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8 日 0 Comments

鋼斧在裂爪手中撕裂空氣,發出呼呼聲響,進入戰鬥狀態的裂爪眼神里除了深深殺意外再容不下其他東西。不等艾倫做出其他反應,裂爪小腿微彎隨之伸直,肌肉爆發出強大動力帶動裂爪的身體狂飛向十步開外的艾倫,當到達艾倫面前時手中的鋼斧剛好達到頂位,隨着對方勢如破竹的一個直劈,空氣冷風讓艾倫額頭不由冰寒。

艾倫目不轉睛地盯着裂爪的動作,腳步輕移往右一個跨步,千鈞一髮間躲過了裂爪這一記順劈。只是未曾想在如此慣性作用下,裂爪愣是在短短一剎那間將豎直落下的鋼斧改為往自己偏移的方位揮去,有如一個人在空氣間劃了一個直角,足見裂爪身為綠野部落最強戰力的肌肉控制力、身體素質。

「鐺!!」

艾倫倉促間橫過長劍,擋住裂爪強勢一擊,厚重長劍劍神在受力作用下彎成了一道細月。藉著反彈作用下,艾倫重新一個騰挪拉開了與裂爪的距離,同時手中長劍借勢挽出一個劍花,徑直往裂爪的脖頸刺殺過去。此時的裂爪,抓住鋼斧被長劍反彈開來時的動能,順勢在身後劃出一個大圓,兩隻手在背後一個交接,沒有任何多餘動作下,又是一擊沉重的橫劈砍了過來。

艾倫不退反進,趁著裂爪揮圓的不到半秒間隔里,順着劍勢直往裂爪的懷裏撲過去。相較裂爪往常對艾倫的輕視,艾倫卻是早就將裂爪視作了自己的對手,平日裏一直悄悄觀察著裂爪廝殺時的動作習慣,並在腦海中幻想着種種與之敵對時,應該如何應對的方法。

裂爪的優點是臂力強勁,筋骨有着足夠韌性,能夠強勢改變武器揮動的軌跡,總能將不熟悉他動作的對手殺個猝不及防;而他的缺點也明顯,那就是因為過於在意對肌肉筋骨的鍛煉,塊塊**的肌肉讓裂爪看起來遠比一般熊地精強壯的同時,卻也讓他的靈活性打了不少折扣。

而這,就是艾倫在長期的觀察中,想到的挑戰裂爪成功的機會。

甚至還來不及將招式完整,面對直刺脖頸的長劍,裂爪翻身往後仰頭,同時大手往斧柄中間劃過手腕再是一個扭動,在身前畫出一道斧盾,堪堪擋住了艾倫後續的動作,同時斧影與長劍劍身相交將其盪開,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過後,艾倫與裂爪重新分開,重新蓄勢準備發動下一次攻擊。

看似繁複的互搏動作,實際在熊地精眾人看來,不過是短短一瞬間的事情,甚至許多視線不佳的觀眾們都還沒搞清楚動靜,這第一波試探就已告一段落了。

裂爪本已認為足夠重視這個挑戰者了,可是沒想到這個年輕人遠比想像中棘手,自己在無數戰陣廝殺中積累磨練出來的套路,第一次在對手身上失利了,甚至沒有能夠在對手身上留下一道傷痕。

而艾倫也是暗暗吃驚,裂爪身體蘊含的力量在自己身上爆發出來,與自己從旁觀察、分析出來的結果差入不小,自己的蓄滿力道的攻擊被其輕易化解,給予艾倫的打擊也是不小。 眾人將目光聚焦在了吳鴿的身上,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真的有辦法知道他寫的是什麼?」丁勇瞪大眼睛望著吳鴿。

「你打算怎麼做?」李睿銘也是感到愕然。

吳鴿用手撫摸著老舊斑駁的桌面,緩緩說道:

「你們應該已經發現了,這甲蟲吃進去的那紙是那種很厚的牛皮紙。

這種材質的紙很硬,也不容易在上面寫字,普姆在書寫的時候為了能夠讓筆跡更清晰,下筆的力度肯定也會更大一些。

由此可見,我們完全可以通過桌面上留下來的下筆痕迹,來判斷出那紙張上到底寫著什麼。」

「對啊!還有這麼簡單的方法!」丁勇醍醐灌頂一般,恍然大悟。

其他人也這才意識到這一點,紛紛開始嘗試用吳鴿所說的辦法查看桌子上留下的痕迹。

不過,吳鴿的想法雖然很好,但當大家實際操作起來,卻發現情況並不樂觀。

木桌使用的年頭很長,普姆奶奶也不止今天一次在木桌上寫東西,上面溝溝壑壑的字印密密麻麻,很難辨析。

不過好在這木桌也被當做香案,舊的字跡已經被香灰和污漬覆蓋,最新的字跡還是相對明顯一些的。

李睿銘用手電筒照在了木桌的側面,仔細辨別上面的文字,吳鴿也靠近過來。

李睿銘明亮的眼眸在手電筒的照耀下顯得熠熠發光,他輕聲囁嚅著:

「這……這上面是康語……而且看不清楚……」

吳鴿學過一些康語,但也都是一些簡單的辭彙。

雖然不能全部認出,但想要照葫蘆畫瓢描摹下來,並不困難。

畢竟身為增幅者的吳鴿,身體各項機能都要高於普通人,包括視力和辨識力也相對較強。

吳鴿盯著那斑駁著印痕的桌面,對旁邊的小劉招了招手道:

「給我找一張紙,我應該能謄寫下來。」

就這樣,吳鴿仔細觀察一番后,很快就從桌面上將上面的康語大致內容謄寫了下來。

康文的筆畫不像是櫻國文字那樣刁鑽難寫,辨識度還是較高的。

吳鴿謄寫過程非常順暢,結束后感覺自己謄寫的內容跟實際的內容應該也是相差不大。

謄寫結束后,吳鴿將寫好的內容鋪在桌面上。

接下來,另一個難題需要解決,那就是翻譯。

目前,五人中唯一精通康語的就是胡小冰了。

雖然吳鴿不太信任她,但自己和李睿銘也懂一些康文,胡小冰如果想要篡改內容,應該也很容易被發現。

目前情況下,胡小冰確實是最優選擇了。

於是,吳鴿讓胡小冰來翻譯康文的內容給眾人。

胡小冰望著吳鴿謄寫好的內容,神情淡漠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或許因為上面的文字對於她而言也是有些晦澀難懂,所以看了好一會兒才慢慢讀了出來:

「偉大的德瓦地靈,感謝您的庇佑,感謝……額……感謝您賜予牧民們的……生命?

這個詞應該是生命吧……

在這承載著無限苦難的時代,您始終給予我們無盡的力量,恩賜我們食物和水源。

現在,是時候做出犧牲了,也是時候讓我為您付出生命,以這種微薄的……

微薄的……」

胡小冰仔細端詳著紙上的康文,似乎一時間沒有看明白上面的內容到底什麼意思。

「微薄的付出……

來報答您對我們的無私饋贈,我願意獻祭我的一切……

我願意讓所有污衊您,恐懼您,憎恨您的人全部消失,願意用熊熊烈火焚燒他們骯髒的身軀,焚燒他們醜陋的靈魂……」

偉大的德瓦地靈……

我願意承受這一切,讓我替代您做出惡罪的聖罰,讓我的靈魂在火焰中變得純凈,願您永遠賜福於整片草原。

我願意用生命守護您無上的神力,當這一切結束,我將在聖河中洗滌靈魂,重獲新生!」

胡小冰的語速不急不緩,讀著讀著就需要停下來思考,看起來很嚴謹認真。

當她讀完謄寫的全部內容后,在場的所有人無不駭然。

從紙條上的內容,似乎已經將整個連環兇殺案的真兇推了出來。

因為,如果胡小冰的翻譯沒有問題的話,普姆奶奶顯然是已經向所謂的「蟲神」自己承認了罪行,而她殺人的動機,似乎也是因為有人對蟲神及所有蟲族不利。

李睿銘目光灼灼地盯著胡小冰,胡小冰鎮定自若,沒有什麼說話的跡象。

但胡小冰在讀完謄寫出來的內容后,還是謹慎地說道:

「康語比較複雜,一些文字在特定的部落也有著不同的意思,我這也是結合目前我康語的水平簡單進行的翻譯,如果想要更準確的翻譯,我建議還是找專業的人來做。」

「這是自然的,不過如果這上面的內容是真實的,那普姆無異於承認了自己的罪行。

而且更重要的是,無論普姆是出於何種理由將這張紙塞入蟑螂體內餵給巨蟲,都證明她想要毀掉這張紙,而不是想讓這張紙的內容給我們看。

這樣一來,也更加提高了這張紙的可信性。所以……我個人還是傾向將普姆列為重要嫌疑人。」李睿銘說。

吳鴿看了看他,李睿銘雖然措辭還有些謹慎,但估計心裡已經認定了普姆就是真兇。

聽完紙條的內容,小劉也立刻附和道:

「兇手一定就是她了!既然這樣,那咱們現在趕快去抓她吧!這紙條裡面提到了她將在聖河裡洗滌靈魂,會不會就意味著她現在已經逃到了安格勒河附近?」小劉立刻附和道。

「嗯,很有這種可能。」

李睿銘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手機,看來是要給下屬調整任務分工。

這時,丁勇也憂心忡忡道:

「而且從紙條上的內容來看,這個洗滌恐怕並不是洗洗澡那麼簡單,她看樣子該不會是想要畏罪自殺吧!」

李睿銘的手機懸停半空,沒有接茬,而是看向了吳鴿,問道:

「兄弟,你怎麼看?」

吳鴿還在思考,現在剛剛回神,隨口說道:

「我覺得沒問題,如果你們想去調查就去河邊看看吧,不過你也知道的,安格勒河流域很廣,普姆也沒有在紙條中明確說自己會去哪個流域……

這樣的搜索,一定很困難,無異於大海撈針。」

「那你有什麼好辦法找到她嗎?」李睿銘揚了揚眉毛問道。

吳鴿扭頭望向李睿銘,雖然他心中還有自己的推測,但卻並不想分享給其他人。

畢竟在這劇本殺的遊戲中,如果所有玩家是存在競爭關係的,吳鴿還是更想獨自破案,抓到真兇。

於是,吳鴿隨口敷衍道:

「既然普姆選擇將自己獻祭給蟲神,那選擇投河自殺的地點應該也會跟蟲有關,你可以問一下村民有沒有類似的祭壇之類的地點,或者蟲子集聚地。」

吳鴿剛說完,丁勇立刻補充道:

「而且這張紙條目前也只是她個人翻譯出來的結果,說不定有些語句當地人能看得更透徹,甚至保不齊能夠直接找出她投河的地點。」

李睿銘微微點頭,沒有給出自己明確的態度。

他用手機給手下重新分配了任務,將護送科研隊的警員抽調了一個,其餘四人全部在城區和安格勒河流域尋找普姆的線索。

李睿銘自己則帶著吳鴿謄寫的字條,準備找當地的康民詢問。

李睿銘本來想讓吳鴿跟他一起調查,但吳鴿卻說要回到警局看屍體,婉拒了李睿銘的邀請。

就這樣,科研隊回到了賓館,準備跟著那名警員離開烏圖牧仁鄉,其他警員也開始分頭行動,尋找普姆的下落。

吳鴿坐小劉的車前往警局,現在他只要去確認那件事,應該就能夠破解這三起連環殺人案背後隱藏的謎團,以及確定普姆到底是不是真兇。

此外,目前還有一個重要疑點讓吳鴿感到困惑:

那就是……

兇手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與此同時,那道人影突然從空中降落,飛速的襲擊而來。打出右拳,並且猛烈的大吼一聲,打向葉臨天!

這一套偷襲的戰術,就算是普通的戰神強者,也不一定一時間就能反應到。

眼看著那道身影向自己打出猛烈的一拳,葉臨天突然一個前空翻,同時用雙腳猛地向對方踢去。

在一聲沉悶的轟響之中,整片叢林都驚駭無比。

對方的拳頭直接打在了葉臨天踢出去的這一腳之上。隨即,那個人向後倒退了幾十步,因為餘威太大,導致他每後退一步都在地面上踩出一個深坑。

而葉臨天還是平靜地站在原地,眼神之中滿是寒意,就這樣冷冷的盯著對方。

對方顯然感到非常震驚,臉色一變,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落入下風。

「來者何人?為何擅闖北二區?」那人冷冷的喝問道,同時也在打量葉臨天的行動。

葉臨天沉聲回答道:「我來找一個人。」

「找什麼人?」

「01。」

聽到葉臨天的回答,對方突然愣了一下,然後臉上露出陰冷的笑容:「想找01,先過了我這關再說!」

說完后,那個男子再次沖了上來。

葉臨天搖了搖頭,同時也沖了上去,雙方碰撞在一起。

幾乎是在一瞬間,葉臨天快如閃電,直接用自己的膝蓋撞在了對方的胸口。

對方還沒能使出絕招,整個人就直接被葉臨天打飛了出去。沿途撞倒了無數的樹木,最後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口殷紅的鮮血噴涌而出。

男子一臉震顫的神色,怒目圓睜,口吐鮮血,就這樣看著葉臨天:「你……你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這麼強?難道你是主帥強者?」

葉臨天慢慢的走上前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男子,淡淡的回答道:「三星級別的戰神強者,如果在外界的話,確實很強大。不過對我來說,只需要一招就能制服。」

「帶我去見01。」

誰知男子突然大笑了幾聲,牽動了胸口的傷勢,那劇烈的疼痛讓他倒吸冷氣,嘴裡全都是血腥的氣味。

男子能夠察覺到,只是被葉臨天這麼撞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肋骨已經斷了好幾根,或許很快死之將至。

他猜想葉臨天至少都是一個主帥強者!

外界中居然有主帥強者來到監牢……

「從這條路繼續往前走五里地,就到了北一區。那裡還有強大的011鎮守。想要找到01,必須先打敗011!」

男子捂著胸口,指向前方的道路,虛弱的說道。

葉臨天抬頭看了一眼,然後就向那個方向走去,完全沒有停留。此時此刻,監牢的中心區域。

在整個監牢之中,這片區域的守備力量最為強大,可以說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

在這片區域的最中心位置,有一棟鋼筋水泥鑄造的三層碉樓。

碉樓之類的某個密室里,此刻有七個人正襟危坐,這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的電子屏幕。在那電子屏幕之上,赫然就是剛剛葉臨天一招打敗012的場景。同時也顯示葉臨天現在正在向北一區進發。

這是監牢實時監控的畫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