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3 日 0 Comments

「我也沒想到何靈韻私下裏已經拉攏了何氏大部分人,我也沒有想到陳宇居能和顧老和周老太君說上話,我更沒有想到他才來盛京幾個月,現在就已經是武盟的盟主了。」

何正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甘的神色來,他低吼道:「冥使,你是我父親的人,你應該協助我的。」

「我只是協助你,但你應該清楚,盛京不是境外,上次弄來一群雇傭兵已經引起華夏方面注意,所以我們是不可能無限止的胡來的。」冥使淡淡的說。

「那你呢?你的實力我也是見過的,你就不能直接殺了陳宇嗎?」何正業怒道。

「呵呵,他是神主指定要的人,我潛伏在他身邊,也是觀察,殺他?你是想多了吧。」黑袍笑了。

。 關羽知道武將之間,如想降服對方或者產生惺惺相惜,光靠嘴皮子是無用的,得靠武力來說話,而後嘴皮子才會管用。

這就是在做任何事情,都要講究順序的重要性!

周倉此時也想伸量一下,對方關羽手中的功夫,是否跟嘴皮子一樣強悍,便拍馬上去挺槍直奔關羽胸口刺去。

關羽待在原地一動未動,見其衝殺了過來,便用手中的青龍偃月刀,看似隨意的一撥,實際上已經暗中用了八分力道。

雙方的兵器在空中碰撞到一起,發出沉悶的金屬聲響,周倉臉色一變,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勁力,透過鑌鐵雪花槍傳導到手中。

令他手腕發麻,手中的槍體不由得,隨著對方的力道向外一偏,他的攻擊完全給對方帶不來任何威脅。

一招下來,強弱立判,佔據上風的關羽,身形依然絲毫未動,更沒有趁勢出刀斬向對方,只是目光冰冷地在看著他。

有些惱怒的周倉,用槍為棍,改刺為掃,槍體帶著呼嘯的風聲,以一招秋風掃落葉,朝關羽頭部攻去。

關羽仍然聲色未動,又是單臂舉刀,輕描淡寫的擋住對方的攻勢,同時全身稍一用力,便硬生生地將其鑌鐵雪花槍壓了下去。

這時無論城牆上的黃巾軍,還是關羽身後的楚軍們,都不在萬分躁動地給自己的將軍造勢,而是集體選擇了沉默。

關羽如同戲弄小兒一般的打法,令周倉臉紅如紫,雙手拼了命似的將槍身抽了出來,驀然一看,卻驚出半身汗來。

原來堅硬的鑌鐵雪花槍乃是上好的鐵精打制,如今卻讓關羽給打彎了槍頭。

這樣的力道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親身體會,讓他很難相信,天下間居然還有如此勇猛無比的人。

周倉將手中的鐵槍棄之如履,憤怒無比的他,早置生死於度外,誓要與關羽分出個高低,便要赤手空拳的衝上來,誰知關羽卻收刀撥馬轉身而走。

他哪裡肯放過對方,士可殺不可辱!

任為關羽有些看不起他,不殺、不擒也就算了,甚至連交手都懶得動了。

一騎朝前跑,一騎在後面緊追,漸漸兩將地身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留下雙方的兵馬開始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是跟上去,還是原地待命。

黃巾軍這一方雖然人多勢眾,卻不敢在人數較少的重騎兵面前妄動,生怕讓對面的產生了誤會,兩軍在交戰起來。

連衣甲都佩戴不全的黃巾叛軍,可不想此時用血肉之軀,去硬抗對方嚴密厚重的鐵甲,他們雖然彪,但並不傻。

正待雙方部眾等得有些焦急之時,只見周倉一人單槍而歸,身後並沒有見到關羽的身影。

這些黃巾軍們頓時爆發出轟然的歡呼聲,士氣大震起來。顯然他們認為自己的渠帥已經斬殺了對方,要不為何不見對方的身影?

周倉有些意氣風發的指著,城下這千餘名的楚軍說道:

「你們將軍已經被我斬殺,念其還算是個英雄,我並只掩埋了他的屍首,並未斬其首級,饒爾等一命,快速速撤去吧。」

楚軍們面面相覷,即不完全相信對方的話語,又感覺到有些迷惑,畢竟自己的將軍又何在,只能在前軍校尉的率領下緩緩退回了大營。

這時楚軍的營帳內,楚風正與關羽把酒言歡之中。

原本軍中不許飲酒,可是關羽將招降周倉的事情經過告之大哥后,楚風禁不住內心地喜悅,非要跟他喝上一杯。

翌日清晨,楚軍派出一名部將仍然在城下挑戰,被出戰的周倉數招之下擊敗,然後就是揮軍掩殺過去,驚慌失措的楚軍只能一路敗退回營。

大勝而歸的周倉昂首挺胸返回了城中,卻在回歸的隊伍之中,多了一個高大的身形,那雙丹鳳眼隱晦地掠過一道寒芒,便匆忙低下了頭緊隨隊伍而行。

「咦,好像在哪見過你!」

歸城的隊伍中有位年輕的黃巾軍,無意間看到身邊這位身材高大,儀錶不俗的傢伙時,便禁不住內心好奇地問上了一句。

「呃,我看你也很面熟!」

對方隨意地應對了一句后,便低下頭不在言語什麼,繼續朝前走去。

這名黃巾軍看著對方進城離去的背影,腦海中突然蹦出一個手持大刀,身穿綠袍的大將,頓時嚇了自己一跳。

「他不是死了嗎?還是說我看花眼了?」

周倉連續大勝城外官軍兩場,照例在大帥府中要擺宴慶祝一番,這些個平時難見身影的渠帥們和裴元紹,都如約來到了席上。

「聽聞周大哥連勝數場官軍,並斬殺楚軍一員大將關羽,兄弟們繁忙於事務當中,沒有親自押陣,擂鼓助威,實乃汗顏,還請大哥莫怪,兄弟們自當罰酒三杯。」

輩元紹哈哈一笑說完后,下面的渠帥更是百般附和,接著他們棄周倉於不顧,接連仰頭幹掉了三大杯美酒,儼然擺出一副領頭者的模樣。

他自從入城后,便表現得頗為神秘,如同換了一個人,先是積極招降官兵,又百般拉攏曾得罪過的渠帥們,不知不覺中開始孤立起周倉。

周倉念及舊情,又不擅長言語與結交,便未予理會裴元紹的所做所為,甚至對城中一些風聞於自己不利的消息,也是一笑了之。

「你的這位親衛面容很是陌生,又是如此的氣宇軒昂,不知周大哥何時替換的。」

裴元紹抹了一下嘴角殘留的酒液,不經意間,眯著眼往周倉身後一看,發現原有的兩名親衛已經不見,替代的是一名身高九尺,英氣逼人的新人。

他手按腰間的劍柄,一雙丹鳳眼不怒自威,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親衛的模樣。

如果說是此時他與對方掉換一下位置,周倉倒更像是對方的護衛。

周倉聞言后輕哼了一聲,看著面前這個弱小時曾巴結自己,又曾助他成為一方渠帥的兄弟。

平常跟他掏心掏肺相處如兄弟的裴元紹時,內心還是有些百感交集。

他周倉平生自認的兄弟並不多,但是這個長相有些猥瑣的傢伙,絕對是其中一個。

「我的這兩名跟隨多年的護衛,前幾天家中突然多了一大筆錢財。我知曉后便讓他們回家查點一番,匆忙之際便又提攜了一個,怎麼,我換一個護衛也要裴渠帥這麼關注嗎?」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宇文染不以為然:「前輩這都是虛禮,我不在乎,御史大夫愛說就讓他去說吧,您值得我行這個禮。」

宇文染拉着白佑瑾躲到小門洞裏,確認四下無人後,他才接着道:「前輩,我想破例封您為女官,這樣也好方便您在宮中行走,您看怎麼樣?」

宇文染本着要給白佑瑾一個身份好在宮中行走和給白佑瑾破例封她為女官將她奉為座上賓的想法。沒想到白佑瑾絲毫不領他的「好意」,直接就拒絕了,「你要是敢封老身為女官,老身立馬就出宮回自己的那個林子裏去。」

宇文染皺眉不解:「可前輩若是有了女官這一層身份利大過於弊,而且前輩身為阿月的師父,封了女官平日裏還能幫襯一下阿月,前輩為什麼要拒絕?」

白佑瑾寸步不讓:「老身早在林子裏的時候就跟你和老身的徒弟說過了,老身隱世是為了躲避那些是是非非過幾天安生的日子,你要是執意要給老身封這個女官,老身現在馬上就收拾衣物回那片林子裏面去。」

宇文染拗不過白佑瑾,只得作罷。

冊封女官這一小插曲就這麼過去了,宇文染礙於被白佑瑾訓斥過,一連幾日都躲著白佑瑾,只是叫顧言月多去陪陪白佑瑾,別叫她覺得寂寞了。

「阿染,我這幾日觀察下來未央宮中出現了副生面孔的宮女。」顧言月喝了口茶,她自幼記憶力就好,對於未央宮的宮女只要見過一次后就不會再忘記了,前日在晚間上菜的時候,她瞥見未央宮出現了副生面孔。

未央宮一般來了新宮女都會先帶到她跟前認認人,這次卻沒有,她心中有疑就去跟管事的姑姑對過後,她說這幾日未央宮並未有來新的宮女伺候,怕顧言月不信,還把宮女的名冊拿了出來給她瞧。

顧言月見名冊上的名字都能跟自己記憶中的對上,就越發不得解了。

宇文染寬慰道:「可能是從別的宮調過來的宮女,姑姑還沒來得登記。」

顧言月垂下眼眸,纖細的睫毛一抖一抖的:「但願如此吧。」

宇文染累了一天了,明日還要早起上朝就先上床休息了。顧言月最近愛上了刺繡,今日繡的牡丹還有一點就能綉完了,她就想着在外間點一盞燈綉完再上床睡覺。

「娘娘,這是小廚房給您做的小食。」一個宮女把一碟小食放在了桌上,然後給顧言月福了一禮。

顧言月頭也沒抬,只是擺了擺手,「好,你先下去吧,這碟子我待會自己會收拾。」

「是,娘娘。」那宮女嘴上說着要告退,實際上卻慢慢的朝顧言月走去,突然間,那宮女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朝顧言月撲去了。

顧言月餘光撇到了一抹銀光,眼疾手快的從旁邊抽出一把匕首來,「當!」一聲清脆的聲響,匕首被顧言月的匕首打到了地上,同時顧言月一腳踹過去,將那宮女一腳踹到了門檻邊。

顧言月大步向前一把抓住那宮女的手腕,反手使了個巧勁就給擰到了身後,一字一頓道:「是誰派你來的?」

顧言月鬧出的動靜太大了,把內間的宇文染也給驚醒了,宇文染半披着外袍從裏面出來時,正好看到顧言月擒拿宮女的那一幕。

宇文染看着在門邊顧言月手裏的宮女,眼眸中湧出了殺意,大喊道:「來人——」

鄭海在外頭也聽見了裏面的動靜,只是宇文染和顧言月晚上一般都不讓人進去伺候,以為只是他們兩個失手打碎了什麼東西,想着等明日宇文染起身後再叫宮女進去打掃。眼下聽宇文染喊他進去,這才反應過來裏面出了事。

鄭海帶着人進去的時候,宇文染已經把宮女從顧言月的手裏移了過來,一腳狠狠的踩在了她的肚子上。

「陛下——老奴救駕來遲!還請陛下責罰!」鄭海先跪了下去,後面跟着的御林軍也一同跪了下去。

宇文染冷眼看着自己腳下的那個女人,「那你們還跪在那裏幹嘛,還不趕快上來把她押下去問出到底是受誰的指使。」

御林軍在應付刺客和殺手一向很有效率,熟能生巧,聽着就要從地上起來把那宮女押下去時,顧言月突然出聲了:「不用,把她押入柴房,本宮明日親自審問她,還有今夜之事不許走漏半點風聲,日後要是被本宮知道了就軍法處置。」

御林軍首領一時拿不準主意,礙於宇文染還在場就將目光轉向宇文染,等著宇文染下令。

宇文染咳了幾聲,「嗯,就按皇后說的去做。」

得了宇文染的令,御林軍們這才把那宮女押入了未央宮小廚房旁的柴房裏面關着,還派了兩個人在外面守着。

宇文染不再理會那些,抱着自己「受驚」了的皇后回到了內間,顧言月從開始就在想事情,沒怎麼去關注外界的事,等反應過來了宇文染已經把自己抱回了內間放在了床榻上。

顧言月的反應半了半拍,現在才顧得上問宇文染:「剛剛你是當着一群人的面把我抱回來的嗎?」

宇文染把顧言月壓在身下,點了點頭。

「啊!」顧言月小聲尖叫一聲,恨不得就地挖個洞自己鑽進去。

太羞恥了,太羞恥了。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宇文染直接抱走了自己,這是什麼古早霸道總裁文的情景,顧言月想想都覺得尷尬,恨不得用腳趾直接扣出三室兩廳來了。

她明天要怎麼見人啊!說不準待會這事馬上就會在未央宮裏傳遍了,然後不出三天就能傳遍整個宮裏了,她的人設啊啊啊啊!就這麼塌了!?

宇文染撐起身子看着她,見顧言月真就沉浸在了自己的小世界裏,完全把這個壓在她身上的夫君拋在了腦後,不由伸出手掐住了顧言月的鼻子。

顧言月呼吸被外力阻擋,只能張口嘴大口大口的吸著新鮮的空氣,才沒叫自己活活憋死在宇文染手上。

宇文染見顧言月回過神來了,隨後就把手鬆開了。 不過羅天不放心,還是送了小聖一段路。

看著小聖的背影,他也扭頭,朝著梁源縣城的方向而去。

坐上車后,羅天時不時的看向手機,生怕有人突然來了電話或者簡訊。

畢竟這段時間內,恐怕十有八九都是不好的消息。

當然,他也沒有忘記女妖群的存在,看看裡面的信息,如果能搶到紅包就太好了。

然而自從聚寶閣更新之後,這群女妖變得極為重視功德點,甚至選擇用某些物品去換。

由此可見,聚寶閣裡面的東西有多好。

眾妖的修行熱情上去了,自然而然的使得功德點更為珍貴。

時間慢慢流逝,羅天來到濱州,為了避免再被人發現或者跟蹤,他咬了咬牙,決定使用千變萬化之術!

不得不說,此術極其好用,但是對靈力的消耗,也不是一般的快。

說干就干,除了車站后,進入一個無人的胡,千變萬化發動,變成了一隻小鳥。

這種狀態就是好,體驗了飛起來的感覺。

「這靈力跟不要錢一樣!」

羅天口中吐槽了一句,便加快飛行的速度。

不一會兒的功夫,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廢棄工廠大門一直都是關閉的,但對於有心進來的人來說,完全是形同虛設。

羅天進入其中,找到唯一一棟沒有被炸毀的大樓。

這棟樓一共有六層,每層都沒有了玻璃,而且每層都是打通了大廳,也許曾經是個工作車間。

羅天看著周圍,也去到了廢棄工廠裡面的小房間里。

可他詫異的發現,這裡應該是很久沒人來過了,更不存在新鮮的痕迹,這一點,有些出人意料呀!

他沒有放鬆警惕,離開廢棄工廠,又觀察起了周圍的山林。

這裡有走過的痕迹,但只有一個人,不像是布置陷阱的樣子。

「希望是我多想了吧!」

羅天低聲細語,然後重新回到工廠,找到一處相對安全的地方,盤膝而坐,恢復靈力。

約定的時間還沒到呢,他要恢復到巔峰的狀態!

今天,一定要解決掉這個強勁的對手,一方面能保住自己的秘密,另一方面是報仇!

羅天迅速打開儲物空間,取出一個極品胡蘿蔔!

不愧為玉兔精培育了百年才研發出來的食物,這賣相就是不一般,個頭大不說,顏色還十分均勻。

簡單觀察一番就直接下嘴,一口下去,好多的汁水!

並且這汁水裡面,都流動著不少的靈氣。

咀嚼幾下,甘甜略帶著清香的味道直衝味蕾,這真是不一般的體驗,讓人流連忘返。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