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1 日 0 Comments

齊紅袖垂頭細想,陳禪的解釋似乎有幾分道理。

他哈哈大笑問:「你是不是在想我說的有點道理啊?其實我說的確實有道理。」

「別說廢話!」齊紅袖驀然怒道,「你出去幹嗎了?」

陳禪坐下,仰視她:「既然蟲子無故在此出現,一定有人把它們從南疆帶過來,並且,泉城是冬天,齊魯大地的冬季很冷,蟲子們生活在南疆,喜熱喜濕,沒有攜帶毒蟲的妖人施法,它們根本不需要我們出手,自己就死在北方的寒冬中啦!」

「……妖人為什麼非得害人?」齊紅袖皺緊眉頭,坐在陳禪身邊,貌似感覺自己不該懷疑他,有些內疚,挽着他的臂彎,頭輕輕擱在肩膀。

齊紅袖經萬花蝣祛除臉上的污濁雜質,她比陳禪遠古年代見過的仙子並不遜色半分!

「妖人害人何必有那麼多的理由?必然是損人利己,為了使自己更加強大,追求他們認為的大道,長生久視。」

「你有喜歡過別的人嗎?」

「……」

……

陳禪離開齊紅袖的幼兒園已經傍晚。

並非他自己主動離開的,她猶如一隻分外黏人的貓咪,幼兒園今日不營業,她拉着他問東問西,又找她喜歡看的電影,窩在沙發上看屏幕之後男女的愛恨情仇。

陳禪能離開幼兒園,全是因為謝鏡花給他打的電話。

她說自己中了蠱毒,聽謝鏡花虛弱的語氣,他便知曉事情不妙。

隨即匆匆離開。

速度之快,齊紅袖想問一句給他打電話的女子是誰也沒問的出口。

陳禪並沒有攔計程車,藉著體內恢復的真氣,電光朝露般趕往醫院。

等到了醫院門口,又見守在大門兩側的許薇視線掃在一個又一個陌生人身上,顧不得再找面具,他就以趙闕的身份走近許薇。

「趙闕?你去哪了?」

「我還能去哪?當然是人山人海的查找死人復生的線索。」

「你來醫院做什麼?」

「我聽到謝司長中蠱毒的消息便急急趕來了,實不相瞞,我儘管修為真氣低微,家中卻有一些醫治蠱毒的手段,常年耳濡目染,自信學到了幾分精髓。」

許薇警惕的觀察陳禪的神色,不帶任何色彩的說道:「謝司長中蠱毒的事情,除了我之外,沒有幾個人知道,你從哪裏得到的消息?」

「我又能從何處得到的消息呀?自然是謝司長給我打的電話?!」陳禪急急說道。

他眼下並不知謝鏡花中的哪種蠱毒,想趕緊去查看一番,許薇問來問去着實在耽誤時間。

「好,暫且信你,我帶你去見謝司長。」許薇料定即便趙闕心懷不軌,她亦可以在趙闕謀害謝司長的前一刻阻止他。

謝鏡花的病房在醫院深處,把守嚴密,一路上,陳禪看到十幾位穿着便衣的相關部門人員掩飾的精妙。

有許薇引路,暢通無阻。

終於到謝鏡花的病房,一群穿着白大褂的醫生圍在病床旁。

陳禪擠到床榻,見謝鏡花萎靡不振,雙目緊閉,嘴唇泛黑,臉龐皮膚下有蟲子爬來爬去,臉皮被蟲子鼓起,格外恐怖。

這家醫院最為自身的醫師盡在此處,他們卻對謝鏡花的蠱毒癥狀束手無策,莫說見過了,聽也沒聽過。

陳禪對趙闕說道:「讓醫生們走吧,他們救不了謝司長,我能。」

「我相信你一次。」許薇心情忽上忽下,本想拒絕,但見到謝司長命懸一線,趙闕又滿懷信心,便答應下來。

醫生們魚貫離開病房。

陳禪握住謝鏡花的手腕,畢竟自己的記名弟子,她這個樣子,陳禪出格的憤怒。

怪就怪他給謝鏡花打電話時,沒有提醒她小心妖人的蠱術,既然能操控毒蟲,蠱毒的手段想必也厲害!自古以來,兩者不分家!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末世戀愛守則的閱讀地址:https:///194702/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首腦,客人來了。」

新國的國都大樓,古伊娜輕輕敲響了王漢的辦公室,在門外輕聲說道。現在王漢已經是一國首腦,所以只有王漢和古伊娜獨處的時候,古伊娜才會稱呼王漢大哥,有其他人在場的時候,也和其他人一樣稱呼王漢為首腦。

「門沒鎖,都進來吧!」

王漢的聲音從辦公室中傳出。此時的辦公室中只有王漢一人。

「首腦。」

辦公室的門打開,古伊娜帶著耕四郎和綠袍人走進了辦公室。

「沒想到革命軍的首領會親自前來,有失遠迎,還請見諒啊!」

看著進來的三人,王漢的目光第一時間便看向了龍。

「新國首腦客氣了,不請自來,還請不要見怪。」聞言,綠袍人摘下兜帽,微笑著對王漢說道。

「耕四郎先生能夠來新國定局,讓新國蓬蓽生輝,古伊娜也不用忍受思親之苦了,若有什麼需要,請儘管提,能夠辦到的,我絕不推辭。」王漢笑著對耕四郎說道。

「首腦客氣了,一切按照新國的規矩即可,耕四郎並無什麼要求,只要能在新國定局,可以時常看到古伊娜就滿足了。」耕四郎笑著說道。

「那好,那就由古伊娜帶耕四郎先生去辦理相關手續好了。」王漢笑著說道。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聞言,耕四郎笑著說道,和古伊娜一起出了王漢的辦公室,將空間單獨留給了龍和王漢。

「蒙奇D多拉格,海軍英雄卡普之子,路飛之父。」耕四郎離開后,王漢看著龍,笑著說道。

「你的消息很靈通,就是我們革命軍內部都沒有人知道這個情報。」龍笑著說道,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並沒有因為王漢道破了自己的身份而露出異樣的表情。自己的身份雖然是秘密,但是卻也不是完全不為人知。

「卡普和路飛我都見過,你們的血脈氣息不難分辨。」王漢笑著說道。

「我倒是很好奇,你為何而來?又為何現在才來?」話鋒一轉,王漢微笑著問道。

「是為了與王漢先生交談一番新世界,新時代的理想而來。現在才來,實在是之前事務繁多,難以抽身。」龍笑著說道。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了王漢的第二個問題。

王漢也知道龍是搪塞自己,也不在意。笑著說道:「理想往往很豐滿,現實卻很殘酷,相左的地方,龍先生不要見怪,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思想。」

「王漢先生高論,一會唐突之處,王漢先生也不要怪罪。」龍說道。

「這是相互的。」王漢笑著說道。

「王漢先生,不知道在你心中,未來的理想國度是什麼樣的?」龍問道。

「人人有衣穿,戶戶有閑糧,白無盜,夜無賊,路上無餓殍,水中無枉屍,病有治,老有養,小有教。人人都以善意待人,人心中的惡念蕩然無存。」王漢笑著說道。

「這還真是一個美好的世界啊!」聞言,龍先生讚歎的說道,幻想了一番,然後搖了搖頭:「但是其恐怕只會在夢中才會實現吧,人心是永遠得不到滿足的。只有有利益,有慾望,人心中的惡就會一直存在。」

「是啊,所以任重而道遠,我也只能是一步步向著這個目標努力。」王漢笑著說道。「取消國王,取消貴族和特權就是第一步,拉小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這個世界上本就不存在完全的公平。差距一直會存在,哪怕給了人們完全公平的環境,也會因為人的想法不同,接觸不同,努力不同而千差萬別。」龍說道,目光死死的看著王漢的眼睛。他想看看王漢的反應。

「確實,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是完美的,我能夠做到的,只是儘可能的讓這件事情盡善盡美,而我也只能盡我所能,剩下的,只能交給後人去繼續完成,也只能由後人去繼續完成。」王漢微笑著說道。

聞言,龍沉思了一下,笑著說道:「王漢先生的理論讓我受用了。」

聞言,龍也不再試探王漢,直接問道:「王漢先生,不知可否告知,你對西海各國將會如何處理?」

「西海只會有一個國家,新國,新國內不會有任何一個貴族,也不會有任何王族,在新國,人人平等,不分九流。」王漢笑著說道。

「如果是這樣,西海恐怕會傷亡慘重。用溫和一點的方法,一樣能夠達到目的。否則會死很多無辜人的。」龍說道。王漢的意思他已經明白了,但是這樣必定會血流成河。

「舊時代是阻擋不了新時代的降臨的,這是必然的結果。選擇阻擋的,那就只能作為腐朽掃去。」王漢笑著說道。「而且……沒有民眾的變革,那就不叫變革了。世界的走向依舊要順應大多數的人。若是等到日後,那就是給後人留下麻煩了。」

「最好的辦法,那就是一刀切凈,不留後患,也不留麻煩。」王漢繼續說道:「我們所處的時代無疑是最好這樣做的時代,也是理由最好找的時代,因為這個時代依舊混亂,沒有人會來追究我們,而未來只會是和平的時代。」

「你是要背下一切過錯嗎?」龍說道,看向王漢的目光變得佩服起來。

「切,我沒這麼好心。」聞言,王漢切了一聲,說道:「這是時代的進步和淘汰,在這件事上,選擇錯的人才有過錯,我不過是推動了時代的步伐,不過是多推了一點點,速度快了一點點而已。我只是把未來要做的事情做了,何錯之有?」

「把未來要做的事情做了!」聞言,龍呢喃了王漢的最後一句。看著王漢,笑著說道:「你還真是瘋狂啊!」

「瘋狂,比起這個時代的瘋子,我遠遠不及。」王漢笑著搖頭說道:「最少我還有理智,還知道是與非,對與錯。」

「你知道天龍人的底牌是什麼嗎?」龍問道。不想在繼續上一個話題了。

這也是他的一個試探。

八百年前的歷史他也知道一些,那是一場波及整個世界,幾乎毀滅了世界的超級戰爭。王漢突然出現,還讓瑪麗喬亞的那個人忌憚無比。說明王漢很可能和那個人是一樣的,甚至可能來自同一個地方。而這也是他一直以來沒有輕易來接觸王漢的原因。

「知道。」聞言,王漢笑著說道:「我不僅知道,我還能對抗,否則他們也不會那麼忌憚我了。」

「果然。」聞言,龍心中頓時明白,自己的猜測果然是正確的,王漢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你會奴役這個世界嗎?」龍問道,目光嚴肅的看著王漢,不敢錯過王漢的一丁點表情波動。 男人看著自己視若珍寶的暗紅色長刀落到沈奇手裡,張張嘴卻什麼都不敢說。

他也怕被沈奇殺死。

沈奇來到妖獸面前,「不要怕,我只是取你一些鮮血,不會要你性命。修鍊不易,只要你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我也不會專門過來找你的麻煩。」

妖獸聽懂了沈奇的話,壓下心裡的恐懼沒有反抗,任由沈奇用暗紅色長刀在它一條尾巴上切開一條傷口,暗紅色的鮮血馬上就流了出來。

沈奇右手一翻,手裡出現一個巴掌大小的瓶子,把暗紅色的鮮血接住,然後把暗紅色長刀隨手扔到男人面前,一副不稀罕的樣子。

男人重新拿到暗紅色長刀,頓時就鬆了一口氣,這可是他的寶貝,要是弄丟了,他會心疼死的。

妖獸看到沈奇把暗紅色長刀丟出去,也是鬆了一口氣。

幸虧他只是要一點鮮血,真是嚇死我了。

沈奇拿到鮮血之後對這隻妖獸就沒了興趣,因為真的是太弱了。

如果這隻妖獸是成年狀態,或許還能跟他過幾招,如今只是幼年期,距離成年還有數百年的時間,沈奇可不想欺負「小孩子」,所以拿到鮮血之後沈奇就轉身離開。

男人看到沈奇離開,急忙跟上去,他可不敢繼續留在這裡,萬一妖獸遷怒到他的身上,他怕是就要死在這裡了。

雖然沈奇比妖獸厲害得多,但至少沈奇講理,看起來也不像是濫殺的人,所以他寧願跟著沈奇一起離開。

妖獸也是被沈奇給嚇到了,早就顧不上男人了,沈奇剛離開他就鑽進地下,躲到它那個地洞裡面去了。

沈奇之所以要拿這隻妖獸的鮮血,主要還是為了給家裡那隻狐狸準備的。

妖獸的戰力和血脈有直接關係,狐狸雖然厲害,但血脈並不強,充其量就是一隻吸收了大量靈氣的變異妖獸罷了,但出雲景區這隻妖獸很明顯是不太一樣的,很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八岐大蛇,只不過因為還在幼年期,所有隻有三個腦袋、三條尾巴,但如果給它幾百年的時間成長,或許真的能夠成長為傳說中的八岐大蛇也說不定。

沈奇就是看重了妖獸的血脈,看看能不能藉此改善一下狐狸的血脈,讓狐狸的修為更進一步。

當然,這也只是一次嘗試,究竟能不能成功還說不準。

拿到鮮血之後沈奇對其他的東西就沒了興趣,直接飛走,等男人從裡面跑出來的時候已經找不到沈奇的蹤跡了。

花費一個多小時,沈奇返回酒店,發現武輕川和古蓬他們已經回來了,沈秋還在房間里修鍊,看起來倒是真的有點收穫。

沈奇也沒有多說,回房間睡覺。

再說那個男人,他從出雲景區出來之後片刻都不敢耽擱,連夜返回浮石山,目前也只有火山口底部才能讓他感覺到一絲絲的安心了。

等他回到浮石山火山口底部的時候,天色都開始發亮了,他也顧不上太多,先好好睡一覺再說。

結果睡著還沒多久就聽到了外面有動靜,嚇得他急忙跳起來,抓住身邊的暗紅色長刀小心戒備:難道是沈奇又回來了?

不過仔細聽了聽周圍的動靜,他就排除了這個可能,因為他聽到了一個沉重的落地的聲音,這是有人從高處跳下來發出的聲音,而沈奇修為高深,是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只要不是沈奇就好。

男人稍微放鬆了一些,整理一下,似乎已經恢復了東瀛島國最強忍者的風範。

等他從山洞裡走出來的時候,一個男人正恭敬地站在山洞出口。

「服部前輩,在下甲賀真倉,是甲賀家族的家主,這次冒昧打擾,是想請您出手教訓一下夏國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夏國?」

男人,也就是服部一川不禁皺眉,他知道沈奇就是從夏國來的。

甲賀真倉看到服部一川這種反應,還以為服部一川是對夏國有什麼看法,點頭道:「是的!是一個名叫武輕川的人帶隊,他自稱是夏國武學研究會的會長,和他一帶隊的還有一個老傢伙,看起來有點修為,除了他們兩個,還有十一個年輕人。」

「昨天我們甲賀家族和他們進行了一次比試,但是結果並不理想,為了挽回我們東瀛島國忍者的尊嚴,我和他們約好了要召集所有忍者進行選拔,和他們重新進行一次比試。您是我們東瀛島國公認的最強忍者,而且這次的情況確實跟之前不一樣,所以我想請您出面,哪怕您不用出手,只要有您坐鎮,我們就會感覺到安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