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麼都沒想到,對方竟有此等力道。

且還會在受傷情況下,爆發出如此果斷的戰力。

如今作為四十五位獵魔者隊長,被對方抓着腳踝倒立在樹枝旁,懸空狀態毫無還手之力。

「在地面上,我或許還會忌憚你們獵魔者三分。但在樹枝上,你們一起上都不夠看。」

李子傑瞟了眼格拉蒂絲,隨後似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立刻別過頭道: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聽我說說了?」

「不可能!你肯定就是兩騎滅世奴中的一個,今天你在劫難逃!」

「還真是失態啊,我本來還以為即便是蠢女人,可身為獵魔者還是有些判斷能力的。」

「你——」格拉蒂絲現在有些抓狂。

原本在眾人面前樹立起來的高冷形象也完全被打破。

不僅被對方連續不斷叫了那麼次不雅稱呼,此時還被瞬間制服,弔掛在樹枝旁。

「我的耐力和臂力都有限。說不定你還沒同意,就會頭朝地直接摔成腦癱。只要你答應等下不立刻出手,我自有方法叫你信服我的身份。」

李子傑淡淡開口,而被控制住的格拉蒂絲也只好選擇屈服:

「好!不過我要警告你,若是想以我為人質,絕對威脅不了他們!」

「這個我當然知道。」

「那就——啊——啊啊啊啊~」

隨着重瞳者再次發力,格拉蒂絲整個人都被直接平移到已斷裂一半的樹枝上,簡直比坐過山車還刺激。

「喂,還不快坐起來,不然我鬆手后可是會直接掉下去的。」

好不容易從頭昏中醒來,格拉蒂絲這才一個激靈,抖腿甩掉對方抓住腳踝的手,從樹枝上坐起來。

不過卻再度發生意外——

只有半截不到一米的樹枝,面對面坐着兩個人。

可想而知距離有多近了。

當兩雙眼眸距離不到數十厘米對視時,第一時間格拉蒂絲想到的竟不是男女授受不親,反倒是被對方天生重瞳吸引。

「你是······」

還不待確認,只聽樹下那些獵魔者發出長吁短氣。

他們驚訝於為何平日裏自帶冰冷氣場的大姐頭,為何會被這莫名其妙蹦出來的男子治地服服帖帖。

此時甚至還「深情」地相互對視這麼久。

格拉蒂絲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立刻做出反應。

也不顧再去猜想對方身份,直接跳下這棵大樹。

「說吧,你到底有什麼理由讓我確信你的身份。」

她重新拿起那桿掉下去的長槍,回到獵魔者陣營。

「當然是你無法抗拒的東西。」

李子傑也注意到對方背對着獵魔者們的臉頰上、不知是出於惱怒還是其他什麼原因,變得有些泛紅。

於是,便拿出以前在魔物局時那種活力態度,說出這引得身後那些獵魔者產生誤會的話。

不待格拉蒂絲出聲制止、身後獵魔者們再次起鬨,李子傑將一個小匣子從腰間取下。

「這就是證據了,真是搞不懂你們為何跟六翼那群人一樣,非要看到這玩意兒才能有些眼力。」

「此為何物?」

領隊獵魔者遠遠看去,一時沒認出那代表着什麼。

在下意識問出這問題時,她就感到後悔了。

「果然是蠢女人,連這都不認得!豈不是和六翼以前看門的小子一樣差勁?」

緊接着,李子傑將那小匣子朝不遠處一指:「看好了,這可是到時要交給你的信物。」

信物?

獵魔者們用帶着懷疑的目光看向格拉蒂絲,似是把所謂信物的意思理解錯了。

「別聽他胡說!這怎麼可能是要給我的——」

轟!

一道雷芒在格拉蒂絲轉身解釋期間、從她背後咆哮而過。

那紫色閃電直挺挺地將不遠處一塊石頭擊穿、炸裂,連帶周圍草地都傳來一陣焦糊味。

魔法!

這一定就是魔法沒錯了!

四十五位獵魔者視線瞬間集中在那還跳動着微小閃電的匣子上,憑藉經驗想起那是何物。

「鎮魔九州之一末日雷匣!難道您是哈爾門王國境內的安德瑞前輩!?」

「居然真的是末日雷匣!那可是鎮魔器啊,足以在這場戰鬥中起到關鍵性作用!」

「不對,我怎麼聽說安德瑞前輩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此人明明才二十齣頭啊!」

「可那末日雷匣難道有假?」

身後爆發出獵魔者們的驚呼,唯獨格拉蒂絲柳眉微挑,看向樹上那男人。

「你到底是誰,為何會掌握有安德瑞前輩的鎮魔器?」

不是安德瑞前輩!

眾多獵魔者反應過來,就連深淵魔眼都可能被毀滅教奪取,更何況是末日雷匣?

「我便是我,不是毀滅教一員——曾經是吧、也不是鎮魔者安德瑞。而是來自神佑森林的使者。」

李子傑又從身上拿出另外幾個末日雷匣和幾片白色金屬羽毛。

「帶着神佑森林鎮魔九州無名監督者囑託,前來六連諸峰協助前任深淵魔眼鎮魔者。卻不料還是被毀滅教得逞。」

「這些都是無名前輩用天書製作的偽鎮魔器,敢問諸位,夠不夠證明我清白身份呢?」 「還請王上教我!」

子友雖然比這個時代的絕大多數人都要聰明,但是再聰明他也畢竟只是這個時代的土著,兼之這個時代絕大多數的人還都是文盲,許多系統性的教學內容都沒有出現,因此子友是從來就沒有見過有人能夠像商離這樣將「上位三要素」給清楚地羅列出來的。如今乍一聽道這段內容,他當即就給商離跪下了,請求商離能夠將後續的內容說清楚一點,讓他可以回去幫自己的父親奪位。

「予一人且問你,你奄國周圍,有幾個淮夷部落?」

這次商離沒有將子友扶起來,而是雙手背負,低頭看着子友問道。

「一共有三個!」

雖然不知道商離問這個幹什麼,但子友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道:

「其中東邊的那個最強,一共有三千多個族人,西邊那個最弱,只有一千多的族人。北邊那個實力始終,差不多是兩千多號人。」

「哦?這麼說來,你們部落周圍一共有將近六七千的淮夷嘍?」

聽到這話,商離不由眼前一亮道。

「啟稟王上,確實如此。」

子友點頭回復道。

「所謂展現武力,可不是讓你們朝自己的族人舉起屠刀。」

在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商離繼續一臉高深地說道:

「畢竟他們是你們的族人,等你們上位之後,他們便是你們的下屬、實力,上位之前瘋狂屠殺他們,就就相當於是在瘋狂地削弱自己上位之後的實力,這是不明智的行為,但凡有理智的人,都不會這麼做。」

「那麼請問王上,我等應當如何做呢?」

聽到商離說展示武力不是朝自己的族人舉起屠刀,子友先是心中鬆了一口氣,而後繼續問道。

「很簡單,抵禦外敵。」

商離看着地上的子友,沉聲道:

「只要你們能夠帶着族人將周圍的淮夷部落消滅掉,進而將他們的物資都搶奪過來,並且將其分發給國人們。那麼試問,還有誰會反對你們父子登上君位呢?一個能夠包圍國家安全,同時給國人們帶來福利的國君,是個人都不會反對吧?」

「話雖如此,但是我們家壓根就沒有實力去對抗那些淮夷部落啊!」

雖說此時的子友已經大致猜到商離的目的了,但是聰明的他依舊沒有直接把話挑明,而是繼續謙卑地按照默契演下去。

「哈哈,你們家沒有,予一人有啊!」

聞言,商離哈哈大笑道:

「這樣,等過幾天國中事物忙完之後,予一人便命人帶三百人隨你北上,助你消滅淮夷!」

在奄國遺民加入之後,宜國的成年男性數量便已經突破了800大關,這800人中有50人常年駐守在鎮江,剩下的750人則是全都留在南京。就算商離派了300人出去,南京城中依舊有450人的大軍拱衛,已經不比剛遷徙過來的時候宜國的全部成年男性數量少了。

雖說這450人中有180多人都是新來的遺民,但是南京畢竟是宜國的大本營,這兩年中宜國也在南京周圍修建了不少的防禦設施,兼之這年頭的女人也比後世的女人要魁梧許多,只要佔據有利的防禦工事,也是可以與男人一戰的。再加上周圍強大的百越部落也都被商離給剿滅得差不多了,因此哪怕派了300人出征,商離以及不擔心國中的安危。

可是商離不擔心,卻不代表子友不擔心。只是與商離不同的是,子友擔心的不是宜國南京的安全,而是這區區300人的隊伍能否協助自己剿滅淮夷。

「那個……王上。」

掙扎片刻之後,子友最終還是決定把話挑明。否則萬一出征失敗,不單單是宜國的國力會受損,自己所在的奄國只怕也會招來淮夷的瘋狂報復。因此哪怕知道這話可能不好聽,但子友還是開口道:

「區區300人,是否少了點?萬一戰敗……後果不堪設想……」

說完,子友便將頭埋了下去,不敢直視商離的眼睛。

然而商離卻並沒有因為這話而發怒,而是笑着說道:

「哈哈,300人已經足夠了,事實上若非擔心那些淮夷跑得太快,俘虜太多我宜國戰士不夠用的話,予一人還想只派200人呢!」

如今的宜國已經發明出了初代的魚鱗甲了,這種鎧甲較之之前的護心鏡鎧甲要輕便許多,各個關節都是用的小鐵片鏈接,絲毫不影響戰士們的肢體活動。

當然,正所謂有得必有失,作為代價,魚鱗甲的防禦能力也要比之前的護心鏡鎧甲差上許多。不過在考慮到這次對戰的目標是淮夷,他們的武器除了少數的青銅器之外,絕大多數都是石器骨器之後,商離也就釋然了。以這些淮夷的攻擊能力,是壓根就打不穿宜國戰士的鎧甲的。

換句話說,穿了魚鱗甲的宜國戰士在這個時代的淮夷面前簡直就和高達無異。淮夷的武器壓根就打不穿宜國戰士的護甲,宜國戰士卻能輕易地收割他們的生命。一輪交鋒下來,淮夷士兵的鬥志只怕會瞬間崩潰,而後開始四散逃竄。

再然後,宜奄聯軍要做的就只是收攏戰俘而已。在這種情況下,300名宜國戰士是完全夠用的。

「此戰之後,淮夷部落的糧食物資都歸你們奄國所有,戰俘都歸我宜國所有,你可有異議?」

在介紹完宜國戰士的戰鬥力之後,商離對着身前的子友問道。

「此戰全賴王上垂青,臣又如何敢收取物資?」

子友很識趣地搖了搖頭道:

「此戰若勝,收益最大的是我奄國,因為我奄國將再也不用受到那幾個淮夷部落的威脅了。在這種情況下,臣又如何好意思收取物資呢?」

子友的話沒有說完,在這場戰鬥之後,整個奄國將再也沒有人敢反對子權登基,從這個角度來說,子權一家已經因為這場戰鬥獲得最大的收益了,再讓他們收取淮夷部落的物資,他們是萬萬不敢的。

正所謂德不配位,取禍之道。自己明明沒有那麼大的功勞,卻拿了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戰利品。雖然子友沒有學過論語,但是他也知道這麼做是不合適的。因此毫無意外地,他非常識趣地就婉拒了商離塞給他的物資。 花錦明帶着響噹噹,一路殺回大烏山。清理著路上的各種亡靈怪物。

【燭虎「響噹噹」】

等級:8

戰力:75

生命值:1600

主人:雨吊雄魂

持有技能

[烈焰吼]:二階技能,發出一聲咆哮,灼燒眼前的敵人。造成240點烈焰傷害。冷卻30秒。

有花錦明陪護,碾壓式的經驗值,讓響噹噹升級很快。生命值已經超過了花錦明。

如此驚人的成長,怕不是個BOSS啊。

以後,牽着一個BOSS出去散步,看誰不爽直接放老虎咬他,都不消自己動手。這場景想想就很舒服。

今天已經很晚了。

花錦明回到魚珠城,將法杖交易給黑糖話梅,可身後的小萌寵讓他一下子陷入了包圍。

姑娘們看到響噹噹,一個個像看到了活寶,非要搶著抱。可響噹噹好說好歹也是萬獸之王,看到陌生人就全身滋火,呲著尖牙,奶凶奶凶的。

被姑娘們提起來,一拍屁股就老實了,身上的火都給嚇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