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就在這裡說,霆韻,你是不是懷孕了?」

他語氣是肯定的,視線落在她的腹部上。

霍霆韻神情微變。

她撇開目光:「沒有的事。」

蕭凌從西裝的衣袋裡,取出倆張報告。

「這是你的驗血報告和b超單,你想隱瞞我到什麼時候!?」

霍霆韻震驚地看著他:「蕭凌,你一直都在找人盯著我,跟蹤我?」

「如果不是我找人盯著你,你是不是連孩子出生了,都不打算告訴我?你是不是要讓我的孩子,喊別的男人做爸爸?」

「你住嘴!」霍霆韻喊住他。

「我已經跟你離婚了。」

「但孩子我也有份!更何況,我們只是簽了離婚協議,我隨時都可以撕毀,只要我們還沒有領離婚證,你我還是夫妻!」。 三大不可饒恕咒,顧雲已經見識過了殺戮咒——阿瓦達啃大瓜!

作為最危險並且最黑暗的咒語,阿瓦達索命是適用性最廣的咒語,只要你對別人不爽,就可以使用。

剩下的兩大不可饒恕咒則相對比較功能性。

鑽心咒主要用於折磨;

奪魂咒範圍則更加小,僅僅只能夠用來改變別人的心智。

這些咒語普通巫師是不可以使用的,但傲羅們卻被授權使用,其功勞就在於老巴蒂·克勞奇。

他擔任魔法法律執行司司長的時候,以性格強硬著稱,並且碰上了伏地魔這麼一個大敵,所以才讓傲羅們打開了可以使用不可饒恕咒的口子。

這種權力的擴張是部門最喜歡的,所以逐漸的幾乎每個魔法部包括國際巫師聯合會的傲羅都可以使用不可饒恕咒了。

顧雲在前去旁聽之前,事先在早餐的時候和『魔眼』穆迪打了一個招呼。

「當然可以,我對於任何一個致力於對抗黑巫師的年輕人都非常歡迎,你沒有經歷那個時代,不知道當年的兇狠,儘管來我的課程上吧!」『魔眼』穆迪熱情地說道。

顧雲滿臉疑惑地看着他。

哥,你人設崩了呀!

顧雲對於『魔眼』穆迪背後的小巴蒂·克勞奇的態度有點摸不準,按照原著的描述,『魔眼』穆迪的性格是幾近瘋狂,所以對任何人都不信任,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臉色看。

所以小巴蒂·克勞奇扮演他的時候,完美地演繹除了一個惡毒的角色,並且只把自己的溫柔留給了哈利·波特,拚命地幫助哈利·波特奪得了三強爭霸賽的獎盃。

當然,這個溫柔還是得打上引號的。

但現在,顧雲除了在開學的時候,表示過對於他的魔眼的欣賞之外,並沒有特殊的交流。

怎麼『魔眼』穆迪看見他,就像是看見伏地魔一樣的熱情呢?

莫非,真正的『魔眼』穆迪還真的欣賞能夠對抗食死徒的人嗎?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顧雲想了想自己在魁地奇世界盃賽后的表現,倒的確是挺符合這個形象的。

最起碼今年開學以後,麥格教授對他的態度也好了許多。

只是小巴蒂·克勞奇扮演的角色也太入戲了吧?

無論如何,『魔眼』穆迪的配合對於顧雲來說是好事情,所以在課程開始之前他就已經到達了教室。

「布魯斯,你也過來了!」哈利跟顧雲打招呼。

「是呀,聽說穆迪上課挺有趣的,我想要來聽一聽。」顧雲笑着回答道。

「是嘛?那可太棒了,我們還沒有上過他的課程,但喬治和弗雷德說的很神秘的樣子!」羅恩大大咧咧地說道。

「應該會讓你大吃一驚吧!」顧雲笑了笑。

赫敏則是抱着一個大部頭坐在位置上讀著,只是對着顧雲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就又低頭看起了那個大部頭。

「她總是這樣子!」羅恩有些不滿地嘀咕道。

顧雲和哈利、羅恩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他對於救世主還是挺有好感的,所以三人聊的很開心。

顧雲突然聽到了紅后的警報聲:「顧雲!顧雲!有人闖入了你的辦公室!」

「什麼情況?」

顧雲臉色一變,站起身來,低聲說道。

「不知道,他用了一種魔法,導致我們的監控失效了!」紅后焦急地說道。

「怎麼了,布魯斯?」赫敏抬起頭來,詢問道。

「沒事,我的辦公室好像來了客人!」顧雲淡淡地說道。

赫敏奇怪地看了顧雲一眼,她見到顧雲的時候,顧雲永遠都是雲淡風輕的樣子,今天表現出來這麼着急的樣子,僅僅是因為有客人來了?

赫敏知道這不是真正的理由,但她並沒有指出來,既然顧雲不打算告訴她,那逼問也沒有用。

顧雲轉身離開了教室,向他的辦公室走過去。

顧雲是一名穿越者,同時還擁有特工的技能,所以他的辦公室裏面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所有重要的東西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和更加安全的地方。

但他之所以這麼激動的原因,就在於自己領地被侵犯的緣故!

如果說是哪個調皮的小巫師闖入他的辦公室,那麼他還能夠理解,自己也是從這個年紀走過來的,熊孩子可恨了一點,卻沒有什麼大礙。

但這個人不僅闖入了他的辦公室,並且還施展了極其厲害的魔法,甚至就連科技路線的紅后監控都無法避免,這已經是赤裸裸的挑釁了。

「嗨,布魯斯!」

顧雲在半路上遇見了『魔眼』穆迪,對方熱情地給他打了一個招呼。

「早上好啊,穆迪!」顧雲冷聲回答道。

「你這麼急匆匆地是要去幹嘛呢?」『魔眼』穆迪詢問道。

「我的辦公室似乎來了客人,所以回去看看。」顧雲回道。

「你不是要來聽我的課程嗎?我遲到了一會兒,但現在過去還來得及。」『魔眼』穆迪繼續說道。

「那恐怕不用了,我還是要先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顧雲淡淡地回道。

「真可惜!」『魔眼』穆迪搖了搖頭,他走了幾步,似乎想起了什麼,「對了,我剛剛經過一樓的時候,的確看到了幾個小巫師從你的辦公室裏面衝出來,你是得抓緊回去看看,該不會丟了什麼東西吧?」

「不會!」

顧雲毫不猶豫地回道。

「你又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地確認呢?」『魔眼』穆迪質問道。

「因為重要的東西我都放在自己的身上!」顧雲淡淡地回道,「我曾經是一名冒險家,從來不會在一個地方待上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要離開,所以我從來都不會信任私密空間這種事情!」

頓了頓后,顧雲盯着『魔眼』穆迪的魔眼,繼續說道:「而且,冒險之中你永遠不知道誰可以信賴……這裏,才是最貼心的地方!」

說話間,顧雲拍了拍自己的腰間,那個口袋被他用空間擴大術改造過,裏面裝了他很多東西,也包括了聖杯碎片在內!

「說的不錯,或許我也可以像你學習!」『魔眼』穆迪的魔眼滴溜溜地盯着顧雲的口袋,喃喃道。

「你該上課去了!」

。 蘇衍微微一笑,沒有答話,他真氣運轉,微微一動。

只聽咔嚓咔嚓的聲響,木高峰的陀劍霎時間斷裂。

周遭……是一道道略帶震撼的目光。

他們也感覺,蘇衍展現出的實力,太強了些。

果然,靈犀一指真特么有用!

不愧是紫級上品的武功。

連帶著,他對於武學之道的感悟都提升了不少。

至少……眼力是這樣。

系統灌輸的武功,可是全套,靈犀一指所包含的,可並不只是指法。

砰!

木高峰左足輕點,極速後退。

他奶奶的,眼前這王八武功太高,贏不了,贏不了!

哼!想跑?

蘇衍不屑冷笑,別看他們都是三十來級,甚至木高峰的等級還高些。但自己全身上下,武功都是紫級,這死駝子么,修鍊的武功,必然不會太好,才會只得到一個藍級的評價。

紫級武功對藍級,還有懸念嗎?

沒有!

神行百變輕功施展開來……砰的一聲,蘇衍便來到木高峰身前,一劍斬了過去。

哼哼哼!

長劍之上,蘊含的內力極其磅礴,他眼前……似是已經出現木高峰斷成兩截的場面了。

塞北名駝又怎樣?

不過如此!

砰!

忽然間,眼前出現了大片的墨綠色,並且在瞬間佔據了整個視野。

蘇衍有些懵,出劍的手,也不禁頓了頓。

濃濃的惡臭味道,一下子沁入鼻中。

不好,有毒!

蘇衍一下子驚醒過來,極速後退,木高峰也顧不上了、。

因為版本上限,他內功最多點到三十級,勉強算是小成,還遠遠沒達到百毒不侵的地步。

這老駝子真陰險。

蘇衍暗罵的同時,也開始運功調息。

心下里,其實更是可惜。

塞北名駝要是死在他手上,戰績還能多上一筆,只可惜……觀眾少了點,無法大肆宣揚。

饒他一命吧,下次見到,讓這死駝子好看!

這次……還是自己沒有經驗,過於輕敵大意。

「啊!」

就在蘇衍這麼想的時候,耳畔一聲痛呼響起。

眸子凝望過去,只看見,林平之不知什麼時候衝到了木高峰身邊,此刻緊緊咬住他的大腿。

好啊,這麼一個高手也被近身了,不知是大意還是怎麼的。

蘇衍有些幸災樂禍。

就在這時候,又聽見,帶著怒意的聲音響起來:

「他奶奶的,小兔崽子,給我滾遠點!」

緊接著,林平之的身軀便高高飛起,撞在了棵大樹上,嘴裡也吐出鮮血,神情更是萎靡,不過……他眼睛里,光輝卻依舊明亮,更死死盯著木高峰,帶著仇恨。

這一腳,可真夠狠的啊!

蘇衍暗想,光是看著,都感覺很痛,更不用說身在其中的林平之了。

趁著這時候,他也急忙起身,倏忽來到這位塞北名駝的身前,長劍刺出去。

多虧了林平之拖慢了一下這人腳步,不然真就讓這駝子給跑了。

華山混元功很是不凡,再加上躲避及時,蘇衍也沒染上太多毒性,因此……調息一會,就能阻止毒性蔓延,並很快恢復過來,再度出手。

「他奶奶的,真以為老駝子我怕你!」

心中警鈴響起,不妙的預感湧上心頭,木高峰雖說緊張害怕,但嘴上仍不服軟。

眼看快死,就算沒了兵刃,那便用雙掌迎上。

就算馬上死,老駝子我也得咬你塊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