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欣雅眼圈泛紅,緊緊的抱着唐宇的腰背。

「狗東西,你就是個狗東西。」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她想過很多攤牌的後果,可從未想到會是如此。

唐宇還是她認識的那個唐宇,就是比以前更狗了。

「擇日不如撞日,乾脆趁熱打鐵造個小孩吧。」

唐宇突然嘿嘿一笑。

說話的時候,他就已經將趙欣雅抱了起來。

趙欣雅驚呼一聲,急忙抱住他的脖子。

沒掙扎!

唐宇有些意外。

既然趙欣雅都不掙扎了,他還客氣什麼?

然後……

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

紅燈禁行。

……

……

早上,小夫妻手拉手的出門下樓。

趙欣雅去上班,唐宇則是前往莊園。

「琉璃閣的弟子?」呂寶峰聽唐宇說完趙欣雅的背景,眉頭就不由得皺了起來,「趙欣雅有說她叫什麼名字嗎?」

唐宇道:「半雪。」

「果然是她。」呂寶峰眉頭瞬間皺的更緊。

隨後,他看了眼有些不解的唐宇,「半雪是琉璃閣閣主冥月的親傳弟子。」

唐宇頓時大吃一驚。

沒想到趙欣雅還有這麼驚人的身份。

六扇門信息庫里有琉璃閣的檔案,可他級別不夠,無權查閱。

在此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琉璃閣的閣主是何人。

冥月!

這個名字,他記住了。

「你有沒有想過,趙欣雅隨你來曲州,是冥月的安排?」呂寶峰點上根煙,「當年你和趙欣雅相識,恐怕也是冥月在暗中安排的。」

唐宇聞言,心頭就不由得一凜,毫不猶豫的抱拳躬身,「卑職已經加入六扇門,生是六扇門的人,死是六扇門的鬼,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會背叛六扇門。」

「兒女情長,英雄氣短啊。」呂寶峰感嘆一句,「希望趙欣雅值得你這麼對她。」

唐宇立刻嬉皮笑臉道:「爸比,您的兒媳婦兒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呂寶峰笑着搖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等雨蝶帶人來到,他就離去了。

看着呂寶峰漸行漸遠的身影,唐宇才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後背早已被汗水浸透。

也許是之前呂寶峰太好說話,給他一種難言的親近感,才讓他有些忽略了呂寶峰的身份脾氣等等,可剛才呂寶峰提及冥月,還有說的話,讓他意識到呂寶峰最重要的身份是六扇門總捕頭……一個敢和整個江湖對着乾的男人。

呂寶峰為什麼提及冥月?

是在告訴他趙欣雅有問題,留在他身邊是冥月的意思。

他則是用自己的忠心為趙欣雅擔保。

至於呂寶峰暫時不動趙欣雅,是因為和他之間的關係,還是因為堵閻家大門離不開他,他自己都無法確定……他必須得承認,自己和呂寶峰出現了隔閡。

嗡嗡嗡……

手機突然震動。

唐宇叼上煙拿出手機看了眼。

洪濤來電。

接通后,他臉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去。 一瞬間,李長老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關於鳳凰紫火的事兒,李長老身為極丹宗的長老,雖然常年到處跑(這裡主要還是他不太看得慣極丹宗的作風,然而又無力插手,所以在那時候,為了省心,李長老也基本就不怎麼回去了。),當年有對夫妻身上揣著鳳凰紫火這事兒,李長老還是知道的。

而且,若是李長老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當時那對夫妻,手裡頭應該還有一根鳳凰尾羽來著。

鳳凰紫火極為珍貴,是異火里的神獸火焰,一般的煉丹師即便想要也難以承受,根本沒能力馴服它。

但是有鳳凰尾羽就不一樣了。

鳳凰尾羽基本就等於是一個能夠極好承載鳳凰紫火的容器,可以讓煉丹師藉助這一媒介,即便是再普通的煉丹師,也可以順利使用鳳凰紫火。

所以當年,在極丹宗的人打聽到了這一消息后,李長老若是記憶沒有出錯,他記得當時那些人可沒少因為這個消息而追殺過那對夫妻!

就是人也不是吃素的。

被極丹宗那麼追殺,明裡暗裡的追查,還是沒被找出來……

後來漸漸的,李長老也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眼下,他看著陸顏霜將這鳳凰紫火拿了出來,熟練使用,而且沒有看到那根鳳凰尾羽,分明這是直接契約了以自身承載的節奏!

這就說明,鳳凰紫火那麼霸道烈性的火焰,這是被陸顏霜給馴服了!

難怪,她能成為十品煉丹師!

難怪,她能讓極丹宗連連吃虧,向來那麼高昂從來都是橫著走的極丹宗,最後也不得不灰頭土臉的朝後退。

「女娃娃,你這是鳳凰紫火吧?你這是給它直接煉化了對嗎?」李長老問。

儘管心底已經大概有了猜測。

但他還是忍不住問起陸顏霜。

十品陰靈丹的藥材也是李長老提供的,陸顏霜這會兒正在認真看丹方,然後一樣樣將藥材給放好。

雖然是第一次煉製,但是她並不覺得自己會失敗。

她煉丹,向來都是一爐子十顆,全部高品階!

尤其是在她成為十品煉丹師后,她所煉製出的丹藥品階也跟著往上升,一躍直接到了神品!

李長老的好奇,陸顏霜並未多想。

這會兒也還不清楚,李長老其實是極丹宗的長老。

身為極丹宗的長老之一,卻從未將極丹宗放在眼裡過……

陸顏霜點點頭,「是,想要煉製高階丹藥,就必須要有異火,否則普通火焰也淬鍊不了這些藥材。」

達不到十品丹藥所需的精準與煉製。

李長老砸吧砸吧嘴,見她點頭又接著追問起來,「那你這鳳凰紫火是從哪來的?」

一句話問出,李長老才察覺到似乎有些不妥。

又連忙補充解釋道:「女娃娃別誤會,老夫沒有別的誤會,也沒有惦記你寶貝的意思,就是老夫記得,曾經極丹宗似乎也得知過一個鳳凰紫火的下落,並且為此對一對夫妻追殺過。而且,這畢竟是鳳凰紫火,屬於異火里的神獸火焰,這臨武大陸如今本就沒有神獸,更別說是這種神獸火焰,基本等同於獨有一份的珍貴,所以老夫想到,也是怕你和極丹宗之間……」

此時李長老其實已經在猜測。

極丹宗之所以會與陸顏霜之間產生衝突,難不成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這確實就是那個鳳凰紫火。」陸顏霜這時接話。

對此承認的極為乾脆,並提到了孫月夫妻,「當初我也是無意才遇到了他們兩人,這鳳凰紫火也是得他們相贈……」

「不過老夫不是記得,與這鳳凰紫火一起的,那對夫妻手裡還有一根鳳凰尾羽嗎?是可以作為媒介來承載的,無論是什麼樣的煉丹師都可以順利使用。」李長老忍不住的打斷。

得到了陸顏霜的肯定,不免便想到了當初的恩怨。

陸顏霜沉默了瞬。

頓時眼神有些微妙的掃向了李長老,這麼詳細的消息,算是極丹宗與孫月夫妻之間才能夠知道的恩怨了。

而眼前的老頭兒,又是怎麼知道的?

「你到底是什麼身份?」半響,陸顏霜終於問了出來。

李長老後知後覺,話說完了,才意識到,這似乎有些讓陸顏霜誤會了。

但這種時候,自然不能為了隱瞞而隱瞞。

還是得實話實說。

於是李長老坦白道:「老夫是極丹宗的長老之一。」

然後緊接著他又強調,「不過女娃娃你別誤會!老夫雖然一直都是極丹宗的長老,但是從不插手極丹宗內事務,這麼多年也基本都是遊歷在外!正是因為看不過極丹宗的做法,只是無力插手……」

陸顏霜:「……」

陸顏霜有些驚訝,要煉丹的動作就是一頓。

抿了抿唇,她雙眸都危險眯了眯,質問起人,「你是極丹宗的長老?那你應該也清楚,我如今與極丹宗之間的恩怨,為何不剛相見時就告知於我這身份,你故意的?」

「並非!老夫這不是怕你誤會嗎!老夫真的不是跟極丹宗那些人一夥的!」

「而且老夫不是說了,只要你肯幫忙煉製這丹藥,老夫以後就歸屬於你丹藥閣,那極丹宗,老夫也不會回去了!」

「為什麼?」陸顏霜語氣沉沉。

李長老聞言面色有些訕訕,看了她一笑,「這些年來極丹宗的手段,女娃娃你既然都與極丹宗結下了這麼大的仇怨,那麼應當清楚,極丹宗的作風。老夫這煉丹的本事確實不錯,但若是得罪了一整個極丹宗,那老夫只怕是這條小命都保不住。」

又哪裡還能得這些年的逍遙清凈?

「所以,你願意來我丹藥閣,也是看中了我能與丹藥閣抗衡的能力,覺得即便是投靠到我這邊,我也能護住你,不被極丹宗給報復?」陸顏霜順著他的話,順勢分析。

這些說的無一不是對的。

李長老聽著乖乖點頭,「所以老夫真是誠心的。你別誤會,老夫可不是因為極丹宗才站在這裡的。更何況,一個十品煉丹師,一個才六品的極丹宗主,又心胸狹隘,是個人都知道怎麼選對吧!」

李長老說著,哈哈大笑起來。

彷彿是為了掩飾這突然緊張起來的氣氛。

陸顏霜最後緩緩點頭,對此倒是也認同。

「說到那對夫妻,這也說明極丹宗這些年的做法只怕連天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讓他們遇到了女娃娃你。」李長老又嘆息起來。

陸顏霜沒說話。

李長老也不在意,心底的好奇還在,這時話鋒一轉又問她,「不過,女娃娃,老夫還是不解,那對夫妻既然連鳳凰紫火都自願給了你,那鳳凰尾羽呢?他們怎麼就沒一起給你?」「趙老狗,給我滾出來受死!」

濱海趙家上空,許羨撕裂空間而出,喝聲如雷炸響在趙家上空。

刷刷刷!

十數道身影掠出,皆是八階以上強者,一瞬間將許羨圍攏起來,眼神警惕。

「哪裏來的怪物,敢來趙家撒野!」一名八階強者看着獅頭人身的許羨,皺眉喝問道。

許羨眼神陡然一冷,怪物這個字眼深深刺痛了許羨此時脆弱的內心,

「死!」許羨猛然探出手掌,對着那名八階強者狠狠握下。

……

《靈氣復甦之我能看到提示》第二百零五章:九尾妖狐 第五十六章

賀蘭瓷些微有一點震驚。

這是可以這麼頻繁做的事情嗎?

她的心情大抵寫在臉上, 陸無憂僵了一下,便又語氣輕飄地離開她道:“還疼的話就算了。”

賀蘭瓷欲言又止,不光是她吃不吃得消的問題, 這樣一折騰一晚上, 他還要不要去翰林院和日講了, 也不能總告假, 但是隻一次的話, 好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