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5 日 0 Comments

畢竟花城現在可是各大門派群聚之地,隨便掉個招牌就能砸到江湖中人。

其實兩人只要乖乖逃走,一切就沒事了,但身為門派精英,有哪個是怕事的主?

初生之犢不畏虎,葉缺和關櫻激起熊熊鬥志,非得要鬧個天下大亂。

重新找了一間看起來暫時沒人住的空屋,關櫻拿出通訊玉符開始通話。

「小何嗎?我是關櫻,我在白玫鎮這被天劍狗給欺負啦,快來幫我,喂,你別裝訊號不好,我知道你在附近的,喂…!」

「阿平啊?我小櫻啦,人家被天劍狗欺負啦,好可憐的,你快帶人來白玫鎮幫我。什麼?你前些天不是說你最近都沒事嗎?怎麼突然又要閉關了,喂…說話啊?怎麼你也訊號不好?」

關櫻怒道:「這些混蛋真沒用,聽到天劍狗就聳了,平時猛追我,真的要派上用場時全都軟腳。」

憤怒的將人拉到黑名單,關櫻繼續抱怨著:「牧彌那個智障也不知道跑去哪,居然打不通。」

葉缺無奈道:「距離太遠,收不到消息吧。」

這通訊玉符雖然方便,但超過距離就無法做到即時通訊,要經過訊號中轉,好幾天才能收到消息,看來關櫻這邊的支援是指望不上了。

說到通訊玉符,葉缺突然想起杜芸,也不知道她跑哪去,心念傳訊好幾次都沒有回應,該不會一下就把自己給忘了吧。

算了,青春期的愛情就是這樣,費洛蒙來的快去得也快,就當成是一段美好的回憶。

都重生過一次,感情這種事情就順其自然吧。

「你別顧著發獃啊,你那找的到人嗎?」關櫻不滿的聲音將葉缺從思緒中拉回來。

「我看看啊。」回過神的葉缺拿出通訊玉符,假裝吃力的滑著。

「你眼睛看不見,要怎麼用這東西?」關櫻突然好奇問道。

葉缺指著肩膀上的星獵蜂道:「這是小銀,能和我共享視線。」

話才剛說完,葉缺立刻發現說溜了嘴。

關櫻漲紅著臉:「那…那…我昨天換衣服的時候,你豈不是…」

「你放心,昨天我把星獵蜂整群派去炸雷虎,要過一天才能再召出來,我可沒用他們看你換衣服。」

嗯,我沒說謊,我是用自己的雙眼看。

關櫻立刻鬆一口氣,用力拍了拍葉缺肩膀:「早說啊,嚇死我,差點讓你白白看光了。」不是差點,是已經。

回想起昨天的畫面,還真讓人有點小興奮。

幸好沒露餡,不然會被打死吧。

兩天下來,葉缺發現關櫻是個豪爽直率的妹子,就是神經大條了點,還挺好相處。

關櫻就這樣在葉缺身旁坐下,一起盯着葉缺手上的通訊玉符。

看着通訊符上的名單,葉缺快速思考着。

這種小事情找秋天,只會換來不屑的眼神,跳過。

點開道宗精英弟子群組,葉缺群發消息。

葉缺:「在花城被天劍閣砸場子了,速度來人,缺實力強的,人階以上優先。」

楊子慶:「嗚嗚嗚,師父抓我去地獄特訓。」

葉缺:「你保重。」

文瑜:「師兄我有空,你在花城哪個鎮?」

葉缺:「倒霉鬼你別來,有你絕對沒好事。」

文瑜:「…」

葉缺:「吳少午你別裝死,給我出來,缺強力輸出。」

吳少午:「我這邊有任務走不開。」

葉缺:「滾!」

楊干玫:「師兄我有空,你在花城哪個鎮?」

葉缺:「白玫鎮,帶一個小隊過來。」

楊干玫:「兩天後到,我立刻帶隊過去。」

吳少午:「我任務好像也沒有那麼急,我也過去幫忙,千玫我們哪邊會合啊?」

文瑜:「….」

楊子慶:「…」

葉缺:「…」

葉缺:「先這樣,保持聯絡。」

關櫻詫異看着葉缺的通訊玉符,好奇問道:「你們的傳訊速度怎麼這麼快?」

葉缺鬼扯:「道宗內部傳訊用,改良過的。」

當然快,小靈加料改造,全新通訊技術,天都帝國內無延遲傳輸,道宗人手一個,天機閣最高階的通訊玉符都還沒這麼快。

關櫻咬着手指點頭:「原來如此。」

葉缺又點了幾個名字,訊息不停發出。

「你人脈也大廣了。」關櫻越看越訝異。

葉缺笑道:「必須的,不搞死天劍閣那幫混蛋難消我心頭之恨。」

「這麼大的仇?」關櫻感到好奇,這葉缺又不是神劍門弟子,怎和天劍狗有如此深仇大恨。

「就是這麼大的仇。」

秋天已經盯上天劍閣,早早交代過,能下黑手就別客氣,弟子試煉時天劍閣又派人暗算自己。

不把天劍閣弄個雞毛鴨血,這念頭難以通達,對不起一身本領。

關櫻開懷大笑,又用力拍了拍葉缺肩膀:「看來我們目標一致,干翻天劍狗。」

「哈,干翻天劍狗!」葉缺也笑着伸出手掌。

啪的一聲,兩人雙掌互擊,反公的號角正式吹響。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姬海面色鐵青,質問著眾人。

就在早上,各大門派突然放棄原本的駐點,紛紛移師小蒼山。

小蒼山瞬間變成各大門派的聚集之處,讓姬海的神兵奪取計劃增添無數變數。

神兵就在小蒼山,這秘密應該只有三個人知道。

一個是姬明月,一個是溫金,還有一個是他自己。

雷虎低聲道:「長老你先看看江湖星報。」

姬海將江湖星報拿到手上,低頭一看頭條,心中千萬條草泥馬奔騰而過。

「小蒼山下埋神兵,花落誰家誰人知?」

「本報特派記者獨家專訪,我們找到了隱居的溫金大師,根據溫金大師表示,他所鑄造最後七把尚未現世的神兵,其中一把就在花城白玫鎮外的小蒼山。」

「依照時間推斷,這幾個月內第一把神兵就會在小蒼山現世,溫金大師也鼓勵年輕俊傑多前往嘗試,並且呼籲各大門派不要封山,留給年輕人一個機會。」

「胡說,胡說八道。」

姬海憤怒不已,狗屁的獨家專訪,溫金現在正被天劍閣軟禁著,這新聞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湖星報的消息從哪來的。

莫非姬明月在暗中給我下絆子。

她就這麼怕我爬上去取代她的位置嗎?

強忍心中的疑慮和懷疑,姬海開口道:「外面情況怎樣了。」

雷虎道:「各大門派間已經達成協議,神兵現世各憑本事爭奪,在這之前不得互相侵犯駐地。」

「該死!」

姬海怒極,小蒼山本是天劍閣圈好的區域,沒想到這群混帳靠着人多勢眾,硬是進駐小蒼山,狗屁的協議,有人來問過天劍閣的感受嗎?

雷虎問道:「姬長老,我們是不是要把魏城調回來。」

姬海憤怒咆嘯:「愚蠢,大家都以為天劍閣早知道小蒼山有神兵,你現在把人調回來,不就更證實了他們的想法,你嫌這裏人還不夠多嗎?」

「弟子愚笨。」

「先按兵不動,通知魏城,讓他去馬鞍山那製造點異相,聲勢越大越好,他知道該怎麼做。」

雷虎立刻明白過來,馬鞍山出現異相,加上魏城造謠,神兵將在馬鞍山現世的消息自然會傳開,至少能把這裏的人分掉大半。

要是神兵真的在小蒼山出現,爭奪的力道就不會那麼激烈。

雷虎不知道神兵真的就在小蒼山。

他只是覺得小蒼山人太多,神兵真出現的話,那爭奪起來會很麻煩。

「長老英明。」

「都下去吧。」

姬海心煩意亂地將人趕走。

盯着江湖星報,姬海百思不得其解。

姬明月向來以門派利益為重,不可能為了給他下絆子而出賣機密。

這江湖星報真有這麼厲害,連這種機密都能知道?

小蒼山外圍,葉缺和關櫻蹲在草叢中遠遠觀望。

「神兵真的在小蒼山啊?」關櫻戳著葉缺問道。

「誰知道神兵會在哪?」葉缺聳聳肩膀。

關櫻大驚:「你讓古佑發假新聞?」

她知道古佑和葉缺關係不錯,但不知道葉缺是江湖星報的大股東。

報紙這東西,就是為了服務股東而存在。

葉缺笑道:「至少效果不錯,現在小蒼山都快能辦武林大會了。大家都不知道神兵在哪,我乾脆把人都聚來天劍閣的駐地,要是神兵真的在這裏出現,也夠噁心死他們了。」

。 變幻莫測的風光里,唐嵐穿着一身正紅色的羊絨衫,跟葉維並肩坐在角落裏的一張沙發上,正在聊着什麼。

唐嵐是側身對着門口的,所以江小魚也只能看到她的側臉,美艷的唇角,以及時不時因為大笑而露出的一口炫白的烤瓷牙。

那是不久前她新作的,為了以後拍攝的時候比較好看。

而且,唐嵐在圈子裏的資源也不差,年後便有一部古裝戲開始拍攝了。

餘光瞥到了門裏的人,唐嵐才朝着江小魚招了招手:「哎,魚兒,這邊……」

一邊說,一邊站起身來,像是要把地方給江小魚讓出來。

江小魚卻走到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道:「什麼時候到的?」

「跟你腳前腳后」,唐嵐說:「下雪了,不敢開快車!」

江小魚哦了聲,忽然意識到自己坐在這裏,好像是不小心打擾到了他們。所以,她站起身,笑着道:「你們先聊著,我去跟韻兒打聲招呼……」

說完,趕緊離他們遠一些,走到單身狗曲靈韻身邊坐了下來:「親愛的韻兒,有木有想我?」

唐嵐看着她走遠了,才向一旁的葉維道:「她很可愛是不是?」

葉維聽了,只是淡淡一笑,很紳士的說了句:「你們都挺好的!」

「您可真會說話」,唐嵐說着,伸手給自己倒了杯紅酒,說:「她其實挺可惜的,要是當初她不出事兒的話,現在應該是我們班發展最好的,估計可以直接演主角。」

江小魚演技好,又深受郭老師厚愛。

若當初能夠順利畢業的話,郭老師一定會不遺餘力的把她推薦給相熟的劇組和導演的。

郭老師雖然大半輩子的時間都泡在學校里,但是說起捧人和挑劇本這種事兒,恐怕是娛樂圈裏數一數二的,沒幾個人能趕上她老人家。

葉維笑了笑:「是么?」

「當然」,唐嵐說着,甚至還朝着她伸出了兩根手指頭:「兩年呢,你知道對一個女演員來說,兩年時間意味着什麼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