鬼。

那時候的沈之畫還不會像現在這樣,但接下來的一天內,會徹底,將他的憤怒點燃。

使用天蠍刀的沈之畫,也是在那時,成為了一隻真正的蠍子,由不得半點生人靠近,只要靠近,便會揮舞著雙鉗和毒針,逼退生者。

「如果還有什麼需要講明白的話……那就是……」

有人合上了一本書,從發光晶石的陰暗處走了出來。

「沈之畫從原本的【憤怒】,轉為了【色慾】,所以,唐一白想要創造的輪轉陣出現了缺口,並沒有讓大魔王復活成功,某種意義上,也說明了一件事情,算無遺漏的唐一白,也會失手。」

那人站了起來,看着來者。

一身黑衣的長羽楓聆聽着王刀七人眾的故事。

他穿着黑色的華衣,腰間掛着白色的玉佩。

那玉佩上,赫然有古龍盤踞,偌大的寧字,在發光晶石中閃爍。

「失手……一個精心謀劃了如此之久的輪轉大陣,竟然會因為如此明顯的……失敗而告終……唐一白……會失手?」

長羽楓嚴厲的聲音像是在呵斥書中的故事。

「輪轉大陣!絕不可能失敗!五百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憤怒會轉為色慾!快說!」

長羽楓的手已經放在了綠色的劍鞘之上,好像那人遲疑半分,便會被長羽楓人首分離。

「因為……因為……」

。「我該是不能收」。陳苗苗倔勁上來了,死活不肯收下。

她可是知道的,那天柳姐姐一共付了好多的錢,這根簪子肯定也不便宜,她們家已經收了好多的禮物了,真的不能在收了,爹娘知道了,結果就能想像得到,就算是有柳姐姐在,爹娘也不會那麼容易被說服的。

剛才的那些禮物爹娘之所以收下,不是因為想收,而是因為這是年禮,屬於年禮就不能退,只能用回禮的方式退回去。

這些事看了這麼多年,不懂也略知一二了。

「你……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141章過年 「但今日之後,天字部暗衛所有人,誓死護衛顏姑娘。」

顏幽幽走下一層台階,看著這些臉上身上掛著傷痕,但依舊鬥志高,士氣旺的暗衛,心裡感慨萬千。

「一馬不鞴雙鞍,忠臣不事二主,一個誓死效忠,一個誓死護衛.難為你們了。」

她雖與什方逸臨有一層特殊的關係,但無名無分,知道的人又少之又少。

「還有,我不需要你們誓死,只有活著才能更好的保護我和玉巷園。」

況且,現如今她正處在風口浪尖的漩渦之中,這些暗衛在不背主的情況下,對她表忠心,讓她很是意外。

「顏姑娘能理解屬下們的心思,是屬下之福。」

覃刈作為天字部暗衛統領,此時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月十一和月十二跟著顏姑娘去了一趟黑市,就心心念念要誓死護衛顏姑娘。

這個女子,無論才智,無論心胸,無論眼光,無論品節,堪當巾幗豪傑。

「你們的心意,我收下了,但當務之急,受傷的應該把傷養好,辦事的應該把事辦好,才是正理,都回吧,回去好好養傷,過些日子,有你們忙的。」

「是」

「是」

眾暗衛又是唰的一聲,整齊劃一的行禮,然後昂首闊步的出了院子。

「主子。」好半響,靜言才回了神。

「他們知恩圖報。」顏幽幽看著那些漸漸消失在月亮門外的身影,喃喃開口。

「是主子對他們竭誠相待,情禮兼到,才會讓他們用如此陣勢表忠心。」

十一顆護命丸啊!如若拿到野山鬼市去售,一顆就近千兩銀子。

如若讓他們知道,這十一顆護命丸是出自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煉丹奇才丹霄(她主子)之手,這些暗衛又會是何種表情。

顏幽幽拍了拍靜言的肩膀。

「人,都是相互的,要是沒有他們殊死搏殺和保護,這個園子,你和兩個孩子,不知要遇到怎樣的危險。」

一提到兩個孩子,她才恍然想起,這幾日,她忙的都顧不上照顧孩子。

「玉兒和容兒呢?」

「流月軒。」靜言沖著另一個院子的方向努了努嘴。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