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什麼賭約?說說看?」肖斌聽聞也是饒有興緻的問道。

「聽聞肖斌隊長擁有着最強的防禦,那麼,我出一招,如果一招之內不能破除肖斌隊長的防禦,那就算我輸。」凌辰輕聲笑道。

滿場寂靜。

當凌辰這一句話說出時,原本還有些低低喧嘩的競技場周圍,頓時鴉雀無聲,無數人扭了扭脖子,愣愣的望着場中那膚色有些灰白,擁有着異瞳的年輕人,有點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

「他說一招?」

「我沒聽錯吧?」

「這不是擺明了送分?」

有人喃喃道,旋即與旁邊的人面面相覷,感覺這世界突然間變得有點不可理解起來,面對着比自己強悍數倍的對手,並且在對方最擅長的領域內作出挑戰,凌辰竟然這麼自信?

「開玩笑吧…」有人乾笑道,不過旋即便是發現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只能苦笑着搖搖頭,這場比試,可真是讓人難以捉摸啊。

「凌辰,你要幹什麼啊…」夏靈橙在場外也是怔怔的看着場中那道身影,喃喃道。

另一邊的蘇曼,倒是俏臉凝重,望向凌辰的眼神,多了一些凝重之色,凌辰顯然不是傻瓜笨蛋,面對着肖斌這樣的絕對防禦,還敢說出一招定勝負的話語,顯然是擁有着底牌。

「難道!」「難道!」

「難道!」「大哥哥!」

凌辰這一手瞬間讓所有人都想起來了那一次任務,凌辰最後的那一招,將跳躍者直接炸死的那一個技能。

「星靈嵐火!」

四女不約而同的驚呼出聲,頓時默契的對視了一眼,這一招凌辰一旦用出,凌辰基本就是廢人了,怪不得他敢說一招定勝負。

競技場陰暗的角落內,羅白和董風看着場中的凌辰,目光死死的盯着他,聽到凌辰的話語,也是咬牙切齒。

「這混蛋,就是找死!」

林又夏看着凌辰的目光,眼裏的興緻越來越濃,後者似乎變得和三年前有很大的不同。

韓萱也是看着場中的凌辰,隨後看了看前方的林又夏,她聽到當年凌辰和林又夏的恩怨之時,也是驚呼不已,但是現在城主竟然放任凌辰在自己的地盤內出風頭,也是讓她內心充滿了疑惑。

「一招定勝負?」

站在凌辰對面的肖斌,看着凌辰,饒是以他沉穩的性格,聽到這話后也是微微一愣,隨後他看着後者的目光,發現對方並未是開玩笑的話語,眼神之內也是浮現出一抹濃重之色。

「你確定?」

凌辰笑着微微點頭,只是那笑容之中,有着一抹瘋狂之色。

「好!一招我如果接不下來,那這最強之名,就拱手相讓!」

肖斌眼神迸射出一抹精光,隨後低吼一聲,充滿著戰意對着凌辰說道。

「多謝肖斌隊長,那麼,小心了。」凌辰對其拱了拱手,隨後偏過頭,看着場外某處一直凝視着他的金髮少女,微微一笑,一抹罕見的溫柔浮現在臉龐。

夏靈橙也是見到了凌辰的目光,那溫柔的笑容,猶如是要浸入她內心最深處一般,她知道這是凌辰為了和她的一句口頭承諾,準備拚命了。

凌辰收回目光,隨後暗紅色的幽炎,悄然涌動,身體周圍,一道青色的旋風不斷旋轉,將其包裹在其中。

隨後他心神一動,冰羽頓時化作一道黑色光芒,融合進入了他的靈晶之內,他那與冰羽共享的力量,也是在此時盡數的席捲而出。

轟!

驚人的靈晶之力波動蔓延開來,無數狂風升騰而起,幽炎瀰漫,瀰漫了整片競技場。

凌辰身上一身暗紅色的輕甲浮現而出,包裹住他的身軀,隨後背後伸出一對黑色羽翼。

無數黑色的玄冰在其身前凝聚,那股幽暗的黑色冰塊,猶如黑洞一般,奪人眼球,凌辰雙手舒展而開,左手幽炎,右手靈風。

在那無數道驚疑的目光中,凌辰雙手緩緩靠攏,隨後融合之力不斷湧出,他這次準備將第三種屬性,融合在之前的星靈嵐火之中。

「這傢伙!!!第三種屬性也能融合進入?」

「不可能吧,冰與火相斥,怎麼可能成功?」

無數人望着凌辰的動作,頓時眼神一凝,隨後反應過來,驚呼出聲。

凌辰左手之上,暗紅色的蓮花,包裹着青色的旋風,翻騰而出,熾熱無比的溫度,將空氣焚燒的無比扭曲。

隨後身邊的青色旋風,不斷收縮膨脹,染上了暗紅色的火焰,變成一道青紅龍捲,浮現在其手中。

凌辰深吸一口氣,異瞳之內光芒大盛,隨後將融炎斬空迴風和融風紅蓮冥舞再度雙重融合,最後兩者緩緩靠近中間的黑色玄冰。

「三重融合,冰焰嵐星!」

三重融合之下帶來的恐怖之力,讓凌辰手臂上的輕甲頓時崩裂,雖然這身輕甲帶來了強力的風火增幅,但是對於那玄冰,只靠着冰羽的力量,確實略有不足。

凌辰只得將無數靈晶之力融合進入黑色玄冰,隨後將左右手的一重融合精準操控,比起上次的雙重融合,這次的三重顯然是更加艱難。

雖然上次凌辰是四星一階的時候拚死領悟的雙重融合,但是這次面對肖斌這等已然是半步踏入了五星等級的對手,他只能殊死一搏。

鮮血從掌間不斷溢流而下,暗紅的火蓮與青紅的龍捲不斷靠近黑色的玄冰,一開始之下黑色的玄冰並未能撐住二者的破壞力,頓時有些破碎開來,化作無數道冰屑。

但是凌辰將大部分靈晶之力盡數融合進入玄冰之後,總算是穩定了下來,那紅蓮和龍捲已然是不斷進入了那黑色的玄冰深處,開始融合成型。

凌辰體內的靈晶之力猶如潮水般一掃而空,隨着那恐怖波動傳來,競技場內無數人頓時驚駭不已。

那恐怖的融合之力並未傳來破壞力,反而是充滿了詭異的寂靜,然而越是如此,越是讓眾人心驚不已。

一道不斷飛舞著寒冰與火焰的圓形球體,悄然成型,冰與火完美融合在一起,猶如小行星一般,火焰翻騰熱浪,寒冰散發寒氣,那球體的外圍,綻放着無數花瓣,那花瓣之上,無數青風不斷高速旋轉,猶如生長在球體外圍的植物一般。

競技場內頓時變得灰暗無比,整個場內的光芒,似乎都被這球體奪走,一種近乎恐怖的靈晶之力波動,開始蕩漾凝聚,讓所有人震撼不已。 「砰!」

這時候,黑炭頭眼神一冷,猛然一個肘擊沖向禿頭。

「好!好!」

「哈哈,我就說黑炭頭要贏的吧!」

「哼,剛才那個穿熊貓兒裝的還在那死犟,等著被打臉吧,二貨!」

那些下注黑炭頭的人見到這一幕都興奮的鼓掌起來,因為剛剛這一刻禿頭看起來處於下風,而且如果這一肘擊擊中的話,他必定受傷落下擂台。

聽著那些人的議論,楚清月雙臂抱胸緊緊盯著擂台。

如果她沒猜錯,剛剛是禿頭故意露出了破綻。

恐怕,下一秒……

砰!

就在這時,黑炭頭的肘擊要擊中禿頭時,禿頭眼中閃過一抹詭異。

隨後,他身子往後一仰,一個掃堂腿橫掃而去。

黑炭頭也不是吃素的,他反應很快,迅速抬腿躲避。

正在他將再次出拳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這…這禿頭竟然閃電般消失不見。

這一幕讓全場驚呼不已。

因為,此刻的禿頭竟然出現在黑炭頭的身後。

台下的楚清月也是略微一驚,這身法好熟悉。

呵,結束吧!

黑炭頭還沒反應過來,那禿頭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然後猛然使出一招八卦五行拳。

轟!

劇烈的撞擊聲響起。

毫無徵兆的,黑炭頭被一拳狠狠打飛出去,落在擂台下直吐鮮血。

這一刻,全場寂靜。

好快,好狠的招式!

短暫的寂靜后,卻是一小片的歡呼聲,那些下注禿頭的少數人無一不是喜笑顏開,因為這一次他們贏了。

在裁判宣布比賽結果后,那些壓了黑炭頭的人全都傻眼了。

「尼瑪,這怎麼可能,黑炭頭怎麼可以輸,作弊作弊,一定是禿頭作弊!」

「啊啊啊,老子接受不了,我把老婆本都賠進去了,你跟老子說黑炭頭輸了!」

「不行,老子不服,黑炭頭怎麼可以輸!」

在一片咒罵聲中,現場突然響起了警鐘。

接著,一大片黑西裝手持棍棒趕來,瞬間那些輸掉錢財想鬧事的人被嚇得不敢吭聲。

禿頭站在擂台上氣勢凜然的望著下面,冷笑道:

「還有誰?」

場中鴉雀無聲。

本屆最強的黑炭頭,以及前兩屆的兩個柔道女高手都被打敗了,剩下的參賽選手目前都不敢上台,倒不是他們慫,而是在等待機會,禿頭總有精疲力竭的時候,等其他人將他磨的精力用盡時,他們就可以坐收漁利。

在眾人沉默時,一道女聲突兀響起。

「我來!」

話音剛落,楚清月小腿用力,猛然一躍跳上了擂台,動作行雲流水。

這一幕,觀眾們已經驚呆了。

「卧槽,這是高手?」

「靠,這傢伙剛剛不是說黑炭頭會輸的那位小姐姐嗎?卧槽沒想到她是個高手,早知道剛剛就聽她的話不壓黑炭頭了!」

「他奶奶的熊,沒想到這女的竟然是高手,怪不得她能看出黑炭頭會輸!早知道我特么還下什麼黑炭頭!」

「行了行了,別廢話了,老子要下注了,這次老子買熊貓兒裝小姐姐贏,就憑她剛剛的猜測,老子相信她!」

「靠,我也買她贏,這次豁出去了,千萬別讓我失望!」

議論聲過後,一大波人跑去下注,這次已經有不少人買了楚清月勝利。

當然,禿頭的下注這次也很多,因為在眾人心裡這禿頭的確很強,連黑炭頭都不是對手。

在下注完畢后,裁判拿來一個二維碼。

楚清月一愣,望著牆上的比賽規則她才知道,原來這是遞進式比賽,每個參賽選手需要繳納一萬元壓金,贏了的話,對方的押金以及所贏取的資金都是自己的,倘若輸了自己的押金也沒了,每場比賽未開始前也可以主動退出,但是要扣掉百分之三十的手續費。

楚清月掃了一萬元過去,裁判才宣布比賽開始。

擂台上楚清月並沒有動,只是站在台上冷笑的望著面前看起來十分警惕的禿頭。

禿頭說不警惕那是不可能的,剛剛楚清月上台時他就已經感覺到這個穿熊貓兒裝的女人很強。

就在眾人看著擂台上的時候,楚清月動手了,她熊腳一跺,轉瞬即逝,而禿頭一看楚清月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頓時一慌,他沒有躲避,因為此刻已經躲不掉了,楚清月的速度讓他驚愕不已。

而且…這種身法好眼熟,就是他剛剛施展的半吊子神行步。

砰!

就在禿頭震驚時候,楚清月已經用熊腿將他踹出了擂台。

嘎?

這就沒了?

這一瞬間發生的太快,所有人懵逼了。

過了好一會兒,就聽見台下的叫罵聲此起彼伏。

「卧槽,這禿子搞毛啊?這就輸了?他奶奶個熊!」

「尼瑪,我接受不了啊,老子剛剛才壓了他贏,這就輸了?這輸的也太辣眼睛了吧!」

其實不是禿子不認真,禿頭不知道為什麼楚清月衝來的那一瞬間他彷彿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威壓,不知道是不是這種無形的威壓讓他一時發獃,所以才會感覺楚清月的速度很快。

此刻,那些壓了禿頭的人有些無語,這特么就像故意輸的一樣,站著沒動就被踹下擂台了。

這時候,裁判在短暫的震驚后,才咽了咽口水宣佈道:

「我宣布,這一場熊貓兒裝小姐姐勝利!」

話音剛落,那些壓了楚清月的人高興的歡呼起來。

「哈哈,還好老子眼光獨到,我就說這場比賽熊貓兒裝小姐姐一定勝利,哈哈!」

「牛啊牛啊,老子也贏了,今晚會所**搞起來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