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哄騙失敗,他不在糾纏,打算迅速出手制服這個力量型的魂師。

「那看來我們就只能打一場了。」

他的話讓二明眼前一亮,摩拳擦掌,一臉喜色。

「打架,我最喜歡了。」onclick=”hui” 如果是人機合體之前,王夢欣開除林天成,對林天成的心理影響肯定會很大。

現在不一樣了。

他知道王夢欣不會無緣無故開除自己,不管王夢欣出於什麼原因開除他,他都有信心解決。

想到自己昨天被醫院開除,今天又被王夢欣開除,林天成心裡也覺得有點好笑。

「欣姐,你開玩笑的吧?」林天成道。

「我沒有開玩笑,你被我開除了。你放在我這裡的錢,我等下就給你,回醫院好好上班吧。」王夢欣語氣有些淡漠。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開除我?」

「你現在在醫院實習,醫院領導又那麼看重你,以後肯定是越來越忙。我問你,自從你去醫院實習后,你來過店裡幾次?」

「你可以扣我薪水啊。」

「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

「我今天幫你做了這麼大的生意,頂替幾年薪水都夠了。我的業務能力你也看見了。」

見林天成不想放棄,王夢欣想了想,道:「林天成,我確實沒有和你開玩笑。如果你有十個億,我確實可以便宜你,但如果沒有,想都別想。」

「你給我一點時間。」林天成篤定道。

「可以。一年為期限。不過,在沒有賺到十個億之前,你和我的事情,你想一下都是犯罪,明白嗎?」

「欣姐,我就知道你不會開除我的。」林天成嬉笑道。

王夢欣看著林天成嘻嘻哈哈,但又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就複雜地看了林天成一眼,拎著包離開了。

王夢欣一走,林天成的神色就凝重了一些。

王夢欣確實愛財如命,但他不認為王夢欣是一個唯利是圖,尖酸刻薄的小人。否則的話,在林四海動手術的時候,王夢欣也不能解囊相助。

林天成覺得,王夢欣可能有什麼事,確實需要一大筆錢。

一年時間,對林天成來說,足夠了!

他擁有手電筒透視,360殺毒,如果一年連十個億都賺不到,將來還怎麼走上人生巔峰?

事實上,只要有足夠的電,不要說一年,哪怕是一個月,林天成都有信心賺到十個億。

電!

使用手電筒功能要電,安裝新的應用要電!

歸根結底,就是要電!

林天成覺得,自己根本就等不了一年!

如果說一年賺夠十個億,才能擁有王夢欣,那麼這一年的時間,凌墨晴可以保證他的用電嗎?

他現在迫切需要的,就是用360殺毒清楚自身垃圾,看看是不是能夠達到傳說中的先天,這就需要20個電。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沒有自保實力,如果林天成一味混的風生水起,搞不好就會帶來滅頂之災。

還有歐陽羽,也視林天成為眼中釘。

歐陽羽似乎都不太把凌遠山放在眼裡,肯定不是什麼好人,如果歐陽羽指使幾個亡命之徒,不知不覺把林天成弄死,那是何其恐怖啊!

暫時要從王夢欣這裡充電,恐怕很難。只有看看和凌墨晴的關係,是不是可以儘快突破了。

想了想,林天成決定主動出擊。

他掏出手機,準備給凌墨晴打個電話,請凌墨晴看一個午夜場的恐怖片電影。

到時候凌墨晴一害怕,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店裡來了兩個客人,林天成就收起手機,起身招呼,「老闆,看半賭的還是全賭的?」

兩人都是三十來歲的中年漢子,膀大腰圓,面色不善。

林天成心裡咯噔一下,警惕地看著兩名男子。

「小子,看樣子,羽少的話你只當是耳邊風啊?我今天來這裡,就是想看看你長了幾個膽!」一個男子面色陰沉的道。

林天成剛剛還在想歐陽羽不會幹休,沒想到歐陽羽的人這麼快就上門了。

林天成不動聲色,道:「哪個羽少?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就當是認錯了吧。」男子獰笑一聲,就從褲兜裡面掏出一把匕首。

另外一個男子,轉身就拉上卷閘門,他身穿黑色彈力背心,肩膀和小半個背部都裸在外面,轉過身去的時候,林天成看的很清楚,對方肩部位置紋了個金元寶,金元寶下面有兩根大拇指粗細的鐵鏈,下端吊著一口棺材。

林天成知道這個紋身,叫升棺發財圖!

這是要殺人滅口嗎?

林天成的心就不爭氣地激烈跳動起來。

他萬萬沒有想到,歐陽羽竟然有那麼大的膽子,竟敢在光天化日,指使人來店裡行兇。

這也從側面印證了歐陽羽的實力!

上次在地下室,林天成認毒販的老大做弟弟,是因為那人是個孤兒,而且生活圈子極為狹隘,才糊弄過去。

這兩人,明顯是受了歐陽羽的指使,就算林天成認親爹都沒有用了。如果他隨口說出兩人的身體私密特徵,搞不好還會引起有心人的懷疑。

林天成的身體並沒有被酒色掏空,但他絕不會認為自己是兩人的對手。

想到自己在盤鷹嶺,開啟手電筒,觀看李東來和霍元英搏殺的時候,兩人的動作都像是慢鏡頭一般,林天成立即手電筒開起來。

這兩人很是乾淨利索,不再說一句廢話。

關門的那個傢伙掠陣,手持匕首的傢伙,猛地一下就朝林天成的小腹捅了過來。

對方的動作,林天成看的清清楚楚,猛然扭動腰部,躲開對方這一刀。

「咦!」

看見林天成竟然躲了過去,男子面露幾分異色。

林天成長舒了口氣。

只是,感覺到自己腰部涼颼颼的,林天成就低頭看了一眼,一看之下,大吃一驚。

他腰部的衣服,竟然被對方捅了個洞。

林天成頓感頭皮一炸。

看樣子,能看清楚是一回事,能不能躲過去,又是另外一回事。

自己看對方的行動是慢動作,但自己的動作,在自己逆天的眼力下,又何嘗不是慢動作呢。

林天成立即抓起一塊雙拳大小的料子捏在手中。

自己有手電筒,能夠第一時間看清楚對方的動作軌跡,也不是沒有一搏之力!

那人冷哼一聲,又朝林天成壓了過來。

從對方握刀的手勢,出手剎那的姿勢上,林天成就判斷出對方這一刀是要划自己的小腹。

他猛地收腹,臀部朝後面一翹,手中的毛料,也是毫不客氣地朝對方頭上砸了下去。

「去你媽的。」

…… 和樂老大羅興呵呵笑著站來迎接阿強和小細,強哥,有失遠迎,莫怪莫怪!阿強謙遜了幾句,環顧一周看見名存實亡的議和老大阿標坐在現場。也不去理會!另外和合跟和義老大都沒有親自來,只是派了兩個得力助手前來。

近東林可是在江湖呼風喚雨呀!強哥異軍突起,教人佩服佩服!羅興看似一副折服的德行,阿強卻也明白這廝的深沉,因為師父阿郎也是這樣的笑面虎。

阿強畢竟多少也混了段時間,幹了一段時間的領導。總算掌握了領導講話的藝術,不過,就羅興這話裡有話的藝術還有得阿強學習!哪裡哪裡,我們東林哪比得上和樂的人強馬壯招牌老啊!語氣中針鋒相對絲毫不讓!

今天冒昧請強哥來,不外呼就是因為……

誒!興哥,如果是因為議和,那就提也不要提。免傷和氣!阿強打斷羅興的話,直接封住了他的話題。

只見羅興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氣。隨即又賠笑,強哥,你看議和的阿標找上了我和樂,我總不能不理吧!

這倒是,沖著江湖道義,興哥做得是對極了!阿強話中諷刺更濃,羅興強忍住心裡怒火,要不是為了和樂在東林勢力範圍內的利益,他早就招人砍阿強了!要知道議和原本就是和樂等三個堂口弄出來擴展勢力的堂口。

那麼議和的事……

那就得看羅老闆怎麼開價咯!阿強忽然轉口叫羅老闆,意在打壓其老資格的身份。

議和的地盤得還出來,至於兩家的恩怨嘛,從今天起喝了這杯酒就一筆勾銷。此刻羅興言語中倒顯示出少許。

哈哈哈!羅老大,你把我當成小孩子了吧?我告訴你,議和的地盤我們打下來了,那就是東林的。除非有人能從我們手上奪走!至於……標哥嘛!斬草除根我還是懂的!不過,興哥,你別怕,在這裡我不會動手的!不過,阿標一旦出了這個門口那就難保了!哈哈!阿強轉身就欲走!對了,樓下有不少條子!該不會是羅爺的人吧?哈哈!

羅興憤恨不已,卻拿阿強無法可施,來憶茶樓是東林的地盤,原先是為了表示無敵意而決定的!再說樓下還有警察呢,哪敢輕舉妄動!你他m的給我走著瞧,羅興看著遠去的身影蹦出一句狠話!

阿強回去后趕緊調齊人手,以防止偷襲,第二天肯定還得開戰的。雖然表面上是挑戰三大幫會,但是由於這次實際被阿強掃臉最嚴重的就是羅興,所以和合跟和義肯定會作壁上觀以求魚翁之利,為保護自己的地盤,羅興也肯定不會把全部實力都給派出來。所以,東林面對的僅僅只是實力不到一半的和樂,但就這樣也足夠東林喝一壺了!

可是阿郎卻親自告訴阿強,暫時跟和樂是打不起來的。阿強等更是不明白了!怎麼會呢?剛才那麼掃羅興的臉,換了誰都咽不下這口氣,何況是愛惜面子的江湖中人!

今天在茶樓你表現得很好,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要讓你通知警察?除了能讓羅興不敢當場動手外,還有什麼意思沒?阿郎現在是在諄諄教誨著阿強等,他現在是不打算再過問東林的事了,也是時候該讓阿強他們自立了!

不懂啊?唉!阿郎著看幾個愁眉苦臉的傢伙,嘆了口氣!我跟你們講吧!最近警方壓力很大,單是最近的兩次火拚就已經足夠讓他們焦頭爛額了!更何況還有兩個死亡過百的屠殺案在手上掛著,他們肯定不希望黑道再掀起腥風血雨。

所以,在最近幾天內,他們肯定會派出高層來調解緩和一下,省得背負太多市民的臭罵和輿論的壓力。被警方盯著,恐怕也沒幾個堂口敢玩大的吧!最有可能的就是今天,我昨天讓你通知警方我們在和和樂談判就是想引起他們的注意!

其實暫時收斂一下也好,警方現在很關心我們吶!小心『關心』過頭了!你們趁機修養一段時間,掘點人才出來,練一批肯拼夠忠心的人出來。到時候別說和樂,就算新安我們早晚也是要動的!阿郎費盡口舌終於把自己制訂的東林未來展前景圖描寫在阿強等人的面前。從今天起,東林的事務就全部交給你們了!有實在解決不了的困難就找阿林!

果然,第二天警方把阿強等帶到了警局,羅興,還有和合老大張亮,和義老大梁寬都在場。警方的高級警司劉健易最多不到三十多歲,很是年輕。你們都是道上的老大。他指著阿強說,你是新興勢力。又指著羅興等說,你們是老江湖。今天我找你們來是為了最近江湖上的一系列事件,搞得香江市民進出毫無安全感,給警方添麻煩!

從今天起,我不管你們到底搞什麼!現在都給我停下。尤其是你和你,又指著阿強和羅興,昨天你們不是在談判嘛!今天怎麼就想抄傢伙了!你給我收斂點,別再搞事!劉健易點了阿強的名,阿強做了個很無辜的表情!

劉警官,我倒無所謂!我們東林是正當社團,做的全部是正行!從不做違法的事,稅務照交嘛!就怕別人不放過我們罷了!阿強的表情很委屈,像受氣的小姨太。

強哥,嘿嘿!最近你那麼紅!還是希望你給我們一條路走,不然的話大家都不好走!羅興原形畢露。

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你們以為是在警察局裡玩黑社會談判啊!不過,我警告你們!誰他m要是敢頂風鬧事,我就趕絕他!看得出來劉健易並非易與之輩,肯定說得出做得到!

阿林不解的問道,議和的阿標就這樣算了?

當然不會!呵呵!但是現在就算留下他,他也沒作用了!現在是非常時期,動他只會得不償失!還不如就晒晒他!反正他也不可能東山再起了!阿郎完全不把這事放心裡!據說,某人的妹妹明天就到達這裡了哦!嘿嘿!

阿林鬱悶,這也被這小子打聽到?太拽了吧?

現在東林有阿強牽頭,蚊子,小細,小蝦,阿春,阿麥還有阿燦,文武都有人了!不用擔心他們了!你也可以退居做幕後黑手遙控東林了!阿郎拿阿林來打趣!我呢,就可以全心處理娛樂圈的事了!

不過,你應該適時的表現一下公司和東林的關係,先做點鋪墊,日後會有用處的!到時候還你還可以透過公司去抽離和東林的關係,把底子洗乾淨!小妹漂亮嗎?阿郎忽然厚顏問道。

當然漂亮咯!阿林正驕傲得不得了的時候乍的想起,糟了,中計了!想不到又被這廝套出話來了! 江月黎剛要進山洞,身後就響起熟悉的聲音。

身子剛轉過來,攻擊就來到了近前。

夾雜着冰寒之意的匕首,在太陽下閃爍著鋒芒,直取江月黎面門。

「小心!」小石頭和小白距離遠,來不及救援,只得急聲提醒。

江月黎『蹭蹭』後退幾步,爾後腰身一扭,險之又險的避過。

對面江淮放下手,百無聊奈的說道:「真沒意思,竟然被你躲開了。」

「又是你們?」

哪怕是個沒腦子了,幾次三番的見到江淮,以及知道了蘇澤對他們的態度,估計也知道她沒安什麼好心了。

江淮淡笑道:「這地方可是公共區域,又沒寫明是誰家的。」

「怎麼?你們來得,我們來不得?」

論嘴皮子,江月黎是說不過江淮的,她握緊拳頭精神緊繃,面色凝重警備的看着對方二人,準備隨時阻止二人進去打擾蘇澤。

同一時間,蘇澤進去后,眼前一黑,隨即空間豁然開朗。

他神力雖然消失了,但是本身的體質還在,是以眼睛可以更快適應黑暗,一草一石的殘渣,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從外面看,山洞很是平平無奇,內里卻像個大火爐一樣,把人烤的汗流浹背,甚至於呼吸不暢。

越往裏走,蘇澤卻仍然感知到一股無形壓力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到了後面,周圍的岩石層都發生了改變,紅彤彤的就像是烙鐵一般,人碰上去就得燙個外焦里嫩。

就在蘇澤以為山洞冗長不見底時,前方到了盡頭。

「那是什麼?」