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7 日 0 Comments

很快,邊境關卡地面被鮮血染紅,血溪,斷肢將這裏變成了一片人間煉獄。

「不好,這葉康實力太強,我們攔不住他,速速給二爺傳訊,讓二爺帶人趕來支援我們。」

雖然人數佔優,但葉康的攻擊力太驚人,鋒利的劍勢不斷摧毀着他們的攻擊,收割他們的性命,很快,他們的防線就被葉康撕裂了一道缺口。

「死。」

缺口被撕裂,葉康並沒有突圍離開,他整個身體在原地迴旋了一周,一道道鋒利的劍芒如孔雀開屏一般向四周擴散。

眨眼之間,又有四名端木家族高手命喪在劍勢攻擊下,被劍芒劈開的身體倒在了血泊中一動不動。

就在葉康施展雷霆般的攻勢,瘋狂的屠戮端木家族高手,讓他們心存恐懼,紛紛退後之際,一道刺耳的鳥鳴聲響起。

一隻通體漆黑色,眼睛如刀子般鋒利,翅展超過五米的赤金雕閃動着巨大的翅膀,如一道黑光快速的飛來。

而赤金雕的後背上,還站着一名臉色冷峻,穿着赤金色長袍,手持一柄火紅色長槍,身上散發着強大壓迫感的中年男子。

「赤金雕。」

看着急速飛來的赤色金雕,葉康露出了意外之喜,他現在最缺的就是赤金雕這等可長時間飛行,速度極快的坐騎。

「葉康,你敢殺我端木家族弟子,我要你的命

看着包括端木雲在內的二十餘人倒在血泊中命喪黃泉,端木家族二家主,三級地獸將境界的申屠知命只覺一股衝天怒火直衝腦門,縱身一躍,從赤金雕上飛落下來,手持火色長槍,刺向了葉康。

「三級地獸將」

感覺到端木韻律的實力,葉康稍稍感到了一絲棘手,不過赤金雕他志在必得,他只有殺死端木韻律,才有搶奪赤金雕的機會。

「白龍吟空」

葉康爆喝一聲,身上的氣勢陡然間爆發,噴薄而出的劍意灌注到重劍中,讓重劍表面鍍上了一層銳利的劍芒,一劍迎了上去。

槍芒劍勢交織在一起,頓時激蕩出璀璨的火光,鋒利的攻擊讓周圍的空氣都被撕裂了。

「蹬蹬」

硬憾端木韻律一擊,葉康身子被震退了兩步,而他後退的同時,他的腳面深陷進了地層中,留下了兩個深深地腳印。

反觀端木韻律也沒有佔到多大的便宜,緊握火色長槍的手臂震得發麻,全身的氣血劇烈的翻滾。

「怎麼可能,他的攻擊力怎麼會如此的可怕。」

感覺到手臂傳來的酥麻感覺,端木韻律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他無法接受,僅為師級巔峰的葉康,迸發的攻擊力可以與自己平分秋色。

「劍勢。」

一道讓天地驚色的劍勢在葉康身體中噴薄而出,一道道刺耳的劍鳴聲不斷響起。

「嗤」

空氣被葉康一劍撕裂,噴薄而出的劍勢交融在劍芒中,一劍刺向了端木韻律的胸口。

「破」

端木韻律瞳孔一縮,一隻巨大的蠍子浮現出他的身體,將他自身的罡力增幅至巔峰,刺出了最強威力的一槍。

端木韻律這一槍,帶着山河大川之勢,凌厲的攻擊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裂痕,撞擊在了葉康刺來的劍芒上。

針尖對麥芒。

兩大攻擊對撞到一起,頓時激起了千層浪。

強大的反震力量震得地面微微顫抖,雄偉的邊境城牆上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痕,並不斷延伸。

。「唯一的一點就是我跟你的思路有些不一樣,你的孫權轉的兵種是長弓兵,你可能是覺得長弓兵的話優先行動,先給兩個規避出來,然後能儘可能的保存自己的隊伍兵力。

但是我不這麼想,你孫權如果比所有人都快的話,那就喪失了解控的這一特性,假設你第一回合真的先放了九錫,那也就是加了兩個規避,對面雖然

《率土遊戲主播》第一百九十一章配將思路 第53章我要和陸兄借點兒錢

陸文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就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讓他陸文拉人過來?這小楊庄鳥不拉屎的地方,附近五里地就沒多少人,來這裡開鋪子除非腦子有病。

他如今算是被張揚套上了,貨物拉過去,他也不指望能夠換地方,至於去京城找新鋪子?那還不讓張揚把他打死?

思來想去陸文要哭了,自己幹嘛來京城啊?還好巧不巧遇到了張揚這個二世祖,如今自己搭進來不算還要牽連家族。

如果自己真把家裡人也坑來小楊庄,那豈不成了家族的罪人了嗎?

「我說你一個大男人的怎麼這幅表情?我可告訴你過了這村就沒這店兒了,三個月免租,新房子,你哪兒找這種好事兒去?」

「大人,我陸文如今尚未站穩腳跟,有何臉面邀請家族的人過來?我如此落魄愧對祖先吶。」

說著話陸文哭了,可是心裡哭的卻是自己走投無路。

張揚板起臉來。

「陸文,我給你臉了是吧?要不是我缺錢,我還真不願意拉攏你,我告訴你以後我那些鋪子可都是寸土寸金的地界兒,你這是碰上了,以後想進來可就難了,你竟然說你還沒站穩腳跟?你這是在說我張揚不行唄?」

陸文嚇的瞬間不哭了,卻是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大人,你想讓小的做什麼?你就直說吧,但是讓我喊家裡人來,我是萬萬不敢啊,還求您看在我陸文如今只剩下一個女兒孤苦伶仃的份兒上,饒了我吧。」

張揚很是鬱悶,直接伸出頭去。

「旺財。」

「二小公爺,在呢。」

「給我打一張欠條,我要和陸兄借點兒錢。」

陸文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心道,這張揚果然紈絝無理,讓自己騙家人過來,自己不肯這是打算要贖金了。

旺財不管這些,直接讓人拿了紙筆,他們在外經常用這些東西倒是常備。

「二小公爺咱借多少?」

「五萬兩白銀,寫吧。」

「反正也是借,咱借十萬兩不好嗎?」旺財問。

張揚看向陸文。

「十萬兩有難度嗎?」

陸文要哭了,如果按後世來算,張揚綁了他的票這是要一個億的贖金啊。

「大人十萬兩著實多了些,而我又是家中老幺,怕是家中不肯出啊。」

「那五萬兩呢?」張揚問。

「應該差不多吧?大概能給。」

「行,旺財就寫五萬兩吧。」

旺財寫完了,張揚把欠條交給陸文。

「看好了字據,一個月之內把錢送來,不然我去江浙地區直接去找你。」

先寫借條,再拿錢,也就張揚有這個底氣。

車子到了小楊庄,張揚讓人直接給陸文安排了個鋪子,直接去找吳勇了。

「大人,你可回來了,大伙兒吵著要吃肉呢,說房子蓋好了。」

「你從箱子里拿一百兩銀子,你去買些酒肉回來,務必讓大伙兒吃好。」

吳勇尷尬的看著張揚,沒動地方。

「怎麼了?你小子不會把錢貪污了吧?我可告訴你敢貪我張揚的銀子,我砍了你。」

吳勇急忙擺手。

「大人,我哪兒敢啊?是王姑娘下午把葯農的藥材錢結了,幾百兩銀子還沒夠,王姑娘說不打緊讓他們明天來拿,現在別說賣肉的錢了,就是明天上工的飯錢都還沒有著落呢?而且明天葯農來了,咱拿不出錢恐怕收藥材的事兒也要擱淺了。」

張揚無語望天,兩萬兩銀子,那可是幾千萬啊,半個月就沒了?

「你身上有錢嗎?要不先墊上?」

看到張揚打自己的主意,吳勇把頭搖的像是撥浪鼓。

「大人,我一家十幾口人呢,上次皇上賞我的錢,我都拿去還債了。」

「吳勇,你夠能花的呀?五百兩銀子,這才半個月你就花完了?那你以前是怎麼過的?怪不得軍營里怨聲載道。」

吳勇哭了。

「大人,我墊,我墊還不行嗎?」

張揚拍了拍吳勇的肩膀。

「就是,我又不是不給你,只是先墊上而已,行了買肉去吧。」

看到吳勇一臉生無可戀的帶著十幾個士卒離開,張揚鬆了口氣。

「二小公爺,那陸文安排好了,他閨女也接來了。」

張揚拍拍旺財的肩膀。

「乾的不錯,不過陸文的錢估計要一個月遠水解不了近渴,在他的錢來之前咱們得弄點兒錢來才行啊。」

「二小公爺,咱還去聽音閣借嗎?」

張揚想了想,搖了搖頭。

「我是不太想去,我當時說的是儘快還,但是我現在沒還又去借了,你猜她會不會借給我?」

旺財搖了搖頭。

「應該不會。」

張揚點了點頭。

「你這種蠢貨都覺得不會,那麼他們就更不會了,我現在倒有一個法子,不過不太好實施啊。」

「二小公爺只管說,只要咱旺財能夠辦到的絕不推辭。」

張揚很滿意,拍了拍旺財的肩膀。

「我問你,英國公府的地契是不是在老管家手裡?」

旺財搖了搖頭。

「應該不在,應該是老爺藏起來了,老管家手裡只有外面租出去的地的地契,二小公爺,你不會是想打這些地的主意吧?這你別想了,老管家就聽公爺的話,他不會給你的。」

張揚嘿嘿一笑。

「我當然知道他不會給我,但是咱們可以給他偷出來嘛。」

旺財眼前一亮,隨即暗淡下來。

「二小公爺,這不妥吧?萬一老爺回來了,還不扒了我的皮?而且你肯定也會挨揍的。」

英國公置辦了不少地產,可見英國公對土地還是很有感情的,如果張揚拿去賣了,回來他旺財還不被打死?

「你這話就不對了,我不過是拿去抵押借些錢來,又不是真的賣了,大不了他回來我還沒賺到錢的話,他自己再贖回來嘛,你說對吧?而且你看看小爺我這片鋪子,以後可都是錢啊。」

旺財乾咳兩聲。

「二小公爺,其實吧,我覺得在這麼遠的地方蓋房子,應該賺不到什麼錢吧?」

「懂個屁,開發區懂不?行了我不和你說這些,我就問你幫不幫忙?不幫你就可以滾出英國公府了。」 「第一魂技:鳳凰火線!」馬紅俊口中吐出一道火焰直襲白龍斗羅拓跋希,而白龍斗羅對馬紅俊的火焰熟視無睹!

就憑馬紅俊這點魂力還想攻擊他?開玩笑!

嘭!

嘭!

嘭!

嘭!

馬紅俊被白龍斗羅一拳擊飛,連續撞穿幾道牆壁。

「噗!咳咳,閣下是誰?為什麼要對我動手?你不知道我是天斗帝國的男爵嗎?你難道不怕天斗帝國的追殺?」馬紅俊感覺渾身的骨頭都碎成了沫沫,馬紅俊帶着鮮血的嘴還在威脅著白龍斗羅。

白龍斗羅臉上露出一絲不屑,藐視的看向馬紅俊道:「天斗帝國?哈哈哈!好笑!你一個邪魂師被人殺了也就殺了,他們會為你報仇?搞笑,更何況他們都已經自身難保了,馬紅俊上路吧!」

白龍斗羅直接對着地上的馬紅俊一拳轟去……

白龍斗羅看着熊熊燃燒的宮殿默默的轉身離開,而白龍斗羅離開后這裏響起一片歡呼聲!熱鬧的像過年一樣,這一切足以證明白龍斗羅沒有殺錯人。就連當地的百姓,官員都在慶祝馬紅俊的死亡,可見馬紅俊是做了多少人神共憤的事情。

白龍斗羅回到武魂殿後上交任務后便退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