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不能全怪這位神主。」

「妖怪出現沒問題,問題是每次都讓妖怪破壞大量的建築、水系。他要是做不好,那就換一個,下一個做不好,那就再換,直到能做好的人上來。」

「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宮的巫女。」源清素合掌道,「說的話就是不一般。」

說完,他雙手疊在桌子上,微微前驅身體,低聲問兩人:

「【京都之主】還有【大御所】,是世襲的嗎?」

姬宮十六夜點頭。

「那神林小姐將來是不是也能成為【大御所】?」源清素又問。

「我從成為神巫那天開始,已經和家裏斷絕了關係。」神林御子語氣平淡地回答。

「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源清素安慰一句,沒等神林御子做出反應,又看向姬宮十六夜。

他問她:「我出生源氏,是皇室血脈,有機會成為【京都之主】嗎?」

「你?」姬宮十六夜像是聽到什麼極其可笑的事情,臉上滿是嘲弄和笑意。

「我不行?」源清素坐直身體,「相貌過得去,天賦不說古今第一,至少是當今世界第一,我不行,誰行?」

「能不能成為【京都之主】,和這些沒有關係。」

「那和有什麼關係?」源清素不解地問。

「我和你說過,「天賜大任,神器擇主,萬物有靈」。」姬宮十六夜悅耳婉轉的聲音,彷彿一頭初生的小鹿,用小腦袋搔弄源清素的掌心。

「天定的?怪不得會出現有我這樣的人物,原來是讓我推翻這腐朽的世界。」源清素恍然大悟。

「你這人對什麼事情都懷疑,」姬宮十六夜笑着說,「除了自己的能力。」

清素做出介紹神林御子的手勢,「除了自己的能力,我還信任這位。」

「有這樣的想法很好。」神林御子吃完,用餐巾擦嘴,「別人都不能相信,也不可相信,你只要聽我的話就好。」

「……」

神林御子實在有些恐怖。

「【京都之主】具體是怎麼天定的?類似西藏的活佛轉世?」源清素問姬宮十六夜。

「你不是只信自己和御子嗎?還來問我幹嘛。」姬宮十六夜面無表情,繼續吃通心粉。

「我說信我自己和神林小姐,但沒說不信你。」

「你的花言巧語別來哄我,哄你的神林小姐去。」

「我和你是朋友,朋友之間怎麼會有花言巧語?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啊。」

「肺腑之言?呸!」

「吃飯呢,別呸。」

「只准你對我哈氣,不准我呸你?我呸,呸呸呸,呸!」

「……」

「喲,生氣了?」姬宮十六夜歪著頭,打量他的表情。

「不是。」源清素沉吟,「我剛才在想,是用一百個,還是一千個『可愛』來形容你。」

「結果呢?」她唇微微翹起,有點想笑的模樣。

「即便用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可愛』,也不足以形容你剛才的可愛。」

姬宮十六夜羞澀地用雙手捂住臉頰,嘴裏發出「嗯~~」的不滿聲,又說了一句:「討厭!」

「……」源清素覺得,至少要一千萬個可愛才行。

午休結束,三人一起上了神林御子的課。

一學期下來,源清素對普魯斯特、莫泊桑、福樓拜等已經非常熟悉,泰奧菲爾·戈蒂耶、巴貝爾·多爾維利也略有了解。

不客氣地說,他就是法語文學專業的學生。

儘管他們三個人上課,基本都在用筆記本交換咒法心得。

這天發生了一件趣事,下課後,源清素髮現神林御子和姬宮十六夜的涼鞋,互相交換了一隻。

「你們上課在幹什麼?」他十分不解地問。

「無聊脫了鞋,然後穿錯鞋而已。」姬宮十六夜說,「御子,我們兩個的腳一樣小。」

「嗯。」

「腰好像也差不多。」姬宮十六夜從後面箍住神林御子的腰。

源清素羨慕地看着兩人,不管是神林御子能感受姬宮十六夜胸部的背,還是姬宮十六夜能感受神力御子小蠻腰的手。

「我們什麼時候去買泳衣?」姬宮十六夜問。

「明天下午。」神林御子想了想,「明天下午我沒課。」

「不行,我有。」源清素說。

「我們買泳衣,你去幹嘛?」神林御子看過來。

姬宮十六夜依然從後面摟住她的要,下巴搭在她肩上,笑吟吟地望着源清素。

神林御子反應過來,把她推開。

「你們去買泳衣,我跟着去,這不是約定好了的嗎?」源清素一臉疑惑。

「你和誰的約定?」

「……我自己。」

因為上面的事,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九日下午,源清素一個人在醫學部上課。

三點的時候,源清素正在上免疫學,手機震動了。

【神林小姐和她的兩位房客】

「照片.jpg」(夜)

源清素看了眼,是姬宮十六夜如蓮莖一般亭亭細長的白皙脖頸,以及泳衣的肩帶,精緻的鎖骨。

白花花的一片,讓人想咬一口。

保存。

「保存了吧?色狼~~@源清素」(夜)

「沒有哦」(源)

「看你左邊」(夜)

源清素扭頭一看,嚇得差點把手機掉地上——金色蝴蝶像是一個人,在他腦袋邊,和他一起看着屏幕。

「神林御子實在有些恐怖」這次,源清素把這句心裏話說出去了。

「哈哈哈」(夜)

「你的行為讓本巫女很滿意」(夜)

「快點把神力化形咒練成,八月去京都,姐姐我推薦你做歌仙~」(夜)

「歌仙有錢拿嗎?」(源)

「當然,普通修行者一個月五十萬円,歌仙一年一億円,一次【戰役】也是一億円,還能進入【圖書寮】,翻閱大量的咒法」(夜)

「一年一個億?!」(源)

源清素噼里啪啦輸入文字。

還沒等他打完,畫面彈出神林御子的消息。

「太好了,我的貸款終於看到還完的希望,加油,源同學!」(神)

源清素把自己打的那一大段話——去哪旅遊,每天吃什麼大餐——全刪了。

「……」他如實反應了自己的心情,無話可說。

神林御子這傢伙。

距離放假越來越近,最後一次周末時,源清素和糸見沙耶加去了一趟千葉。

「有件事要通知你。」車行駛在高速路,副駕駛的糸見沙耶加說。

「什麼事?」

「我懷孕了。」

源清素扭頭看了她一眼,糸見沙耶加嫵媚一笑。

「開玩笑吧?」他又重新注視前方。

「當然是開玩笑,我又沒和你做過,怎麼可能懷孕。只是因為接下來的事,很嚴重,所以想緩和一下氣氛。」

「謝謝,我覺得氣氛更嚴肅了。」

糸見沙耶加拿出一根棒棒糖,細緻地剝開糖紙,含在嘴裏。

留意到源清素的視線,她解釋:「不抽煙,嘴裏總想含點什麼。」

如果是姬宮十六夜這麼說,源清素絕對會開一些下流的玩笑。

「事情呢?到底什麼事?」他問。

「神道教每年一次九組比武,這件事你知道?」

「最近剛知道。」

九組比武分為兩個擂台,一個是上次比武結束后加入的新人擂台,一個往年的教眾擂台。

「對你來說,修行界的事,什麼都是最近剛知道。」糸見沙耶加把棒棒糖從嘴裏拿出來,發出『啵』的一聲。

「有了柳生三千子,難道比武還有什麼問題?」

「正因為她是柳生三千子,組長級的實力,所以另外一些組長,聯名不允許她參賽。」

「然後呢?」源清素踩下油門,超過一輛711便利店的大貨車,結果前面是羅森便利店的貨車。

哪裏都有競爭。

「神道教九個組,只有九組今年沒有一個新人,還損失了一位老人。」糸見沙耶加看着源清素,希望他能有所反省。

「看來你這位組長做的不合格。」源清素說。

糸見沙耶加收回視線,架起腿。

白嫩的大腿,從黃色裙子裏露出來。

「你來幫我。」她說。

「我幫你?」

「新人組,你上。」

「不去。」源清素回答。

「【高天原】成員之間不應該互幫互助嗎?我在神道教地位越高,對你越有好處。」

「你什麼忙都沒幫,已經從我這裏拿走了「大日如來咒」,還讓我在一堆組長級的修行者面前,上場比武?」

「據我所知,你很擅長偽裝?」

「比武時間呢?」源清素問。

「七月底。」糸見沙耶加回答。

「那我沒空,要回老家。」

「這就是我想說的第二個嚴重的事。」

源清素扭頭看她,說:「比武地點,在四國?」

「為了不引起官方的注意,每次比武的地點,都會選在海上。」糸見沙耶加說,「這次是在四國附近。」

「四國有神主,還緊鄰九州,你們居然敢選在那兒?」

「本洲沒有神主,但更危險。九州神主現在焦頭爛額,【京都之主】已經撤了他的神主之位,而四國神主每年七月中旬,都會提前前往京都,操辦八月的京都納涼祭。」

「納涼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