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清喬點了點頭。

翟臨沒有聽力,雖然會辨認唇形讀懂唇語,但是遇上了兩隻狐狸也是沒招,就見兩隻狐狸張嘴吐舌頭,哪裏能聽見在說什麼。

這會回答完了,言清喬這才想起來了身邊的玉嬤嬤。

榮坤雖然信奉道學,但神秘力量向來只在皇權中心顯現,玉嬤嬤應該是沒怎麼接觸過,更別提遇上兩隻會說話的狐狸了。

「嬤嬤?」

言清喬已經走了過去,拉住了玉嬤嬤的手,輕輕的拍了拍。

玉嬤嬤不可置信的看着兩隻狐狸,一時間有點沒反應過來。

狐狸弟弟沒眼色,見言清喬挪了地方,苦哈哈的又跟了上來,哭唧唧的繼續碎叨:「主子,你們這的人都好可怕,明明身上一點靈力都沒有,抓我和哥哥的時候,那動作快的我都看不清,還有他身上藏的刀…」

「你可閉嘴吧!」

言清喬見它還在嚇玉嬤嬤,不客氣的一腳踹了過去。

狐狸弟弟打了個滾,這會明白了,弱弱的縮在角落裏,不敢說話。

玉嬤嬤好一會才能喘氣一樣,看見了言清喬那擔憂的神色,有些艱難的擺了擺手。

「早以前,娘娘也偶爾跟奴婢提起過,有些會張口人語的事情…奴婢沒事…奴婢得去緩緩…」

玉嬤嬤說着沒事,瞧見了那兩隻狐狸,捂著心口,挪着腳出了門。

翟臨站在後面,見言清喬站在原地沒動彈,很不客氣的補充:「玉嬤嬤今夜要做噩夢了,是你的害的。」

言清喬:「…」

言清喬自認為自己說話有時候噎人氣人刺人,可是這翟臨,就木著這一張臉,講出來的話讓言清喬都恨不得上去掏掏看,這人是不是嘴裏長刺。

翟臨絲毫不懼言清喬的目光,指了指鍋內的蒸籠。

「蒸蛋好了。」

「…」

言清喬咬牙,忍着氣把肉糜蒸蛋給端了出來。

她還有事情要問翟臨,不能跟他吵起來,況且跟個聾子吵架,最後憋屈的還是自己。

「我想問你個事情。」

言清喬放下蒸蛋,跑到了翟臨的面前,讓他看着自己,跟他說話。

翟臨態度還算好,沒那麼惡劣了,垂着眼睛看言清喬,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

言清喬指了指自己,直截了當的問。

「翟臨,人人都說我像前王妃,為什麼只有你說我不是?」

「不像。」

翟臨目光沒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幾眼言清喬,繼續補充。

「你沒有她厲害。」

「…」

果然,翟臨這個人,沒有最毒舌,只有更毒舌,一下子就掐住了言清喬心裏最在乎的那個點。

言清喬被他說的一下子就難受了起來。

前王妃已經去了,消失了這麼多年,按照道理來說,言清喬可以敬仰,可以欽佩,可以覺得對方風華絕代遙不可及,畢竟只是個距離很遠的陌生人。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裏總有種不得勁的感覺。

一想到陸慎恆,這種不得勁的感覺還會越來越大,越來越酸。

「哇,你講話真的過分…」

言清喬忍不住想抱怨翟臨。

這也太不留情面了。

翟臨尤不自知,也不知道有沒有看見言清喬的嘴型,已經轉過身去拿碗筷了,自來熟的很,還算上了自己那一份。

一頓飯吃的言清喬一直被那詭異的感覺籠罩。

陸慎恆不在府內,王府比平日裏戒備更加森嚴,不過有翟臨來交接換班,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言清喬吃完飯,心想着反正沒什麼事情,帶着小暑去林里做吊床。

兩隻小狐狸既然都跟來了,言清喬也就沒再打發走,讓一起跟着。

王府後規劃出了一整片的果樹林區,專門有人打理,能掛吊床的地方多得是。

翟臨蹭完飯也沒有走,遠遠的跟着,瞧見言清喬掛不上吊床繩索高度的時候,還自覺的伸手幫忙。

言清喬神色懨懨,帶着小暑躺在吊床上,聽着小暑在碎叨講話。

「娘親,這裏可真舒服,原來有娘親是這種感覺…」

「娘親,你是不是不開心啊?」

「娘親,你是不是想爹爹了?」

「…」

言清喬一愣。

立馬從吊床上坐了起來。

她心頭詭異情緒亂起,蹦蹦的跳,像是有什麼隱秘而晦澀的東西,在心底里悄悄的動了一下,很快又消失了下去。

小暑說的沒錯,她躺在吊床上的時候,確實滿腦子都是陸慎恆… 看着沈長青身旁的古董機甲,季柚眼裏的神色,那叫一個複雜難言,她張張嘴,嘴唇蠕動了好一會兒,半響,化成一句:「小青啊……是我對不起你啊。」

楚嬌嬌顯然也被沈長青這一手,搞得有點風中凌亂:「沈長青同學,你要是嫌積分多,給我呀,我不嫌多的呀。」

沈長青神色倒還算平靜,就是臉有點微微的紅,他垂低頭,小聲道:「我沒駕駛過真實的古董機甲,有點好奇。」

季柚翻個白眼,語帶挪揄道:「沒想到,我們的沈長青同學,竟然還是個好奇寶寶。」

沈長青臉更紅了。

楚嬌嬌也挪揄著道:「好奇寶寶,借姐姐100積分唄,明天還你。」

季柚趕緊道:「好奇寶寶,也別忘記你季柚姐姐呀,你季柚姐姐至今還窮著,吃不起飯呢。」

沈長青一張清雋的臉頰,這會兒被兩人挪揄的臉都紅透了,宛如一顆紅紅的桃子,他垂低頭,小聲道:「不聊了,我要練習了。」

季柚、楚嬌嬌皆咧嘴,嘿嘿一笑:

季柚道:「好奇寶寶,不要忘記我們的積分啊。」

楚嬌嬌:「你借積分給我,我請你吃紅燒排骨飯啊。」

沈長青一言不發,眨眼間登陸了古董機甲駕駛艙。

季柚看一眼楚嬌嬌,說:「沒時間跟你扯了,我要練習了。」

楚嬌嬌沖着季柚笑,道:「季柚同學,我真的記得你說過你是我的好姐妹,一輩子的好姐妹的啊。」

季柚趕緊扭頭,登上了機甲。

……

這邊,季柚一登上真實的古董機甲,心裏就叫了一聲糟糕:卧槽,這能源盒竟然是1級的,估摸著一個能源盒最多能堅持10分鐘。

這怎麼打?

還有,真實的古董機甲操作鍵只有10個,主要可歸類為三大類:武器、動力、能源。可謂是功能單一的叫季柚心塞,更叫人心塞的是,這機甲沒有自動偵查系統,也就是說如果機甲駕駛員想知道四周的情況,比如四周是否有敵人潛伏、有沒有坑?有沒有障礙物……必須要機甲駕駛員手動來觀察。

這——

等季柚摸清楚后,她是真的要哭了。

難怪考核系統提示說謹慎選擇呢,原來這玩意兒真的是拿來做紀念用的。

季柚使勁兒抓了一把頭髮。

頭禿!

但已經被逼到這一步,沒辦法,硬著頭皮也要上,季柚熟悉了一遍操作鍵后,當即就接上了機甲的精神接駁器。

霎時間——

季柚感覺整個人四肢僵硬,身軀笨重如牛!

精神力與機甲連接上后,機甲的身軀,就相當於季柚的身軀,四肢與軀幹此時都很僵硬,是因為她還沒有完全熟悉、使用這副軀殼。

可——

可季柚的臉更黑了。

因為,這與星網上駕駛的古董機甲差距可謂天差地別!

穆老師說真實機甲,與閹割版機甲的駕駛難度是5倍!但季柚認為根本不止5倍吧,這至少也得有10倍吧?

精神一連接上機甲后,就有一股強大的重力猛地朝季柚整個人壓下來,不僅讓季柚感覺喘不上氣,腦袋也隱隱的發脹……這感覺怎麼形容呢?就彷彿一隻螞蟻,身上卻背了一頭大象,無論是身體、亦或者精神力,都有一種根本無法負荷的感覺。

吃力。

特別吃力。

季柚額頭冒出一絲汗。

她咬咬牙,因為見過太多學生摔了個狗爬,姿態尤其難看,半天也沒爬起來,因此,季柚很謹慎的試探著伸出一根手指頭。

成功了。

可,僅僅是伸出一根手指頭,對精神力閾值的消耗就很大。

接着。

季柚繼續試探著,將這根手指彎曲起來。

1秒。

2秒。

3秒。

……

失敗。

季柚接着繼續。

失敗。

再繼續。

……

反覆了幾次后,終於成功。但季柚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喜色,相反,她鐵著臉,臉色臭得跟別人欠她5個億似的:「靠呀!這要怎麼考過?」

想到補考需要的那大筆,大筆的積分,季柚簡直頭皮發麻,不忍去細想。

她只得咬着牙,繼續一點點練習。

1根手指彎曲。

2根。

3根。

……

5根。

就跟水磨工夫一般,半點也不能焦躁與冒進,只能一步,一步,點點滴滴的積累,終於,季柚可以把五根手指同時彎曲,緊握成拳頭。

這會兒,她的額頭、臉頰、脖頸上,都冒着大顆、大顆的汗珠……

季柚抬手,狠狠抹了一把汗珠,接着繼續練習。

成功掌握一隻手掌后,季柚嘗試着掌控整隻機械臂,這樣一點,一點的嘗試,對精神力與體質的負荷十分大,才只過了10分鐘,季柚整個人就氣喘吁吁了。

完蛋!

還有不到20分鐘,穆劍靈老師給予的熟悉機甲的時間就結束了。

季柚咬着牙,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